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焰火
 
 
「維希先生,差不多該出門了。」
蘇諾一入門便歡欣的喊著,當見到房裡頭的景象時他倏地停下前進的步伐,怔怔地站在阻隔兩個空間的簾幕旁,望著窗邊那手支下顎、被晚霞給染上一層橘紅色彩的人。
「嗯。」
得到回應的下一秒,坐在窗邊的人回過頭朝他一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他不由自主地往旁邊站去,將整個人藏在簾幕之後,只探出一顆頭留戀地直盯著維希瞧。
只見維希從容地站起身,披上斗篷後便拿起床上的披肩朝他的方位走來。
望著那愈來愈靠近的身影,他抓著帷幔的手更用力了些,驀然產生的緊張令他腦子一片空白,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話才合適。半晌,他稍稍抬起頭,與那已在身前站了好一會兒卻遲遲無後續動作的人對視了數秒,困惑的開口。
「怎、怎麼了嗎?」
「不是說該準備了,懵了?」
「是、是啊,怎麼忽然就忘了,不好意思……」終於想起進門時的目的,他鬆開手站了出來,表面雖是鎮定的道歉,心裡實則為再一次的失態懊悔不已。
伸手欲接過維希手上的披肩,卻見對方動作自然地抬手將它展開、覆上他的肩膀,一時沒反應過來,蘇諾就這樣愣愣地由著他整理衣著。
「真不尋常啊,」
「什麼?」
「平白無故邀請我來這種地方,感覺真不尋常。」
「怎、怎麼會呢,維希先生多心了。況且也不是平白無故,這城市正好有活動,希望你也能感受節慶的喜悅,所以就邀你來了……很正常不是嗎?」
「嗯,你的心意我確實接收到了。」
看見維希嘴邊的笑容他才察覺自己又對對方的玩笑認真了。喃喃說了個「才怪」反駁最後那句話,不顧維希是否有聽見,他先發制人的牽起他的手,逕自拉著他朝外走去。
「該走了,再不出門會搶不到好位子。」
今日是毀葛舉行節慶祭典的大日子,一系列熱鬧的活動由早晨排至夜晚,有時甚至會持續至隔日清晨。雖說每一季都會舉辦一次類似的活動,但今次晚間的節目卻不是每回都有。因此,天色漸漸暗下的後,城裡的人亦逐漸多了起來。
為免在人潮中走散,即使已出了旅館蘇諾依然緊緊握著維希的手,直到兩人走至廣場邊緣他才轉過身,放開那溫暖的手掌。
初至毀葛時蘇諾便已先到此處走過一圈,再加上先前已有與久芳一同參加的經驗,對於這個地方他是比整日待在旅館的維希要熟悉的多。說了幾處他認為有趣的場所,見對方搖了搖頭,他轉而重新思考現下該如何打發時間。
半晌,像是想起了什麼,囑咐維希在原地待著後他獨自往人潮中擠去,再次出現在維希眼前時他的手中多了兩個果實。
「這個,是毀葛的特產,吃下它可以恢復大量的元氣。」
「人數似乎愈來愈多了。」
「畢竟已經很久沒在慶典施放煙火了,想必大家都是為了那個而來。」
蘇諾一面吃著紫色的果實一面回應維希的話,不多時,手中只剩無法食用的綠葉,連著維希的一起丟棄後他回到他的身旁。
「換個地方吧。」
「咦?」
「換個人少的地方。」
「但是大家都會在廣場裡觀看,人多才熱鬧……」
知曉若自己繼續說下去維希必定會順著他的意思妥協,可在望見那似乎隱藏著些許不安的笑容時,他驀地止住後頭的話。
蘇諾想起了維希在朱諾時總是足不出戶的行徑,還有當初邀請參加慶典時,聽見熱鬧這詞彙便委婉拒絕了他的請求,之後是在他鍥而不捨的央求下維希才答應一同前來的這些事。
加上來到毀葛後便沒出過旅館、與現下欲避開廣場的這些異於常人的行為,發現之間的共同點後,蘇諾恍然大悟。
「維希先生害怕面對人群?」
見對方遲遲沒有應聲,他便當他是默認了。
不想因自己的任性而勉強好不容易才願意陪同他一起遊玩的維希,他思忖了片刻,想起了某個再適合不過的地方。
「嗯,我知道一個絕對沒有其他人的地點。走吧。」
蘇諾再一次牽起維希的手,繞著人群較稀少的廣場邊緣走,兩人一前一後越過河上的橋,爬上低矮的山坡,來到階梯盡頭的民宅前。
「不曉得她們願不願意……」
到達目的地後蘇諾反而少了方才的自信,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敲了門,片刻過後那道緊閉的門扉終於有了反應。
客套地問候過後,他與門縫裡的女孩和少女說明來歷,見門裡的兩人似乎仍帶有戒心,他猶豫了一會兒,用上了最後的手段。
「我與住在那個地方的久芳是朋友,先前他也曾帶我過來這裡觀賞煙火,不曉得妳們是否還有印象?」
蘇諾指著久芳住家的方位,擅自拿出他的名義做擔保。興許是聽見認識的人的關係,眼前的門縫拉開了些,似是想看清他的長相。
見狀,他向前踏了一步,「只是借個後院,活動結束後便會離開,不會停留太久。」
過了好一會兒少女終於由門後走出,無聲的頷首。感激地朝她道謝的同時,蘇諾亦由衷的感謝那正在學院裡受苦的久芳。
 
