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皮膚白皙、文靜卻懂得適時回應讓對談得以順利繼續,另外還得有些唯唯諾諾……
將連日下來的觀察做了分析,維希列出卡爾特別偏好的幾個類型,而在那些來來去去的仰慕者之中正好有個集這幾點於一身的人。
初次見面時維希便記下了她的長相,那個當初見到他便低頭匆匆離去,名為莉拉的女祭司。
與其他人不同,當看見維希坐在屋子裡時,她既不會毫不介意的向他問好,也不會忽視他的存在。總是時不時用著一種過分在意的眼神瞥著屋內的人,可當與之四目相交時卻又迅速迴避,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和卡爾交談。
一直望著他們的維希自然也察覺到那斷斷續續投射過來的視線,幾次下來他更能確定其中夾雜的不友善不是他的錯覺。
加上偶爾在教堂內其他地方巧遇她亦總是一語不發、刻意避開的行徑,維希猜想不知不覺間他或許已被那個人視為眼中釘。
拾起地上的空盒,直起身子、抬起頭後他才發現站在身前的是那總避著他的人。拿著空盒的手一頓,片刻過後他才淡淡地開口。
「給。」
莉拉始終低垂著頭,沒有看他一眼,就連道謝也是以鞠躬替代。
僵持了好一會兒,想起湯瑪斯主教方才交代的事尚未完成,正欲離去時一直沉默不語的人忽然出聲了。
「別覺得無辜,你心裡不也是,厭惡著我。」
 
