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滋長
 
 
依照編號將書籍一本本擺回架上,待到手中最後一本也回歸原位後,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指尖由書背上移開,瞥了一眼印在上頭的書名,這時他才發現方才捧在手上的都是些寫著少女情懷的書籍,而自己現下正處在那充滿粉紅色氛圍的區域中。
一反從前刻意避開的態度,他退開了些,怔怔地望著眼前那面排滿書本的書架。游移的視線在瞥見「煩惱」這個字眼時停住了,他沒有多想的低下身、伸出手,指尖將要搭上書脊頂端的前一秒,一道刻意壓低的叫喚聲驀地傳入耳中。
「原來在這磨蹭!擺完了就快離開,別處還需要幫忙。」
蘇諾立刻直起身子、低頭道歉,離去前發現因滯留太久而成為附近其他人關注的目標時,他更是窘迫地抬不起頭。
「你最近怎麼了?總是心不在焉。」
他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僅是敷衍地應了幾聲。機械式地重複手上的動作,不知不覺間他的神魂再度飄遠,喃喃地自問:
「最近?從什麼時候開始?」
 
推開裝飾作用的矮籬笆,當看見搖椅上那仍熟睡著、未被他的腳步聲給驚醒的人時,他摀著嘴止住差點脫口而出的例行招呼,同時也朝腿上已睜開眼的貓比個噤聲的動作。
似乎是還未睡夠,這回小熙沒同他作對,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調整好姿勢後便重新闔上眼。見狀,蘇諾終於心安的鬆了一口氣,默默在心底稱讚牠的乖巧。
他小心翼翼地在椅側蹲下,仰頭注視椅中的人。過了好半晌見對方仍沒有清醒的跡象,他大膽地抬手撫摸著那白皙的臉頰。
「維希先生……」
不知是因為碰觸還是那聲叫喚,原本熟睡的人忽然蹙眉,閉著的眼亦緩緩動了動。知曉維希已被自己驚醒,他慌張地收回手,像做錯事的小孩般垂著頭等待接下來的刑罰。
「回來了?」
抬頭後第一眼望見的是那一貫溫和的笑容,與維希的目光對視了數秒,他垂下眼,別開視線。
「嗯……我回來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雙眼總是下意識的迴避維希先生的視線?
 
那天,歡喜的解決為數眾多的甜食,心滿意足的欲向維希道謝時,他才意識到,一開始明明是打算讓維希脫離陰霾、重新展露笑顏,為何最後卻變成他得勞碌的製作甜品供他享受?
那時,思緒全被愧疚給占據的他握住維希的手,雙眼直視著那帶著疑惑的紫眸,沒有多想的便將腦子裡忽然冒出的想法說出。
「所以說,往後我會盡全力保護維希先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不會讓你感到寂寞,也不會再讓你傷心哭泣。」
靜默了好一會兒,遲遲未得到回應的情況下他抬起頭,望見的卻是維希難得一見的嚴肅神情。
那一刻,當感覺到頰上逐漸上升的熱度時,沒來由的,他別開了視線。
自那日起他們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維希依然一如往常的從容,可在他這方面卻出了差錯,忽然變得無法同過去一樣平靜應對。
雖然總是下意識迴避維希的視線,但當對方專注於其他事物時,他反而又會望向他的方位,貪戀的注視著他的身影。
怔怔地看著維希的背影,目光接觸到不遠處的回望時,他尷尬地笑了笑,下一秒便快速低下頭,看著根本無心閱讀的書籍。
「果然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嗎……」
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他大約也明白對方嚴肅的神情與自己驀然的迴避都是那番宛若誓言的話語所致,儘管如此他並不後悔說出那些話,只是有些懊惱己身這些異常的舉動究竟得持續多久,何時才能恢復正常。
「啊啊!還有那句『是我也不行嗎』,怎麼會說出那種話?我到底,以為自己是維希先生的誰啊……」
陷入苦惱中的他重新省視兩人的關係,仔細思量過後發現打從一開始連結他們的充其量不過是屋主與房客的這層關係罷了,嚴格說起來他與維希似乎連「朋友」都還稱不上。得到這教人打擊的結論他神色一黯,失落的咬著下唇。
「不,不是朋友也沒關係,但是,不想只是那樣。」
──到底希望能成為維希先生的什麼人?
 