「在這裡就不會有人打擾了。」
少女進屋後,他回過頭開心地說道。待到維希走到身旁,同他說明下方建築物為獵人工會所在後,他指向不遠處沿岸,示意那便是施放煙火的地點。
趁著維希注視著下方的期間,他偏過頭望著他的側臉。意識到目前這個空間中只有他們兩人,之後或許也不會再有其他人出現,他咬了咬下唇,莫名地有些緊張。
而後,他忽然想起了傍晚時維希在旅館中開的玩笑。
雖然已釐清自己真正的心意,可在那一個當下他卻又因顧慮太多而無法完整的說出口。為免相同的懊悔再度上演,自那日起他便在心裡默默地練習,同時亦尋找著合適的機會。
不久後他得知了毀葛將要舉辦慶典的消息。
他的確,心懷不軌。
「開始了。」
前方傳來的聲響與瞬間取代黑夜的光芒為今日的重頭戲拉開序幕。
彷彿沒有注意到下方已開始施放煙火,蘇諾對空中綻放的綺麗視若無睹,就連維希開口提醒他也像沒聽見似的,只是瞬也不瞬地注視著身旁的人。
良久,他向前踏了一步,深吸一口氣後他張了張嘴,由口中傳出的是略微顫抖可卻能察覺其內心堅定的聲音。
「維希先生,我、對你──」
將在心底練習了無數遍的話毫無保留地全部說出,語畢,他緊張地喘著氣,眼中望見的是維希那自始至終都未曾改變的表情。
「蘇諾,」
許久過後眼前的人終於有了反應,以為他是要答覆方才的詞句,他不由自主地屏息,神情專注的等著後頭的話。
「傳說到了第幾個煙火時,許下的願望一定能實現?」
「咦?」聽見與方才話題毫無關聯的問句,他頓時愣住了。反應過來後他認真搜索著腦中的記憶,卻也想不起正確的數字,「第七個?還是第五個?」
「我也記不得了。」
「那麼現在是第幾個了?」見維希搖頭他忍不住發出一聲遺憾的嘆息,「難得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方才,你打算說些什麼?」
這時蘇諾才驚覺自己尚未得到回覆,忐忑不安的情緒倏地回到他的身上,方褪下的緋紅亦重新爬上他的雙頰。
他困惑地望著維希,不多時,又一朵煙花在夜空綻放,接著而來的聲響傳入耳中後他終於明白為何維希會如此問。
「維希先生,沒有聽見……?」
「嗯。願意再說一次嗎?」
怎樣也料不到竟會發生這種意外,他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終究沒能將那些話語再複述一次。他扯出一個失望的笑,艱辛地吐出了幾個字:「沒、沒什麼……」
「真沒事?」
「嗯……沒什麼。繼續欣賞煙火吧!下一回不知該等多久,別再錯過難得的機會了。」
 
