RO衍生。


.反省
 
 
與那雙惺忪的金色眼眸對視數秒,他伸出手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同時在心底暗暗祈禱牠能讀懂這個手勢的涵義。
見狀,站在他身前的貓一反常態的發出熱切的叫聲,甚至朝著他走了過來,在他的腳邊徘徊、磨蹭。
看著那像是在歡迎他回來的舉動,蘇諾一時竟不知到底是該責備牠的不諳事,還是該歡喜回應牠那難得對他顯露出的友善。
抑止住心裡那股忽然湧上的,想伸手擁抱、誇獎牠的衝動,他蹲下身摸了摸牠的頭,起身打算回房時卻不湊巧的對上了被貓的叫聲給引出來的人。
「回來了?」
「啊!呃、嗯……我回來了……」
順著對方的目光望向自己提在手中的紙盒,剎那間,他想起了方才得躡手躡腳進門的原因。像是被下了石化的詛咒般,他僵硬了數秒,知曉現下將盒子藏到身後也已來不及,蘇諾識相的選擇坦承。
「是點心。有準備維希先生的份,要一起嗎?」勉強擠出幾個字,提出邀請後見對方沒有拒絕,他逃也似的快速離開維希的視線範圍。
隨意挑了兩個碟子,連同叉子清洗過後他回到餐桌旁,殷勤地將糕點由盒子裡拿出、擺放在碟子上。所有事情準備完成後他將蛋糕推向早已在他身前落坐的人,待到維希動手他才跟著動作。
半晌,欲打破如此沉悶的氣氛,他隨口找了個話題:「這是城裡所有甜品商店中我認為最美味的一家。」
「嗯。」
聽見那不置可否的回答,原先想繼續詢問感想的興頭瞬間消失了。望著眼前那平靜的面容,猜不出對方現下是何心思,他猶豫了一會兒,猜想在這樣的情況下說出「店家的東西仍舊比不上維希先生的手藝」的稱讚只會被當成恭維話,他忍了忍,硬是將幾乎到嘴邊的句子連同蛋糕一起吞下。
他忽然有些後悔,對於方才未多加思考便脫口而出的話題。
若不是太久沒有嘗到甜點的美味,他今日也不會奢侈的重新光顧這曾經讓他視為頂尖的甜品店──曾經。
舔了一口叉子上的奶油,他愈吃愈覺得困惑,嘴中那失去印象中美味的口感,他不懂究竟是記憶過於美化,抑或是師傅的手藝退步了。
以往維希總會不定時的在下午茶時間準備親自製作的甜點,次數稱不上頻繁,但與尚未和他相遇前久久才能享受一次的生活相比,已是幸福許多。
自從養了貓之後,每回歸來望見的不外乎是一人一貓在搖椅上閒適休憩的祥和景象。加上這陣子維希大多時間都待在房內,似乎有要事得忙,更是沒有閒暇製作那些作法繁複的甜點。
自認沒有立場要求、亦不想為這種事打擾,他只敢默默地在心底希望對方哪天能抽空,恢復中斷許久的下午茶時光。
日夜盼望的事遲遲沒有實現,無法繼續等下去的蘇諾在今日終於下定決心,前往專賣甜點的店鋪補充那在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糧食。不忘準備維希那一份,可直到進屋前他仍想不出該如何說明,打算先回房從長計議時,牠正巧出現了。
蘇諾望向一旁舔著腳掌擦臉的揭發者,想不透以往總對自己愛理不理的牠,為何今天會特別殷勤。忿忿想著牠一定是故意的,底下的貓彷彿看穿他的心思,牠忽然停下動作,露出無辜的眼神回望。
見狀,心中方升起的怒火瞬間熄滅,寵溺的順著毛向撫摸牠的背脊,欲伸手將牠抱起時,原本還乖巧由著他動作的貓卻忽然一溜煙的往另一個人那方跑去,一躍跳至對方腿上。
「啊……」
怔怔地望著已少了貓咪身影的地面,片刻過後他收回撲空的雙手,重新直起身子。看著面前的景象,他難掩失落的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跟我這個主人比起來,小熙反而更喜歡維希先生啊!
──嗯?嗯……或許是因為你看著牠、喚著牠名字的當下,心裡想的卻是另外一隻貓的緣故吧。
每當遇到類似的狀況他總會想起不久前向對方埋怨後得到的回答,當時,不懂為何維希會將兩回事連結上,儘管困惑,但他仍不打算認同他的觀點。
用著與先前那已故的貓的相處方式來對待現下在身旁的牠,不論何時他都習慣以許久前的情況來揣想身邊的牠需要什麼、欲表達什麼;另一方面,為了彌補心中的愧疚,在能力所及之處他儘量給予牠最好的,對牠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
可他卻發現,與牠之間的關係非但沒有拉近,反而逐漸疏遠。
自認已經對牠夠好了,也未曾打罵過牠,他思考了一整天仍舊理不出頭緒,不明白究竟哪裡出錯。當情緒開始變得煩躁時,他驀地想起了維希那一說出口便被自己否認的言論,還有談到後頭對方語重心長的告誡。
「牠們是不同的。」
 