──想成為維希先生心中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存在,想比維希先生在意的那個人更加、更加……
金屬與瓷器碰撞的聲響打斷了他的思緒,拾起掉落在桌上的叉子,與對面那亦停下動作的人對視數秒,說了聲抱歉後他慌張地站起身,丟下尚未吃完的餐點匆匆地逃離維希的視線範圍。
抱著屈起的雙腿坐在矮櫃與書櫃之間的空隙,憶起方才心中浮現的念頭,他羞愧的將臉埋入膝間,忍不住低嗚了一聲。
這時不時出現在腦海中的欲望亦是他近日煩惱的內容之一。往常他的應對方式不外乎是假裝不以為意、刻意無視那些擾亂心情的想法,可在出現次數愈來愈頻繁的現下,他已變得無法繼續忽視下去了。
從知曉維希有位重要的友人以來,他對那個人最多、最多不過只產生了好奇,不知為何就是無法晉升為好感。先前他只當是沒實際相處過,因此沒辦法給更多的評價,可漸漸的,他察覺自己的態度似乎不只那麼單純。
心中這份愈漸擴大的敵意全都源自於維希對那個人的在乎,就連那份好奇也不僅僅是單純的好奇,而是因認為維希與那個人之間有些什麼,才會進而在意起那個人的存在。
他一方面羨慕著那個人,欣羨他能在維希心中佔有極大的分量;一方面卻又……
思及此,他停頓了片刻,似是已知曉那呼之欲出的答案為何,他鬆開被咬到泛白的下唇,終於做足了面對的勇氣。
「嫉妒。」
──因為維希先生而妒忌著那個素未謀面的人。
正視心中逃避已久的情緒的那一瞬間,連日來的煩悶像是找到了出口,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情感一個個竄出,佔滿他的思緒。
──希望被維希先生掛念著,如同那個人一般。
──希望維希先生花費的心思,如同對待那個人一般多。
──希望能在維希先生心中留下專屬的位子,如同……不,是要比那個人還要更重要的。
他了然一笑,如釋重負的吁了口氣。此刻他終於明白,當初聽見那句「只是朋友」時,他的內心為何會湧出一絲絲慶幸。
──要比那個人更加、更加……不對,不想只是當那個人的影子。
──不想代替另一個人,亦不想永遠只是屋主與房客。
──不想只是那樣。
──如果那樣的關係是維希先生定義的朋友,那麼,想與維希先生建立的則是比「朋友」更多的、超越「朋友」這條界線的關係。
──想和維希生先一直、一直在一起。
──想要維希先生的,全部。
──已經,無法用單純的目光注視維希先生了。
蘇諾眨了眨仍有些許疲憊的眼,片刻過後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又在不知不覺間睡去了。抬起埋在膝間的頭,當看見穿透窗子、投射在地板上的昏黃光線時,得知一個下午又輕易地流逝了,他怔愣地直望著地板上那道窗戶的影子,不願接受殘酷的事實。
不久後,眼前的景象被印著金色紋飾的衣服下擺給取代。當嗅到接著傳來的濃郁香氣時,他想也不想的張開嘴,咬了一口來人刻意拿在他鼻前擺弄的東西。
沒料到裡頭竟藏有融化的餡料,他慌張的舔了一口對方手中的那一半止住快要流下的褐色液體,當感覺到舌尖的苦澀時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發現眼前的人就要將手收回,他趕緊嚥下嘴中的食物,伸出雙手握住維希的手腕,將剩餘的全數吃下肚,順勢舔了一口維希指尖上不慎沾染到的溫熱內餡。
而後,他抬頭望著蹲在身前的人。
「只有一個不夠。」
「點心時間已經過了,只能給一個。」
「唔……所以說,維希先生不只做一個嗎?」
「嗯,但是,不行,晚餐時間快到了。」
「維希先生,」
「嗯?」
「我呀,似乎變得愈來愈貪心了。」
制止了他欲扶他起身的動作,蘇諾向前挪動身子、改變姿勢跪坐在維希面前,雙眼凝視著他的,一雙手亦緊緊握住維希的。
──我啊,對維希先生……
 
 
 
《滋長》完 2010.10.07
 


留言

  1. 魅; | f4RRH762

    對不起我滿腦子都是維希受(摀臉)

    總覺得維希良母了啊……
    (怎麼不是賢妻)

    ( 23:50 [Edit] )

  2. chentu | -

    >魅;

    是因為本來就先入為主的覺得維希是受嗎?
    還是文章的關係?www

    因為他有老媽屬性啦,是良母無誤。w

    ( 00:45 )

  3. 魅; | f4RRH762

    嗯是文章的關係喔。
    一開始沒有特別去想攻受。
    結果漸漸的就……
    因為比起蘇諾我更喜歡維希吧,對於我喜歡的人物總會不自覺地把他受化……

    ( 21:31 [Edit] )

  4. chentu | -

    >魅;

    大家似乎都是那樣呢,
    但我的話會把比較喜歡的角色擺在前面www
    不過啊,其實可以不用太煩惱這個問題,
    因為這兩隻到結局時應該也都還是這種死樣子( ´_ゝ`)

    ( 00:51 )

  5. chentu | -

    補充一下,
    「那樣」是指,把喜歡的角色受化。
    (其實目前也根本沒其他人對這兩隻的位置提出問題...)

    ( 01:07 )

  6. 魅; | f4RRH762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其實到最後都會很平淡吧(?)

    還是說其實我是攻控,卻又喜歡那個攻受化呢(爆)

    ( 22:15 [Edit] )

  7. chentu | -

    >魅;

    他們想要平淡一點,我也沒辦法(?)

    我想只是剛好他是特例吧XDD

    ( 11:25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