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一直期待著的事,再一次踏上普隆德拉的土地他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站在教堂的大門前他有片刻的恍惚。
返回房間的途中,遠遠的,他望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不顧廊上還有其他人的存在,他加快腳步奔至那個人身前,伸手將他攬進懷中,儘管知曉他不喜被人碰觸,但仍像是不願放手般的緊緊環住他的身軀。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散落一地的紙張被風掀起,發出的沙沙聲響劃破了短暫的寧靜。鬆開手的那一刻他低聲問道:
「我已經成為您的負擔了嗎?」
「又見面了。」
「不是你讓人約我到這的?」
「營造出不期而遇的狀況不是比較有久別重逢的感覺嗎?」
「這地方可不是什麼人都上得來。」坐在牆垛上的維希俯瞰著底下鬱鬱蔥蔥的草地,「而且也才幾天沒見。」
「對我而言可不只是幾天而已。」
沒去看往他身旁的空位坐下的羅納多,維希問道:「有事?」
「嗯,想見你,還有為當時的不告而別給個交代。那時候急著回來向陛下報告,等不到你醒只好先走了。」
不覺得這有什麼特別需要向他交代,且聽了理由後發現和心中猜想的相去不遠,維希無聲地點了點表示理解。沉默了好半晌他才忽然想起自己也有事要找這個人。
「那天,謝謝你救了我。」
「啊?那沒什麼,是應該的。」
「不知道該拿什麼當謝禮,也不知道你缺什麼,為了報答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會儘量做到。」
語畢,維希偏頭看向身旁的羅納多,只見他一語不發地盯著他瞧,那雙眼透露出的是被那番說詞打動了的心緒。想著他就要提出要求了,維希有耐心地等著未知的回答,想不到下一秒卻見羅納多無奈地一笑。
「真是的,又覺得欠了我人情了?」維希點頭後他嘆了一口氣,「那種情況不去救你難道放著你不管?如果可以的話你不也很想救那兩個沉入水中的人?既然我有將你救回的能力,當然無法坐視不管。你為何總是對這種事耿耿於懷呢?」
「我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
維希的目光由那張略帶責備的臉上移開,轉而望向遠方的天際,「琳琴也好,湯瑪斯主教也是,從小大到我總是依賴著別人,在他們的保護下成長。如果少了他們我還能活到現在嗎?我不敢想。更不敢深思的是,這樣的我是不是帶給他們麻煩了。」
「怎麼會呢,你多想了。」
「我不想、再造成別人的困擾了。所以,在我的能力範圍內,讓我做些什麼來回報吧。」
「這樣啊……」見維希如此堅持,羅納多止住了安慰,順著他的意沉思了一會兒,「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可以讓我欠著吧?」
「嗯,哪天你想到了請儘快告訴我。」
「維希,你有心事?」
他吁了一口氣,說完那些話後他心中的糾結似乎也稍微解開了一些,臉上終於有了笑容,對於羅納多那問到心坎裡的問題也能從容應對,「嗯,說了大話,現在處境堪憂。」
「聽說那個竊盜殺人犯又出現了,你這幾日也不好過吧?」不願多談會讓心情消沉的事物,維希轉而提起昨日得知的消息。
「嗯……是呀,這回又被他給逃了。算一算他也傷了不少人,不知何時才能緝拿歸案,為那些死去的人平反……」
說起這鬧得人心惶惶的事件,羅納多神色一黯,勉強扯出一個笑後便別開了視線,「別談這種掃興的事了。」
猜想無法順利捉拿罪犯必定對他造成相當大的打擊,維希識相地不繼續在他傷口上灑鹽。跳下牆垛後他一面拍著下擺染上的髒汙,一面開口道別。
