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滿乾飼料的罐子旁放著的是蘇諾額外準備的貓用零食。
最初,蘇諾是以「準備在牠有所表現時給予獎勵」為理由購入那非必須的食品。
認為平常鮮少有需要鼓勵的機會,而若是時常給予也只會把牠給寵壞,因此他從來都只管牠的正餐,罐子邊的東西便成了牠的主人管轄範圍。
觀察了好一陣子後,他發現所謂的「獎勵」似乎有逐漸扭曲為「討好」的傾向。
儘管心裡有些不以為然,但他倒也不刻意去阻止蘇諾身為主人的那點樂趣。看著那一人一貓和樂的景象,想著他們能從而增進感情也算是好事一件。
唯一令他頗有微詞的是蘇諾的餵食方式。
自從換成小塊、方形類似餡餅的零食後,餵食的時間變得更長了。蘇諾總愛拿著那餅乾去打擾熟睡的貓,而那貓亦總是買帳的清醒過來,不由自主的跟著那散發誘惑氣息的食物跑。
每回蘇諾都非得等到牠發出撒嬌的叫聲或是失去耐心的撲了上來才肯蹲下身子,將捏得死緊的食物送到牠的眼前,愉快地看著牠努力想將手中的食物給奪走的樣子。
像是不會厭倦似的,相同的戲碼幾乎每天都會上演一次,他甚至有了蘇諾很是樂在其中的感覺。
「因為很可愛啊!而且這時候小熙會抓住我的手,難得牠這麼主動當然要好好把握。維希先生要試試嗎?啊,還是不要好了,這樣小熙以後想吃點心時才會想到我……」
這一日,那一人一貓又開始了追逐遊戲。
被蘇諾退後的身軀給撞著時他抬頭看了那滿臉歉意的人一眼,直到他輕聲說了句沒事後身旁的人才又恢復笑容。
方才的意外迫使蘇諾停下動作,跟著過來的貓也已在腳邊磨蹭,蘇諾索性直接在他身邊蹲下,安撫那已開始不悅的貓咪。
靜默地望著他倆的互動,半晌,他抬手拿了一塊今日的點心,開口叫喚身旁的人。
「蘇諾。」
待身側的人抬起頭,他將手裡的東西遞到對方眼前。沒料到蘇諾竟真的張開嘴咬了一口,他一愣,想收回手時手腕卻被捉住,而手中的餅乾在下一秒便換了持有人。
看著那咬著餅乾繼續與貓咪玩耍的人,他回想起方才一連串的動作,而後,在蘇諾的視線之外他嘴角忍不住上揚。
似乎,稍微明白所謂的樂趣了。


2010.10.20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