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門板發出嘎吱的尖銳聲響時他困惑的偏過頭,視線恰巧對上了方進入房內的人。
忖度了許久仍想不出該說什麼合適,最終他只是平淡的說了句:「回來了啊。」
「早。」
「……已經不早了好嗎。」望著那正褪下外袍的背影,維希忍不住反駁了句。
重傷的這段期間他雖整日待在房內,偶爾午睡醒來也曾發現隔壁床上多些什麼或少了些什麼,但就是沒與之遇上的機會。嚴格來說自被卡爾制止那天算起這還是他第一次與卡爾獨處。
興許是因為自己仍惦記著當時的事情,便連帶的認為對方一定也是如此,而在不懂卡爾目前心中抱持著怎樣看法的情況下,維希忽然不知該如何與之相處了。
「啊,聽說你受傷了。」當他正努力地思考該如何打破這陣尷尬時對方卻率先開口了,「有那麼嚴重嗎?不過就是個規模一般的地動。」
「聽說你的隊友也出事了,你能沒事才教人意外。」
「他的傷可不是那陣混亂造成的……嗯,好吧,或許有。」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卡爾話說到一半時忽然停頓了片刻,而後才改口承認過失。
由他那不確定的模樣判斷當天的情況他定是忘得差不多了,維希也就懶得繼續詢問詳細的狀況,只叮嚀他別忘了找一天前往探望,關心那個人的復原進度。
「傷到哪?」
不論是出於關心抑或純粹僅是好奇,卡爾會踱步至他的身旁在床畔坐下、問出那種問句,這些舉動都在他的意料之外。因此第一時間他只是愣愣地望著身前的人,忘了回應。待再一次聽見疑惑的單音時他才回神。
「腳。」維希別開視線故作冷靜的說道,為了掩飾自己的窘態他順道掀開腳上的被子,欲藉此轉移卡爾的注意力。
只見卡爾一語不發的凝視著那條腿,好半晌沒動靜。猜想即便開口也只是沒救了之類的訕笑,維希鬱悶地嘆了一口氣,拉起被子欲掩住那瘡疤似的存在。
還未完成動作卡爾的手驀地貼了上來,與他略低的體溫不同,他的手所碰觸的地方傳出了和煦的熱度,溫暖了腿上的傷口。驚愕之餘維希清楚地感覺到方才又開始犯疼的痛覺正逐漸遠離,消失無蹤。
「最多就這樣了。」
腿上的手一拿開維希立刻傾身解開上頭的包紮,不僅紅腫、瘀血消退了,就連觸目驚心的傷痕也全都消失了,除了傷得最重的地方留下一條淡色的疤痕外,其餘部分根本看不出這隻腳曾被落石砸中、幾乎無法行走。
表面復原是一回事,是否真能行走又是另外一回事,維希想也不想地踏下床、站起身,或許是前些日子做出這些動作產生的疼痛在他心中留下陰影,起身後維希下意識地蹙起眉頭,站了好一會兒才發現感知到的痛覺原來是自己的想像。
他向前走了幾步,動作雖有些踉蹌,但他清楚那是長時間沒有走動所致,並非那雙腿出了什麼問題。維希在房內來回走動了片刻,而後他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直到感覺到疼痛他才相信這一切不是幻覺。
難掩心中的驚訝,他不假思索的便問:「該不會連將死之人也能……」
「沒有生命的東西可不行。即將失去性命的也沒辦法。」
「除此之外都能痊癒?」
站在書櫃前的他忽然發現裡頭有個已染上些許灰塵的紅色臂章,望著那曾在其他人身上見過的物品,維希想起當初的職責分配,卡爾與做雜工的他不同,被歸屬於醫治傷患的那一邊。
那臂章便是為了方便一般人辨認而發明,女子是白色,男子則是紅色,需要治療卻不知該找誰求助時,向有著那個標誌的人求助就對了。
「這能力放在你身上實在太浪費了!」看了那一抹黯淡的紅一眼,想著卡爾丟下它的這些日子都在做些什麼,他毫不掩飾的斥責道。
「你的導師若是知道你如此不務正業一定很失望。」
「她才是最令眾人失望的那一個吧。」卡爾無所謂的回道,蓋上被子準備入睡前又補了一句:「我可不是什麼人都摸得下去。」
「啊,還有,別跟其他人說是我醫治的。」
順從的應了個單音,維希離開書櫃轉而踱步至卡爾身邊,這回換他在他的床畔坐下。
 