一直以來他總是在牠的身上找尋「小熙」的影子,只看得見那彷彿與「小熙」同個模子印出來的外表,沒考慮過牠的感受便擅自將「小熙」的標準加諸在牠的身上,幾乎是將牠當成「小熙」來對待……完全忽略了牠與「小熙」之間的不同之處,還有牠其實是另一個生命的事實。
回過頭重新審視之前的所作所為,他終於察覺自己的態度無疑是在否定眼前的牠的存在,終於明白自己的行為有多過分。
意識到這一點後他消沉了好些時日,直到手上被抓出的數道紅痕滲出血珠、開始犯疼時,他才忽然驚覺再如此下去他們的感情只會繼續惡化,永遠不會好轉。
同時他也想起了以為牠走失的那晚自己曾對牠與維希說過的話,對於自己又一次的失言他深深地感到羞愧。
為了重新與牠建立良好的關係,也為了不讓他們失望,他默默地開始觀察起牠的習性,欲從正視牠的存在做起。
儘管已告訴自己得改變心態,但一時間他仍改不了拿「小熙」與牠比較的習慣。和往常相反,這一次他是試圖在牠的身上找尋兩隻貓的相異之處。
或許是成長歷程本就有所差異的因素,儘管他和「小熙」的關係已算親近,但不受拘束的牠仍不喜被人類碰觸,與「小熙」相處的那段時間裡將牠抱在懷裡的次數屈指可數;而牠卻是動不動就跳到他們的身上,撒嬌的希望有人能摸摸牠。
不小心得罪牠們的時候,「小熙」會馬上掉頭走人,牠則非得憤恨地上前啃咬手臂幾下才消氣;有要事無法陪著牠們的時候,「小熙」會安靜地在一旁等待,但牠卻會故意做些惹惱人的行為、不甘寂寞地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之後,尋不著牠的事件再一次發生,欲出外找尋時身旁的人卻不顧他的焦急將他攔了下來,不久後,他看見牠從籬笆間的空隙鑽了進來。
愣愣地望著那因做錯事被當場逮到而停下動作的身影,耳邊斷斷續續聽進了幾句維希的解釋,直到那一刻他終於願意將牠們分開,明白牠不會與「小熙」一樣,永遠失去蹤影。
──已經不一樣了……早在一開始便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維希先生有了小熙之後就忘記我了。」
醒悟了之後,蘇諾調整己身的心態、改變對待牠的方式,再加上利用食物誘惑、討好,他與牠的關係已慢慢好了起來。清晨醒來發現牠在自己的懷裡熟睡時,他相信不久後他們一定能恢復最初的親近,並且暗自決定要擠下維希在牠心中的排名。
可惜先天條件不良,光是陪伴時間的長短這一點他便輸了一大截,遑論實現那過分遠大的野心。
這一日,首先入眼的依然是一人一貓休憩的祥和景象,他注視了幾秒,看著看著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距離上回補充精神糧食又過了好一陣子,儘管內心迫切渴望著糖分,但經過專賣甜品的商店時他還是忍了下來,選擇繼續等待心中的期望。
記得先前維希總會挑他有半天空閒的日子準備茶點,接著他們會一整個下午都待在庭院裡談論生活上的大小事……一直以來那都是他最最期待的時候,依照慣例,今日便是舉行茶會的絕佳日子。
進度告一段落後,蘇諾重新回到外頭的庭院,望見那一人一貓動也沒動的維持著不久前見到的姿勢,他滿懷的希望再次落空。
