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望著眼前的人,原先欲說出口的話語忽然梗在喉頭,一個「我」字結巴地重複了無數次,就是無法將後頭的話完整表達出來。
──希望早點讓維希先生明白,可又害怕這麼唐突會嚇著維希先生。
他喪氣地閉上開闔的嘴,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況下,他只是滿臉通紅地看著身前那仍等待著回答的人。
驀地,他鬆開握著的手,傾身環抱面前的身軀。不論對方問些什麼他都只是搖頭,直到聽見了嘆息聲他才慌張地解釋了句。
「一、一下下就好,可以嗎?」
「嗯。」
得到允許後他得寸進尺的挨得更近、甚至將頭靠上對方的肩窩。
兩人一同陷入沉默,少了言語的干擾,他清楚聽見了那頻率逐漸加快的心跳聲,彷彿在催促他快些開口,每一下都像是在代替他急躁地吶喊著藏在心中的那句……
忽然意識到兩人現下的動作有多麼貼近,他回過神,作賊心虛似的往後退開了些,拉開距離。
下一秒,還來不及為方才的行為做解釋,他的雙眼又一次被對方給遮住。
他眨了眨眼,透過指間縫隙看著那愈來愈靠近的面容,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2010.10.09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