房內雖重新回歸今日初見卡爾時的安靜,他心中的那層尷尬卻消失了。
他從來未曾幻想能與他有更進一步的關係,也從來未曾想過傳達心中那不用想也知道沒有結果的心情。至於為何那天會喚住那個離去的人,為何會突然有了想說出口的衝動,他想,大概只是一時的鬼迷心竅。
他自然明白最後那句話的涵義,也明白他丟下那句話後便匆匆離去的舉動是因何──最多就到這裡為止,說了就什麼都不是了。
話語鯁在喉頭無法說出口、甚至,還未說出口便被否決的滋味確實不好受,但經過方才與往常無異的相處,他想當時沒有衝動的脫口而出或許是對的。
至少,還能如此,沒有化為烏有,這樣他就滿足了。
儘管事前便知曉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好結果,那樣婉轉的拒絕方式仍是讓他意外……
「卡爾,想不到你也有溫柔的一面。」
維希輕聲一笑,興許是有些期待看見卡爾露出害臊的模樣,他調侃似的說道。床上的人確實還未入眠,那雙眼雖然仍舊闔著,那張嘴卻動了動,語氣一派理所當然。
「嗯?我一直都很溫柔。」
沒有倚靠任何輔助的出現在眾人眼前,當看見他們臉上不及遮掩的訝異,他在心中默默的為他們加上「心腸好」的標籤。
對於眾人的追問他信守承諾的沒有直接將名字說出,但不願見卡爾如此浪費才能,他仍隱諱的回了一句:「當事人要我保密。」
不巧的是,聽說卡爾回來的那一日似乎與其他人打過照面,會知道他受傷的消息據說也是那個人主動告知。卡爾一得知此事的隔天他的傷便痊癒,如此明顯的提示想必任誰都聽得出其中的弦外之音。
能休息固然美好,但一連數日只能動彈不得地待在床上的生活他著實怕了。現在除了每日一早都會有人在房門口攔截想外出廝混的卡爾外,他的生活總算全數回復正常。
 
「你、的腳真的完全康復了?」
「該不會連你也認為它好不起來?」
「不,不是的,只是這樣的復原速度實在令人吃驚……聽說是那個人治好的?他該不會連死者也能……」
「一般人果然都會先想到這個問題。」他稍感訝異的看著眼前那與自己當初相同的反應,同時也發現原來人的想法其實沒有相差太遠。想著聽見答案後露出的應該也是問了愚笨問題的困窘表情,他帶著些許試探的心情回道:「可惜被否決了。」
「嗯,要讓失去生命的人活過來這種事,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對吧……抱歉,問了荒謬的問題。」
儘管他的嘴上說著抱歉,但在維希眼中看來他臉上的失望反而遠遠大過歉意,後頭那句道歉彷彿僅是為了迎合一般人的觀感而說。
「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維希輕描淡寫的說了那麼一句,沒有透露太多的打算,他很快便結束這個話題。「今日找我出來不只為了關心我的傷勢吧?」
「說了或許你不信,那確實是排在第一順位。不過的確還有其他事要麻煩你。」待到維希有反應羅納多才繼續說道:「上回的任務因為我們的中途折返,原本以為只能以失敗告終,但另外一組在地動平息後似乎還有繼續深入探究。城堡那邊的委託人這幾日已經開始在催促結果了,我也想知道他們是否有發現什麼,所以……」
不懂為何會在這裡停頓那麼久,維希抬眼瞅了躊躇不決的羅納多一眼,半是詢問半是催促地道:「嗯?所以?」
「所以,希望你能、幫我問問你那位朋友當天有無發現封印的位置,愈詳細愈好。」
「怎麼不自己去問他?這些天他都被逼著待在教堂裡,行蹤很明確要不遇上也難。」維希頓了頓,想起羅納多先前對卡爾的評價,他不禁啞然失笑:「你就那麼怕他啊?」
「雖然他對同性都很冷淡,但禮貌點、清楚的表明來意相信他不會故意刁難。其實相處久了會發現他並非表面看到的那麼難以親近……」
「不是怕他。」
望著身前忽然打斷他說話的人,知道羅納多還有話要說,維希止住了替卡爾說情的詞句,轉而安靜地等著他再次開口。
「不是怕他。我是怕自己會無法平心靜氣和他交談,怕會對他產生敵意,甚至,害怕忍不住拿自己與他做比較後才驚覺自己竟然真比不上他。」
維希內心的困惑溢於言表,羅納多卻選擇忽略,只對他微微一笑:「所以,幫幫我吧?」
 