「看來我和你都還有事得忙,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忽然把你找出來,應該是我耽誤了你的時間才是。」
見羅納多那似是想跟上來的樣態,維希立刻制止了他,「這一點路就不用送了,我知道怎麼回去。」
「那麼,路上小心。」
禮貌地點了點頭,走了不過兩步,當聽見後頭的腳步聲時他轉過身一臉疑惑地望著又跟上來的人。
「有件很重要的事忘了說,在我心中,我從來都不覺得維希你是負擔。」
那個時候,湯瑪斯主教只是沉默的看著他,沒有回答。
或許是那麼突然的問句讓他一時不知所措、或許他是在猶豫該如何回應,或許他早已那麼覺得只是不忍直言傷他……維希任何可能都想了一次,卻不敢擅自忖度哪一個才是湯瑪斯主教的真意。
像是想忽略那個出自於自己口中的問句,不等湯瑪斯主教的反應,不敢面對現實的他微微一笑,在做出了那樣踰矩的舉動之後才回過頭向許久未見的湯瑪斯主教問安。
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自然有其他人接替了他的工作,當在湯瑪斯主教的辦公室裡與那個人相遇時,他們彼此都愣住了,但仍禮貌地互相朝著對方點了點頭。
看著其他人做著應是屬於他職責範圍內的工作他忽然有些無所適從,這樣的怪異感覺直到湯瑪斯主教出現、將那個人屏退才稍微減少了些。
湯瑪斯主教在交代去留的時後他並沒有太震驚,讓他訝異的反而是湯瑪斯主教的行為竟會與自己的猜想如出一轍──先是將他派往邊境,待到他好不容易回來了又用著已經有人為他做事的理由要他知難而退,讓他無法繼續依賴,為的是逼他離開他的身旁。
他明白,只要同以往一樣嚷著不願、任性地希望能留下,湯瑪斯主教便會心軟、收回命令。但他卻沒有那麼做,那時他只是安靜地看著與自己隔了一張桌子的人,許久過後他低下頭,接受了湯瑪斯主教的安排。
是考驗也好、是厭倦也好,真走到這一步說完全沒有不甘心那絕對是騙人的,在湯瑪斯主教準備開口結束對話時,他手支著桌案傾身向前,信誓旦旦地對著湯瑪斯主教說道:
「您對我的期望我會謹記在心,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讓您失望了。我絕對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直到能讓您覺得我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覺得沒有我不行的那種程度。」
事後回想起來他才驚覺當時是如何的大言不慚,儘管那些確實是他的真心話,也是他渴望達成的目標,但回到現實面,苦思了許久仍不知該從何增進能力,維希也不免有些懊悔自己一時衝動將話說得太滿。
近幾日,除了每天撥出一些時間指導目前跟在湯瑪斯主教身旁的那個人外,剩餘的時間他全都用來煩惱今後該何去何從。
在他確定無法繼續輔佐湯瑪斯主教後不久,其他幾位主教委婉地提出了希望他能為他們服務的要求。維希自知本身資質不高,他們找上他該是有其他目的,加上除了湯瑪斯主教以外他不想為其他人做事,縱然知道自己的行為不明智,他仍一一拒絕了。
城市裡雖有許多招收神職人員的告示,但與那些冒險者出外闖蕩他又怕拖累了隊友;而能力不足、尚無法成為獨當一面的聖職者的關係,他也無法獨自出外冒險。
同羅納多說明這些煩惱後,羅納多好心地提供了騎士團目前正需要幾位神職人員幫忙的訊息。據他所知騎士團內的那些職缺得通過測驗方可取得,羅納多無特別提及此事想必是要利用特殊管道讓他進入。
一是不想只因認識團長而佔了那些努力用功的人的便宜,一是騎士團內的工作項目與他欲達成的目標不符,維希評估過後還是婉拒了羅納多的好意。
 
想起羅納多這個人,潛藏心中的另一個煩惱不禁油然而生。
他與羅納多的交情經過夢羅克那段時間的相處而向上發展了一些,雖然還未到無話不說的地步,但偶爾相約出來見面已不是難事。
