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維希無意間發現了販售各種食用品的西南方多了一之前未曾見過的攤販,人來人往的區域中,攤位前空無一人的景況反而令它變得特別醒目,使人忍不住留意地多看了幾眼。
猜想是攤主過於安靜,沒有同其他商人般起身吆喝叫賣、招攬客人,因此攤前才無人問津。維希先是在遠處觀看了好一會兒,到底耐不住好奇,他決定親自一探究竟。
可惜的是他的靠近並沒有讓攤主表現出積極的模樣,那個人始終低垂著頭,彷彿有無他這個客人都無所謂的樣子。儘管如此維希仍買下了他販售的商品,待回到教堂拆開包裹在外頭的葉子後他才發現原來裡頭裝著的是以穀物為主體、參雜肉品及蔬菜製成的料理。
當時他將其中一個給了湯瑪斯主教,湯瑪斯主教雖無表示任何感想,但憑著他的直覺與在那面上觀察到的細微變化,維希知道這料理肯定符合湯瑪斯主教胃口。那之後為了湯瑪斯主教吃得順口的點心,維希只要一有空閒便會特地往那不起眼的攤子走上一遭。
不知自何時開始一向冷清的攤位竟也出現了排隊人龍,近幾次差點向隅的經驗更是讓維希有了這包葉料理已成了特產的知覺,若不在營業前就前往等待那絕對是會空手而歸的。
今日準備外出時遲了些時間,到達目的地後他看了看前頭那比之先前似又增加不少的人潮,不禁擔憂這回將要敗興而歸。
以只有一人照顧的攤位而言前進的速度不算太慢,不多時老闆忙碌的身影便已出現在視線所及處。瞄了一眼攤販上已消失一半的小山,粗略估計剩餘的數量還大於前頭的人數,他才稍稍安下心。
果然直到他前頭三、四人時仍還剩餘四分之三的數量,慶幸自己的幸運之餘隊伍又向前了三、兩步,不一會兒前頭的人站到另一旁,終於輪到他。還未表明需求,攤主卻先開口道歉了。
「抱歉,已經賣完了。」
維希低頭看了一眼仍有存量的攤子,不解地問道:「不是還有嗎?」
「這些是屬於那位客人的,」順著手指的方向他看了一眼站在攤位邊的人,接著耳邊又傳來了充滿虧欠的詞句,「很抱歉。下一次販售時間在七日後。」
排在他背後的人聽到這些話後便一哄而散,縱使無奈也只能接受,客套了幾句後維希亦跟著離開了。
想著既然都已外出還是順道帶點東西回去,回程途中維希留心地四處觀望,希望能發現未曾見過的新奇事物。遺憾的是他今日的運氣不比以往,走過了數個攤販,擺在上頭的都是些滯銷已久的商品。
維希嘆了一口氣,客套地道了聲謝後便放下手中沾染上灰塵的頭飾,決定提早回教堂不再逗留。
走了不過幾步路,後頭忽然發出一陣叫喚,維希起先沒將那沒有署名的呼喊當一回事,直到聲音愈來愈接近他才感到不對勁的回過身。
在他面前的是穿著盔甲、披著紅色披風,腰邊配戴著一把長劍的騎士領主,然而提著一大袋包葉料理的模樣卻使那威風凜凜的形象頓時削減大半。
維希一眼就認出眼前這人便是那個排在他前頭,買下所有包葉料理的人。確認他叫喊的人是他無誤後,他困惑的看了對方一眼。
「我還有事不能久留,不奉陪了。」等了半晌對方不僅沒有解釋留下他的理由,亦無下個反應,他不解的蹙眉,先一步提了告別。
「別走。」
手臂驀地被人給拉住,維希重新轉身面對那個人,心中的錯愕溢於言表。
「不、呃、該怎麼說……」眼前的人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唐突與失態,他一臉尷尬地看著維希,支支吾吾了片刻才吐出完整的句子,「沒有買到這個,你似乎很失望,所以就……追上來了。」