「總之,就是這樣。」
縱然羅納多已低聲下氣尋求他的協助,但一方面不想當中間人,一方面則是沒有把握能完整轉述,維希到底沒全盤答應,最大的底線僅止於幫他約出當事人,其餘則要他自行同對方解決。
扣除最後那段與正事無關的對話,維希如實轉達了羅納多想見他一面的請求,為免卡爾拒絕,他順道說明委託方也急切想知道結果的現況。
「他怎麼不親自來見我?」卡爾雖無立刻回絕,但忙了一整天的他也沒給維希好臉色看,「說了有什麼好處嗎?我能得到什麼呢?為什麼我非得告訴他不可?要人幫忙是需要代價的。」
「體諒你的辛苦會談的地點直接約在城堡裡,一次解決你就不用重複敘述了。」忽略卡爾的個人意願,維希自顧自地說道,彷彿他方才的話是告知而不是詢問。
「至於報酬,請自己開口向他討,不是太離譜的話他應該不會拒絕。」
「維希,你知道嗎?所謂報酬是在請求協助前就得先拿出來表示誠意的東西,而不是事後才讓我這個出力的人親自開口去『討』。這樣一來不僅能知道你在對方心中值多少,同時也不會顯得你很隨便。」
難得聽見他的名字自卡爾口中吐出,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要交代,維希壓下襲上的倦意聚精會神的聽著。豈料接下來的內容盡是些勢利的言論,其中似乎還帶有些許斥責他不諳世事的意謂。
「我確實是不知道!」卡爾閉上嘴後維希立刻不悅地回了一句,他清楚地感受到額際的青筋隱隱跳動,「別忘了你的身分,幫助有困難的人是義務吧!」
「總之,若想要求什麼請你去和他說,我可不想再當你們的中間人。晚安。」
儘管睡在各自的床上,不論卡爾是否會明白他的用意,維希還是賭氣似的翻過身背對著另一張床上的人,儼然不願繼續多談。
不多時,壓下的困倦重新侵擾他的精神,順著身體的自然反應闔上眼,就在他快要睡著時,一個問句驀地打破了空間中的靜謐。
「這陣子你似乎和羅納多走得很近?」
「嗯?」半夢半醒的他無暇思考卡爾為何而問,僅敷衍的丟出了個單音回應。
「其實你的眼光也很差勁呢。」
不懂為何今日每個人說話都刻意故弄玄虛,讓他聽不明白,維希蹙起眉頭,想反駁卻又懶得開口,最終他還是屈服在睡意之下,腦中充滿困惑的睡下了。
 

 


留言

  1. 魅; | pJ2w2XLg

    其實維希先生就某方面來說非常遲鈍……嗎?

    ( 20:55 [Edit] )

  2. chentu | -

    >魅;

    維希先生是會選擇性遲鈍的那種人喔。

    ( 01:46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