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歸途
 
 
之後,蘇諾依言去見了尤妮絲教授,沒有一絲遺漏的將消失這段時日的始末交代得清清楚楚。而聽者不僅沒有多問,甚至還接受了他的說詞,於是他重新返回學院,生活作息恢復往常的規律。
規定的報告早已完成得差不多了,除了最後的修飾幾乎已無需要改動的地方。雖然如此,重新瀏覽了一次後發現其中仍有些看不順眼或是明顯敷衍的段落,他忖度了許久,最後終於下定決心將之刪除,重頭來過。
蘇諾將所有空閒的時間都花費在那份作業身上,屏除從前的苟且念頭,他為自己訂下一套嚴苛的標準,非到旁人也看得滿意才肯停止修改。
好幾次拿最新的進度交與尤妮絲教授檢查她也不再如以往那般大肆挑剔,偶爾還會說上幾句讚許。之後,蘇諾順利通過最終的測試,由學院結業。
知曉自己的個性並不適合擔任一個得站在台上教授知識的角色,而好奇心不夠旺盛的他對於更進一步的研究也興致缺缺,茫然不知該何所從之時,朱諾的圖書館發出了招收人員的訊息。
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竟會如此幸運,自來到朱諾起他便開始在圖書館內服務,待過那麼長的一段時間,經驗自然比其他人還要豐富,測驗的內容對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麼,館內的相關事物更是已倒背如流。
求得這一熟練的職務後蘇諾終於安心了,沒有企圖心的他非常滿意目前的狀態,於是他的生活就這麼定下,直到現在。
「還是放在同樣的地方?」
「嗯,直接放在那就行了。這次也麻煩你了。」
「不會。」
蘇諾再次心懷感激的道謝,待納德將帶來的食材與日常用品放下後,他送上預先準備好的茶,邀請他留下、休息片刻。
忘了是哪個時候,納德忽然提出會親自將那些物品送至門口、無須他再多跑一趟的建議。不知道他是基於什麼理由,也不好意思再如此麻煩他,蘇諾本是打算拒絕的,連話都已經說了一半了,忽然出現的艾莉莎卻異常難得的為這個提議幫腔。知道多說無益,他只好由著他們的意思。
也是在那之後他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艾莉莎提供的食材與日常用品不是以金幣為交易,而是用甜點作為交換。甜點的材料也是由艾莉莎提供,而對於蘇諾她甚至連說明書都準備了。
「艾莉莎她、應該不會再想吃我做的甜點了吧?」想起當初被逼著做自己不擅長的事蘇諾忍不住皺眉。
那時他當然還是聽話的動手,依循著書上的指示操作了一遍,他確信沒有遺漏任何一個步驟,但出來的成品與想像中的模樣硬是差了一大截,不在乎外表的話還算可以入口,只是嚐起來就是少了些什麼。
那回之後艾莉莎沒再要求他繳交甜點,儘管如此,每到納德拜訪的這個時刻蘇諾還是會提心吊膽,就怕她突然來了興致,要他再表演一次。
「嗯,別擔心,她說以後會一次討回來。」
「真沒想到艾莉莎也喜歡吃甜食……」初次得知這項訊息他為此震驚不已,這份驚訝持續了許久,近期他才終於稍微有了找到同好的感覺,「可惜喜歡吃的人手藝卻都不好,真是作弄啊。納德也不會嗎?」
「正在努力……」
只見納德面色一沉,顯然是被踩中了痛腳。蘇諾尷尬地乾笑了幾聲,順道安慰了幾句。發現對方自進屋後便不時左顧右盼,似是在尋找什麼,他不禁一笑。
「小熙外出了。」
「外出?」
「去參加貓咪的聚會。」
很久以前就已知曉小熙有在固定時間會忽然消失的習慣,雖然每回牠都會自己回來,但蘇諾仍然無法放心,深怕哪回牠就這麼失去了蹤影,或是在歸來的途中被其他人抓走。
想確認一路上是否安全,外加某部分的好奇心驅使,某日午後他刻意在搖椅上假寐,待感覺小熙自他腿上跳下、走出庭院,他才起身跟了上去。
而後,他發現了新世界。
廢棄的空地中聚集著各種花色的貓,有些掛著項圈有些則無,因此他分辨不出牠們究竟是有人飼養,抑或只是生活在那兒的野貓。當時他遇見了同樣在遠處觀望的人,淺談之後才發現原來她的貓也會無故失蹤、跑到這玩耍。