「維希你啊,真是教人怨恨。」
「雖然知道不是你的錯,但就是忍不住開始討厭起你。」
「一想到你每日在做的事就無法平心靜氣跟你交談。」
類似的句子他也不是沒有聽過,被如此對待的次數甚至多不可數。那些人總是故意板起臉孔,抑或刻意露出冷漠的微笑說著這些話。儘管如此,幾秒過後她們便會恢復平常的模樣,一面皺眉抱怨著為何是他擔任這份差事,一面一臉欣羨的望著每日都能近距離接觸卡爾的他。
而作結的總是這句,「可惡,真羨慕啊!」
維希自然明白她們話中沒有惡意,僅是同他開個玩笑,習以為常後他也已練就遇到相同情況能一笑置之的功力。
可今日的事件卻讓他無法忘懷,他想他有好一陣子都不會忘記莉拉當時的眼神。
那雙眼眸一瞬間染上了各種負面情緒,歹毒的目光毫不避諱地望著他。與之對望,除了憤恨、嫉妒、厭惡……之外,他還在其中讀出了藏得不夠好的鄙夷。
那個時候維希愣住了,無法理解為何如此秀麗的臉孔竟能露出如此扭曲的表情,直到現在對於那畫面他仍耿耿於懷。
被如此對待後任誰都不會還天真將它當成玩笑,維希也因此能百分之百肯定她對他一定是憎惡至極。
其中理由他尚能猜到一二,真正令他在意的反而是她最後留下的那句,維希怎麼也想不透為何她會有如此想法。
「仔細一看,其實你長得挺不賴的。」
收回飄遠的思緒,他先是對上那笑意吟吟的臉,接著便見那張嘴如此說道。聽出話語中的輕佻,維希言不由衷地道:「謝謝誇獎。」
「真是可惜了。」
明白話中的可惜指的是什麼,他微微一笑,不甘示弱地回應:「彼此彼此。」
斂起笑容,維希靜靜地看著眼前那有一口沒一口吃著午餐的人。半晌,對面的人又開始攪弄起剩餘的食物,看見這代表著早已吃飽的動作,他知道在更之前定是又有什麼人透過窗子給卡爾送了吃的。
片刻過後,維希終於忍耐不住的伸手拿下卡爾手中的餐具,制止了他殘害盤中食物的行為。
「往後若是吃不下就事先說一聲,省得白白浪費這些食物。」
「主教的好意我怎敢拒絕?」
「那就拒絕那些女人的好意。」
「她們的心意更得全盤接受,教我怎麼忍心讓她們露出失望的表情呢。」
「全盤接受?我以為你是以長相來判定。喔,還有性別。」
「原來之前那些被人打量的感覺不是錯覺呀。這就是你觀察後得出的結果?」
「我眼中的你就是這種模樣。」
「真過分,話說得這麼直接很傷人啊。」
「你根本不在乎在我眼中是什麼樣子,我沒說錯吧。順道給你個告誡,看人別只注重外表。」
望著卡爾帶笑的臉龐,維希忽然想起早些時候莉拉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眸。遲疑了一會兒,他瞥了窗外一眼,問,「所以,她便是你選上的人?」
「你說呢?」
得到的是卡爾不置可否的回應,與一個曖昧的笑容。
撞見那不分場合的大膽舉動是在一個寧靜的午後。
那一日,他選擇了與卡爾初次見面後便未再行走的路線,像串通好似的,一路上安安靜靜的,平常在窗邊見過的各個熟面孔這一日竟難得的都沒有出現。
當發現有人佇立窗外時,不遠處的他頓時停下腳步。與上回相同的場景,就連角色也無改變,雖然無法聽見交談的內容,但見屋外那人臉上幸福的表情,想必是相談甚歡。
對於這幾乎每日都會上演的戲碼他早已不覺得稀奇,可這回因主角之一與他有過那麼點接觸,他便在意的多看了兩眼。欲繼續前進時,眼前兩人卻有了其他動作。
修長的手指滑過她的臉頰,纏起頰邊那一綹髮絲;屋外的人最初頓了一下,之後便順從的由著他動作。
而後,只見屋內的人低下身,那張總是出言不遜的嘴貼上了微啟的唇。
想起之前聽過的理論,還有前些時候撞見的畫面,維希望著那些仍在獻殷勤的仰慕者的目光不免帶上幾分憐憫。
「你最近的眼神實在令人火大耶!」
再一次被如此說時,維希下意識低斂眼瞼,欲確認什麼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嗯?卡爾西法之後可能不會是大家的了?是那個吧,叫做莉拉的女祭司。當然知道,她呀,感覺就是個單純的人呢,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見識少。」
聽著那褒揚中參雜著貶意的評論,他在心底默默地認同,想著這樣才是一般人該有的正常反應。
「啊,你知道為什麼大多數人對卡爾僅止於欣賞而不傾心嗎?因為……嗯,不久後你就會知道了。依我看卡爾那種人要安定下來也不容易,無需太過擔心,不會被搶走的。」
聞言,維希反而好奇起為何能有如此自信,那啞謎似的結論亦讓他摸不著頭緒,可既然對方都說日後便會曉得,他也就無心積極追問。
縱使此事於他無緊要關係,但看著卡爾那與先前相比毫無改變、仍舊全盤接收的態度,他更是無法理解他的心態了。
「看來今天也是充實的一天。」
「勉勉強強,和之前相比略嫌不足。」
「那是因為你已經要有固定對象了。幸好不是每個人都盲目的對你死心踏地。」瞥了那帶笑的臉一眼,維希放下幾乎已成了宵夜的晚餐,「那些不知情人的人真可憐。」
「你似乎誤會了什麼。」
「誤會了你的一片痴心嗎。」
沒料到維希會如此回應,卡爾一愣,而後卻是笑了,「你倒是愈來愈會說笑了。」
「托你的福。」
「是嗎?那麼你是不是該繳點學費來報答我呢?給我些時間,讓我想想該要求什麼才不吃虧。」
儘管與卡爾相處已有一段時日,但直到現在對於他說的話維希仍不能完全清楚分辨究竟哪些是正經,哪些是說笑。決定等會兒不論聽到什麼要求都不理睬,維希便也不打擾他的好興致,由著他去幻想。
半晌,對面的人依然沉默著,未提出什麼要求。正想著原來是玩笑時,對方開口了,內容卻是與方才話題完全無關的話語。
「下回若是這種時間就不必再送食物過來了。」
「嗯?」望向眼前那頭一次見底的餐具,他不解地蹙眉,「你餓昏頭了?」
「你似乎對我很不滿呀。」卡爾笑著喝了一口茶,「跟在主教身旁很辛苦吧,每日都得早起?已經這麼晚,該是正常人的休息時間,就別還掛心他的交代了。」
突如其來的關心令他感到一陣不自在,他狐疑地看著那毫無破綻的笑容,思忖眼前這人究竟是何居心,話中的真實有幾分。
「這種事聽來像是玩笑嗎?」
「也是。感謝你的關心,我自會拿捏分寸。」
維希站起身,將椅子靠上後便伸手拿走桌上的餐盤,當他走到門邊打算離去時,與往常安靜的狀況不同,身後頭一次傳來道別。
「那麼,晚安,維希。」
 