一開始維希雖也曾往那方面想,但不敢往臉上貼金,他只當是自己多心。但是,回到普隆德拉之後的幾次會面,他是愈來愈無法忽略羅納多那些益發明顯的言詞了。
他想他約略明白羅納多的意思,可對於許多事他心裡仍有所顧忌,因此他也一直抱持著當事人不願明說他也不打算戳破的心態。
只是,在還是普通友人的階段,聽多了那堆意有所指的詞句他不免也開始覺得有些心煩、甚至快成為一種困擾了。
「維希,你的煩惱解決了嗎?」
「大致解決了。」
「找到事情做了?恭喜。是什麼性質的工作呢?」
「教堂的外出任務。」見羅納多一臉困惑,維希稍微解釋了一下,「得離開教堂到指定的地點執行任務,內容不一定,外出的時數不一定,隊伍人數也不一定,但基本上都是由聖職者組成。畢竟沒有經驗,跟著熟悉的人比較安心。」
「那麼以後與你見面的次數不就減少了?」
「有長期和短期之分,只是想先嘗試,所以選了難度較低又能學習經驗的短期任務。而且,我也不想再離開湯瑪斯主教那麼久了。」
「你真的很在意湯瑪斯主教呢,這些天他應該沒再為難你了?」
「沒有,我寧可他刁難我。現在除了問安之外我和湯瑪斯主教幾乎沒有其他交流了。」
維希垂下眼,湯瑪斯主教本就甚少主動開口,加上現在的他也沒立場久留,一想到每天總說不上幾句話,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下次找他不那麼忙的時候再去見他吧,別難過,這種情況不可能永遠持續,總有一天會好轉的。你現在不就為了這個而努力著嗎?」
羅納多安慰的說著,不久後卻換他嘆氣了,「雖然是短期,可任務的時間不一定吧?那我以後也不能隨時見到你了。」
聞言,維希心中亮起警戒燈,不讓自己被那些話給誤導,他小心翼翼地回道:「教堂內有公告大略時間,若你有熟識的人,要得到這方面的資訊應該不難。」
「你沒聽懂,那不一樣。真的不再考慮看看我之前的建議嗎?」
「那對其他人不公平。而且,」維希頓了頓,而後抬眼看著那一臉誠懇的人,「每天都得看見你讓我有點困擾。」
「……啊?」
望著那由正經轉為愕然的表情,他刻意一語不發的沉默著,直到接收到對方亟欲想知道答案的眼神他才平淡地說道:「開玩笑的。」
「真的?」
維希遲疑了好一會兒才發出一個肯定的單音,下一秒他便見羅納多整個人明顯鬆懈下來,甚至還情不自禁地伸手搭上他的肩膀。
「維希,你真的不適合開玩笑。」
「讓人看不出是玩笑才是最高境界不是?」
「是,但是太真實了,這樣反而很可怕!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怕你那句不是說笑……」
此刻,維希心中除了亮起警戒燈外,危機的警鈴亦大聲作響。隱約嗅到不妙的氣息,他向後退了一步,巧妙地掙脫搭在肩上的手,敷衍的說了一句「確實無法體會」之後便沒再說話。
羅納多收回被晾在半空中的手,他不以為意的一笑,不氣餒地向前踏了一步,「大概哪時候啟程?」
「明天。」
「……所以我剛好趕上了道別?」
與眼前那張滿是錯愕的表情相反,維希忽略了對方眉間的皺摺,沒有什麼情緒起伏的回道:「看樣子似乎是。」
「唉,好吧。我會儘快拓展教堂內部的人脈。你自己也要小心,別因為任務而受傷了。」
似是將那些話當成告別,他應了幾聲是表示聽見後便轉過身逕自往教堂的方向走去。直到羅納多跟上他的腳步他才發現自己誤會了。
「維希,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瞥了身旁的人一眼,維希不置可否,僅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回來之後,除了湯瑪斯主教之外,能否讓我成為第一個見到你的人?」
維希驀地停下腳步,臉部的表情雖無太大的變化,但眼中那一閃而過的驚愕卻洩漏了他的心情。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