默默的看著眼前的畫面,蘇諾心中無來由地升起一股怨氣,向前按住扶手止住椅子的晃動,他低下身逼近椅中的人,毫不掩飾的表達出心中的不滿。
與那雙方睜開的眼對望了好一會兒,早在脫口而出的當下他便已察覺自己用詞不妥,儘管覺得困窘,他還是硬著頭皮面對,沒打算逃避。
「嗯?」
維希的出聲稍稍化解了彌漫在空間中的尷尬,可聽見那聲詢問後蘇諾本已平復的心情又不悅了起來。
「小熙就算了,為什麼連維希先生的眼中也只剩下小熙!那麼重要的日子,維希先生已經忘了好幾次了!」
「怎麼了?」
被說任性也好,被取笑也無所謂,當維希問起原因時他豁出去的將憋了許久的願望說出。
「想吃你親手做的甜點,什麼都好,就算甜度只是適量也沒關係,已經很久、很久沒有……」
「我還以為你已經膩了。」
「永遠都吃不膩!」思忖了一會兒才想出維希會那樣理解的原因,他連忙解釋:「那是因為維希先生太久沒有準備甜點,而我又太需要補充糖分,禁不起玻璃窗裡的誘惑才……」
說到後頭蘇諾轉念一想,猜測以後或許也沒機會了,他改變重點,打算趁這個時候將事情做個解決:「我已經說清楚了,請你不要誤會。維希先生還要陪著小熙應該也沒時間去製作那些東西了吧,以後如果我又從外頭帶回蛋糕什麼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蘇諾,你該不會是在……」
「我是。」不等維希將話說完,他自行接了下去:「看不慣小熙與你這麼親近,也不高興你因為關心小熙而忽略過往的慣例……你們眼中根本就只看得到對方,可惡,乾脆換維希先生當小熙的主人算了!」
「嗯,不曉得小小姐願不願意。」
這時蘇諾才發現自己說過頭,他鬆開手、直起身子,急忙將早已醒來的貓抱到肩上:「就、就算小熙願意我也不會答應。」
笑聲止住後兩人間出現了片刻的沉默,不多時,正思考著該說些什麼來打破這陣沉悶的他卻聽見對方說道:
「抱歉,冷落了你。」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他一時無法思考,僅是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感覺到頭上的碰觸,他下意識蹭了蹭,直到望見對方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才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什麼。
「還有些時間,材料應該也充足……還願意再撥出些時間等待吧?」
「嗯、嗯,當然。」
維希的背影消失在大門的另一端後他收回視線,將肩上已開始掙動的貓放下,他伸出手安撫的摸了摸牠的頭。
──因為寵物都像主人呀。
感覺到牠對著自己的手掌磨蹭的動作,蘇諾忽然想起這句忘了是誰曾說過的調侃。抬手覆上方才維希碰觸過的地方,這時他才遲鈍的開始懊惱起自己那撒嬌似的舉動。
 
 
 
《反省》完 2010.08.05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