得知小熙不是特例,也不是去做什麼壞事,蘇諾後來也就不再干涉牠的行動,由著牠去。
「這樣啊……」
「下次我會幫你留下牠。」看了那寫著失望的面容一眼,他想了想,問:「所以,主動幫我把那些東西送來的目的是為了要見小熙?難怪每次東西放下之後還會陪著小熙玩耍一陣子才離開!」
「呃、確實、是其中一個原因……私心那方面的。」
蘇諾沒料到自己竟真的猜中了,看著那有些困窘的模樣他忍不住笑了,承諾著為了報答他的辛苦下回一定會把小熙留下,讓他玩個夠。
「蘇諾,」望著那張笑臉好一會兒,納德喝了一口茶後才繼續道:「你還是堅持不接收關於那個人的訊息嗎?」
聞言,蘇諾斂起笑容,手上的茶壺因突然的停頓而濺出些許液體。拿起紙巾擦拭桌上那些水漬,低著頭的他輕輕應了一聲:「嗯。」
「為什麼?不論好的壞的都不願聽?」
一直以來,他未曾主動追蹤維希的動向,還是旁人告知他才知曉原來維希重返普隆德拉了,目前人正在另一個國家接受審判。
不僅沒有關注,其他人打算提供此事的訊息他也會大聲拒絕,就連走在路上聽見疑似那個事件的討論他也會快步跑開。明明服務的圖書館每日都有一份由普隆德拉送來的日報,可他從不去翻閱,甚至還會刻意避開。
久芳對他這些舉動最是不諒解,納德則偶爾會表現出欲言又止的模樣,反倒是艾莉莎自始至終都沒任何表示,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唯一的共同點是,在知曉他的態度之後他們便都不再勉強他,順著他的意緘口不言。
沒想到過了那麼久後又有人提起,蘇諾不禁一愣。
「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有答案了。」
許久之前,忘了是什麼人似乎也曾問過相同的話,那個時候他答不上來,並非不願,而是當時的他也不懂究竟是為什麼,只是一個勁的堅持己見。
「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不重要,我不需要知道那些,過程如何不是我該去在意的。我知道維希先生一定會回來,所以,我啊,只要等著那天的到來就足夠了。」
「好吧,」納德遲疑了好半晌,最終仍然什麼也沒說,「既然你還是那麼堅持那我就不多說了。店裡要開始忙了,我該回去了。」
「不再多留一下嗎?小熙就快回來了。」
「我怕艾莉莎會忙不過來。」
「這樣啊,那麼我送你一程。」
挽留不成蘇諾乾脆跟著納德一同起身,走至籬笆外不過幾步對方便拒絕了他的陪同,不讓他多走這一趟。蘇諾也不堅持,揮手道別後便轉身回到庭院裡,坐上其中的搖椅。
怔怔的仰望著上頭的天空,意識到周遭除了微風吹動而發出的聲響外再感覺不到其他,他緩緩垂下眼。
現下正是他最討厭的時刻,圖書館休假、訪客已離去、小熙外出參加貓咪聚會、感受不到菲亞梅塔的氣息……
加上方才提及的話題不識相地勾起了他的回憶,望著四周那空蕩蕩、空無一人的景象,他怎樣都無法忽略心中那股忽然襲上的,格外的孤獨。
近日學院方面推薦了一批預備前來圖書館幫忙的人手,曾經也是其中一員的蘇諾自然成了負責教導他們的前輩。
詳細地解說一次館內的分布與其他該注意的事項,正欲教授該如何將書本擺放回它們專屬的位置時,一陣叩門聲打斷了他的說明,而門外的人也沒等他答腔,逕自開了門。
「蘇諾,有客人要見你,我請他在中庭等著,別讓人家等太久啊!還有其他事先走了。」
來人一股腦兒將話說完後,連門都忘了關上便快速地離開了。蘇諾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默默吞回根本來不及出口的抱怨。
思忖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蘇諾決定先將那事晾在一邊,重新方才被打斷的教導。末了還要求他們實際演練一次,全無出錯才肯放行。
解散之後他幾乎要忘了自己還有訪客,直到經過中庭才忽然想起似乎有那麼一回事。
中庭的空間不小,可會在裡頭活動的人卻不多,下意識認為那個人便是久芳,蘇諾搜尋著那些和他擁有相同裝扮的人,視線很快將裡頭的人掃了一遍,發現並無久芳的身影時他困惑地偏著頭,轉而認真思考還有誰會在這個時間來訪。