維希開始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對卡爾太不友善了。
他仔細想了想,雖然有些看不慣他對感情上的態度,但那畢竟是卡爾與那些女人之間的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身為旁觀人的他也沒資格說些什麼。
至於性向方面的選擇,那就更不是他能評論的了。退幾步來想,至少卡爾沒有當著本人的面將對方贈送的心意丟棄,還能勉強笑著回應,沒讓他們感到難堪,也算是有心了。
屏除禾貝勒開米勒之酒事件,其實卡爾倒也沒有哪一點值得特別列入令人厭惡的條列中。這麼一想後,維希反而不懂為何自己會如此針對卡爾。
最初知道卡爾這個人是因為湯瑪斯主教……湯瑪斯主教……
打算由相識時開始回想,才剛開頭他便找到了問題的癥結點──因為湯瑪斯主教,因為卡爾在湯瑪斯主教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像個小孩一樣,貪心的想要全部,即使另一個人沒做錯什麼,還是忍不住討厭起那個瓜分了一半的人。
卡爾待他的態度雖稱不上有禮,至少沒有惡言相向;反觀自己,幾乎沒給他好臉色看,交談時也時常冷言冷語,只差沒當著面辱罵了。
理解了自己的心態,又重新回想一次之後的行為,維希驀地覺得羞愧,相較之下他確實是表現得太過分了。
於是,經過這一番自省,驚覺不能再如此下去,這單方面的脾氣得收斂收斂,維希決定矯正自己的態度,同時亦決定往後對待卡爾儘量和藹些。
 
──果然還是很勉強。
或許是已經太習慣冷臉對待了,一時間要改過反而變得沒那麼容易。尤其,每當望見那張臉上的笑容他總下意識覺得對方不安好心,準備好的關心話語也會同時鯁住,忍不住轉而狐疑地打量。
維希收起嘴邊勉強扯出的笑,嘆了一口氣。
「真佩服啊,能一直保持那樣的笑容。」
他自然知道保持微笑在很多事上都是種利器,可他更清楚的是,任意對人露出笑容有時也會給自己帶來傷害。孩提時期經歷過某些事情後,他便不再輕易的笑了。久而久之,若不是真正打從心底開心的事,他著實無法像平常人那樣隨時隨地露出微笑。
能讓他高興的事不多,很久很久以前湯瑪斯主教將他帶回教堂那時候、順利升職為祭司那時候、湯瑪斯主教將英靈送給他那時候,確定能在湯瑪斯主教身邊服務那時候……簡直屈指可數。
待到已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時候,他反而就要失去這項能力了。
近年來,為了讓事情進行得順利些、談話不尷尬些,他漸漸學著改變和人相處的方式,必要的時候也會扯著嘴角,認真的露出個應付的笑。但像那樣只要面對著人都能淺淺笑著,將真正情緒完全隱藏的功夫他卻學不來。
說是佩服,不如說是羨慕。
「別勉強去嘗試不擅長的事。」
「你能做到的,理當我也能?」
「隨時都抱著這種想法不累嗎。不過,這張臉確實是笑起來比較好看。」
「是嗎。」聽著那似乎許久之前也曾聽過的話,維希垂下眼簾,不置可否地應了聲。「大概是,你就只有這點值得我學習。」
「就算學會了這項能力,你在主教心中也不會加分。」
「那麼湯瑪斯主教究竟看上你的什麼呢?」
「這個啊……」吊胃口似的拖長尾音,卡爾喝了一口茶,抿嘴一笑,傾身低聲道:「祕密喔。」
像是被什麼吸引住了,當聽到那刻意壓低的聲音,與看見那帶笑的臉龐的那一瞬間,維希有片刻怔愣。半晌,察覺自己的失態,回過神後他立刻將視線由那個笑容上移開。
也因此他終於注意到了不知何時就已站在窗外,面色陰鬱的女子。
維希莫名地鬆了口氣,不論她現下是拿著怎樣的表情望著他,他仍感謝她破除這尷尬的氛圍。拿起空了的餐盤,他丟下一句告別的話便匆匆離開了。
「不打擾你們了。」


 


留言

  1. 魅; | f4RRH762

    我突然覺得我在心中背叛蘇諾了(???)

    ( 11:07 [Edit] )

  2. chentu | -

    >魅;

    蘇諾在你背後,他非常火。(咦?!)

    ( 12:56 )

  3. 魅; | f4RRH762

    好甜點不吃嗎Www(不要收買人家)

    ( 21:42 [Edit] )

  4. chentu | -

    >魅;

    蘇諾:我才不會被你收買!比起甜點,維希先生重要多了!

    擁有維希先生=擁有吃不完的甜點
    絕對不會把甜點製造器維希先生讓給別人的!(<=這種發言沒問題嗎?!)

    ( 12:24 )

  5. 魅; | f4RRH762

    等等這發言超有問題的啊XDDD!!
    說來說去都甜點啊XDDDDD(笑倒)

    ( 16:28 [Edit] )

  6. chentu | -

    >魅;

    蘇諾需要維希先生就像需要甜點一樣,都是一輩子的(blush)

    ( 11:31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