躺在維希解下後鋪在草地的斗篷上,他偏頭偷覷身側那仰望天幕的人。將方才發生的種種重新回憶了一遍,他輕嘆了一口氣,為再次的失敗挫折不已。
「捨不得起來了?」
「啊?結、結束了嗎?」看了一眼已回歸平靜的夜空,他匆匆坐起身,搭上維希伸出的手。感覺到掌心的冰涼時,他下意識加重力道,「抱歉,我沒注意到已經結束了……竟讓維希先生吹了這麼多晚風……」
「你的狀態也差不多。小心別著涼。」
與屋中的少女道了謝後兩人再度踏上來時路,一前一後的走著。
與稍早不同的是這回已不需蘇諾領路,換成他亦步亦趨跟在維希後頭。他一面走一面望著眼前的背影出神,發怔間忽然撞上不知因何而停下的背影。
猜想維希是不願經過人滿為患的廣場才躊躇不前,他想了想後記起了另一個路徑。
「有另一條不用經過廣場也能到達旅館的路,我們走那可好?維……」
「噓。」
抵在唇上的手指止住了後頭的叫喚,同時垂在身側的手被維希給握住、拉起,只聽耳邊傳來一句低聲的叮嚀,下一秒前方的人便領著他朝廣場的方向走去,擠入歡欣鼓舞的人群之中。
儘管不懂維希的用意,可他也沒有掙脫的打算,反而是加快動作跟上他的腳步,回握那漸漸暖和起來的手。
這時蘇諾才終於明白為何自己會沒有再訴說一遍的勇氣,為何會就連那個在腦海中縈繞不去的疑問亦問不出口。
維希先生是否真的沒聽見?
接下來的幾日蘇諾的情緒進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落狀態,只要想起自己竟因害怕被拒絕而不敢確認便會忍不住嘆氣,若這時維希又前來關切他只會更覺自己真是懦弱得無地自容。
一直以來他都未曾想過,表明心意後若是維希對他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兩人會變得如何,忽然有了這層面的擔憂時他反而開始思考,所謂「沒有聽見」是否只是婉轉拒絕的藉口。
愈是揣想愈是覺得為了不讓他難堪而刻意裝作不知情的行為很是符合維希的個性。意識到這一點的當下他只覺萬念俱灰,甚至一度有了永遠維持現狀也無不可的想法。
另一方面,他也在心底樂觀的安慰著自己那地點確實距離施放煙火的地方太近,當初與久芳談話時也是喊了幾次雙方才聽得真切。
思及至此,蘇諾才稍稍由消極的深淵脫出,恢復些許動力。
 
短暫的假期結束了,接著而來的是一連串比以往更加繁忙的行程。除了被要求至城堡幫忙整理古書外,也已到了該將攸關學業的作業做個總結的時候。
城堡裡的典籍數量非一時半刻可完成歸類,城堡的主人深知這一點,亦好心地準備了住所供他們休憩。考慮到待在維希身旁只會分心、無法順利完成作業,為了大局著想即使捨不得他還是毅然決然地決定暫時離開幾日。
「所以說,要分開好一陣子了,接下來幾天都無法見到維希先生呢……」
「難得的經驗,這點犧牲是值得的。」
「我會想你。」
只見維希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頭:「有時間想這個不如快點將事情做完。」
得到了意料中的回應蘇諾失望的低下頭,默默地吃著剩餘的食物。花了平常的兩倍時間才結束這頓早餐,同小熙玩耍了一陣後又磨蹭了許久,待到約定的時間逼近他才慢吞吞地拿起昨日收拾的東西,終於打算出門。
走至庭院中央時他忽然停下腳步,緊張地嚥了一口唾沫,緩緩地轉過身面對跟在身後的維希。他向前踏了兩、三步,直到無法再更靠近才止住動作。
而後,蘇諾稍稍仰頭,在維希的嘴角印上一吻。
「我好像,喜歡上維希先生了。」
不敢去看維希臉上的表情,唇瓣離開對方的嘴角後他轉而伸手環住他的身軀,將染上緋紅的臉頰埋進他的肩窩。
感覺到呼在耳上的氣息時他慌張地揪緊手中的衣衫,先一步制止維希的出聲:「不要說。」
「我、雖然想早點得知結果,可同時也害怕維希先生的答覆。所以現在先不要說,等下一次見面再回答,好嗎?」
低沉的單音傳入耳中後他鬆開手,退了一步,仍舊低垂著頭不敢讓維希看見自己現下丟人的模樣。
「我會很想你。」
這一次維希只是輕輕拍了拍他的頭,沒有再多些說什麼。
 
遠遠的,蘇諾用力地揮著手。
初次分別時的場景驀地闖入腦海中,想起當時維希的神情,他愣了愣,忍不住又奔回維希身旁。
「這次不會再忘記了。結束之後我會立刻回來,到那時候維希先生也別忘了要來迎接我。」
「嗯。」
「約好的。」
留戀的多看了幾眼,害怕再如此下去真會離不開,蘇諾一路上壓抑著回頭的欲望,離開了那終日被迷霧掩蓋的區域。
 
 
《焰火》完 2010.10.2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