即便對方已給了理由他仍無法理解他的用意,移開臂上那隻不屬於自身的手,維希冷淡的說了句,「然後呢?」
「然後、若是你不介意,看你需要幾個我給你吧?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你正好是排在我後面的那個人,若不是我的緣故你也不會空手而歸,加上你好像真的很失望、所以……」
維希表面安靜的聽著那以委婉的方式述說他的倒楣的句子,心裡則開始忖度對方是何居心。雖然仍想不通對方有何目的,但那提議著實令人心動,思量了片刻得出沒有害處的結論後,維希終於開口化解僵局。
「請給我一、不,兩個。」
接過對方遞上的包葉料理時,他順道將等同價值的金幣放上那個人的掌心,抬眼望見眼前怔愣的表情,他解釋道:「非親非故,不能平白接受你的好意。」
交易結束後,兩人靜默地在街道上站了好一會兒,這一回對方搶在他打算再次提出道別前先行開口,「你要回教堂是嗎?我也正好要回騎士團,介意一起嗎?」
身處通往同個方向的大道,他委實找不出拒絕的理由,隨意應了個無意義的單音,不等對方反應他逕自邁開腳步。
沒有因對方的積極攀談而變得多話,維希一路上仍如往常般沉默,只偶爾在對方詢問時才回應幾句。
由那個人口中維希知曉了對方得採購那麼多包葉料理的原因,當聽見是要犒賞底下團員,猜想對方也許是個職位不低的隊長或組長時,他胡亂游移的眼神正巧瞥見了鑲在腰邊佩劍上似是象徵著什麼身分的勳章。
「……方才趁著打包時和老闆聊了一下,最初在城市擺攤的時候,因不是這國家習慣的料理,加上自身個性無法像其他商人那樣熱情,當時根本沒有客人願意上門光顧,早晨準備了多少個,傍晚餿水桶增加的就是多少個。老闆說他也曾想過要放棄,但實在太不甘心了,還是咬著牙勉強堅持住。」
維希終於將停留在徽章上的視線移開,只聽見後半段的他發表了句,「幸好他沒有放棄。」
「嗯。某天,終於有人願意靠近他的攤位,老闆說當時他實在太緊張了,始終垂著頭沒能好好同那位客人說上幾句。幾天過後那位客人又出現在攤前,雖然仍舊沒有搭上話,但回購的行為對他而言就已經是種肯定了。加上那位客人容貌不凡,每回出現一旁的人總會多看幾眼,你也知道,人對美麗的事物總是特別好奇,想接近認識的動力又比其他事大上一些。」
此時,維希腦海忽然浮現了卡爾那張面帶微笑的臉孔,還有那些趨之若鶩的仰慕者。
「老闆自己是猜想,附近的人可能多少也受到了影響,願意嘗試看看。他說,料理本身本來就沒有大問題,絕對稱得上美味,口耳相傳後他的客人也愈來愈多,能成為現在這樣的盛況也是無可厚非的。不過老闆最後也承認,他能有今日這樣的好成績,真的是得感謝當初那位神官。」
行至大道盡頭的同時攤主的故事亦正巧結束,看著那似是在等著他回應的表情,維希想了想後下了句可喜可賀的評語。
「真是太好了。」
「是呀,真是太好了。因為那位神官這埋沒的料理才得以被發現,不過也因為那位神官,現在這東西是愈來愈難求了。」
那個人笑了笑,很快便改變話題,「似乎得分開了,這段路程很愉快,希望往後還能有聊天的機會。」
沒有把那客套十足的話放在心上,維希同樣禮貌的答了幾句。將走之時那個已走了兩、三步的人忽然又轉過身,開口道,「再見了,維希。」
 
「羅納多,騎士團團長,已故公主的伴侶。」
大略敘述了下今早看見的徽章圖樣,不一會兒他便得到了解答。那個人的真實身分雖令他意外,但他現下反而更好奇為何眼前的人會對那個人如此熟悉。
