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眠後的蘇諾有個非常糟糕的習性。
突如其來的碰觸讓已經要進入夢鄉的他瞬間醒了過來,感覺到手臂被人給抱住的力道與肩上的重量,還有頸間那溫熱的吐息時,他無奈一笑,嘆了一口氣。
──或許還是個連本人都不知曉的習性。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動作,不過是熟睡後會無意識地側身抱著他的手臂罷了,尚稱不上睡相差勁,但這過分靠近的距離著實讓他感到有些……困擾。
抬手欲將那兩條手臂拿開,略為施力後那雙手反而捉得更緊,試了幾次仍然未果,這一晚他也如同先前,放棄了掙扎。
雙眼早已適應這滿室的黑暗,他偏過頭望著眼前那染上月色的睡顏,瞌睡蟲被驚跑、正無事可做的他一時興起的伸手理了理那有些凌亂的髮絲。
似乎是感覺到他的碰觸,熟睡中的人微微蹙眉,嘴上不滿的咕噥著,甚至抬手制止他的動作。
見狀,他不禁失笑。
好半晌過後,察覺對方毫無要醒來的跡象,他斂去臉上笑容,靜靜地凝視著那在睡眠時更顯無害的面容。
再一次伸出手,他在他的頰上摩娑著,不久後那隻手往下移動,當指腹掠過唇邊時,微張的嘴動了動,似是在說著什麼。
還來不及聽清楚身旁發出的囈語,腹上忽然踩上的重量拉走了他的注意力。
那不知何時跳上床的貓現下正坐在他胸膛上,用著那雙惺忪的睡眼居高臨下地盯著他看,同時發出了幾聲不滿的低嗚。不久後牠打了個呵欠,毫不客氣的擠進兩人間的空隙,大有要在那兒繼續補眠之態。
他轉回頭恢復最初的姿勢,抬手揉了揉因偏著頭太久而痠疼的後頸。斜睨身旁那橘色的身軀、還有那被貓咪擋去大半的睡顏一眼,他倍感無奈地苦笑,閉上眼,一夜無眠。


2010.09.10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