「這上頭寫的。」卡爾的手指在週報上敲了兩下,接著又道:「日子過得可真快,公主逝世要滿周年了。說起來他也真可憐,成親沒多久妻子就因病去世,這樣的身分就算國王允許,要再續弦也不容易。不過,聽說公主貌美,一般人恐怕也入不了他的眼吧。」
許多年前他曾遠遠地見過公主一次,當時年紀雖小,但他仍記得那時是為了陪伴湯瑪斯主教才有機會進入城堡,可現在試著回想,對於公主的長相他卻是一點印象也無。估計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對那位公主的記憶才會僅剩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
長大成人後的相貌與兒時總多少有些差異,女人又更是明顯,因此維希也不敢妄自對卡爾聽來的形容提出質疑。加上他對這話題委實無興趣,於是便也不再接話,轉而將已拆開的包葉料理推到卡爾眼前。
只見卡爾嫌惡地蹙起眉頭,一副敬謝不敏的模樣,「你自己留著吃。」
本就只是順道多買了一個,被如此斷然的拒絕維希倒也沒特別難過,正巧尚未用餐,他伸手將桌上的東西移到面前,拿開外頭的葉子,一口接著一口安靜的吃著。
「噢,皇宮又失竊了幾項價值不斐的收藏品,又順便死了幾個巡邏的侍衛。都已經那麼多次了,怎麼就是沒學到教訓呢。」
這回算上去已是第四次了,那個竊盜犯仍舊未落網,而不知是食髓知味抑或刻意挑釁,後來的幾次闖入宮中的人不僅偷了稀世珍寶,更變本加厲的傷了無辜的人。皇宮失竊畢竟不是小事,加上這一連串的事件比之先前更為棘手,眾人都議論紛紛,他當然也略有耳聞。
「能多次進出守備森嚴的皇宮而毫髮無傷想必身手不會太差,遲遲無法緝拿也不能只怪那些負責的人,都已經鬧出人命了,教訓一定是有學到,他們肯定比誰都還想抓住那個殺人犯。」
「大概吧,誰知道呢。」卡爾滿不在乎地一笑,放下手中的週報,「治安不穩定,主教也不得閒呀。」
維希聞言奇怪的瞥了卡爾一眼,猜想已幾乎與外界隔離的他是如何知曉這項沒什麼人會去關心的訊息。
湯瑪斯主教近日確實比以往忙碌許多,但都是些湯瑪斯主教自身才有能力處理的事,知道他需要安靜,這些天除了問安外,若無特別緊急的事他都儘量不去打擾。也因此,這陣子他停留在屋子的時間變得更長了。
「你這個犯了錯的人倒是挺悠閒的。」
「托你的福。」
望著眼前那容光煥發的笑,維希一瞬間有種為虎作倀的錯覺。
也許是看卡爾一個人寂寞,心裡某塊管理憐憫情緒的地方作祟,這些日子裡在自身可容忍的範疇內,他會為他夾帶一些外頭的事物。例如桌上那份週報,例如眼前已被自己吃完的特產。
對方似乎也察覺到他的寬容,談話期間總會時不時穿插一些跳離主題的話語,聽多了後他自然也明白其中欲傳達的弦外之音。雖說對著卡爾他仍保有理智、不像其他人盲目的言聽計從,但另一方面他心裡卻也掛記著那些話,偶爾同情心作祟時便會想辦法降低一個層次滿足他的欲望。
維希一雙眼凝視那生活品質愈來愈好,愈來愈與禁閉這個詞脫離關係的人。不久後,像是對著自己又像是對著身前的人,不大不小的聲音打破了空間中的靜謐。
「我似乎對你太好了。」
「因為你心中有我的位子了。」
直到聽見卡爾的答話他才驚覺方才究竟說了什麼,縱然知曉那笑容吐出的句子絕大部分是玩笑,那一瞬間他卻不知怎的忽然一愣,別開了視線。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