重新張望了一次,蘇諾這時才遲鈍的注意到水池邊立著一個身上的裝扮與其他人都不同的身影,望著那個異常熟悉的背影他呼吸一窒,視線就這麼定格在那幅景象上無法移動分毫。
因被剝奪了職稱,維希早已失去了穿著那象徵聖職者衣袍的資格。自逃離普隆德拉起,至分離的前一刻,維希身上穿著的一直是他在毀葛的市集上為他購買的衣裳。回想起此項原由,再看了看不遠處那道白色的背影,蘇諾內心不禁產生了些許遲疑。
怔愣的看了許久,心中那想一探究竟的念頭愈來愈強烈,他邁開步伐慢慢地朝著那個人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那個人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的接近,就在伸出的手將要碰觸到時,身前之人驀地動了下,主動轉過身。
凝視著那張數年未見的面容數秒,他抬起略微顫抖的手摸了摸覆在右眼上的布料,而後向前踏了一步,伸出手緊緊擁住眼前那副身軀。
蘇諾同許久前那般將臉埋進他的肩窩,撒嬌似的磨蹭、感受著這久違的體溫、氣息、嗓音。意識到懷中這人是真實存在而非幻影時,他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加重了些,深怕一鬆手眼前這人又會再度離去。
 
蘇諾破天荒的向圖書館請了假,幸虧他從前的表現良好,雖然身體看上去無恙,又是臨時才提出,負責的人還是准了。
走在每日都得來回走上一趟的路上,他忽然有些緊張。除了今日多了一個人陪伴的雀躍外,刻意走在他背後不與他並肩而行的那個人便是造成他不自在的主要原因。縱使身後沒有長眼睛,他仍清楚感覺得到維希的視線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並非討厭,只是一想到自己正被維希這麼看著他多少還是覺得難為情。
期間他也曾為此停下腳步,回首望見的卻是維希那像似在詢問他因何轉身的笑容,自然得彷彿如此在意的自己才是奇怪的那一方。
以至於一路上蘇諾的動作異常僵硬,思考能力也下降了不少,因而走錯了好幾個岔路,花了比平常還要久的時間才順利回到居所。
身後的人雖沒有表示,但一想到現在的自己竟然還會在這區域迷路,更重要的是這些愚蠢的行徑全都被維希看在眼裡,蘇諾更是困窘了,連回頭去看他臉上做何表情的勇氣都提不起。
長久養成的習慣沒有消失,即便是屋子裡沒有其他人在的那段日子,他每回歸來也仍是會說上那麼一遍。今次自然也是,踏入庭院的那一瞬間他下意識說了一聲:
「我回來了。」
可這一次他卻後悔了,不想去思考維希究竟有無聽見,他自暴自棄的垂著頭、快步走向大門口,待維希也跟著進入才轉身將門關上。
「這個,我先幫你拿上樓。」
殷勤地拿過隨手放在椅背上的斗篷,蘇諾以此為由暫時逃離有維希在的空間。
踏入房門後他全身無力的蹲下身,聽見那明顯加速的心跳聲他忍不住嘆一口氣;待收好那件衣物他拍了拍臉頰,告訴自己別再出醜才按著仍微微顫抖的手下樓。
維希仍站在方才的位置,似乎是在等著他回來,蘇諾見狀加快腳步走了過去,欲詢問是否要喝茶或是用餐了沒時,眼前那張側臉轉而面向他,奪去了發言先機。
「似乎有些變了。」
蘇諾愣了愣,想起先前他確實稍微動過屋內的擺設,以為維希是在表達不滿,他慌張地開口道歉,當打算動手恢復原樣時維希卻制止了他的動作。
「你好像也長高了。」
感覺到頭上溫柔的碰觸,他抬眼看著那仍舊一臉笑意的人。
「小小姐也變成『大小姐』了啊。」
順著維希低下的視線看往正朝著他們的方位走來的小熙,聽懂了這句話的弦外之音,蘇諾終於有了反應,提高音量反駁道:「哪有!小熙還是很苗條。」
他一面說著一面彎下身將那睡眼惺忪的貓咪抱起,讓牠的肚子向著維希的視線,想藉此證明自己所說無誤。
「看吧!這樣看的話小熙的肚子還是很平坦,依然是小小姐!」
片刻的沉默過後維希忽然笑了笑,還未弄懂那笑容中的含意蘇諾便見他低下頭,將臉埋進眼前的柔軟之中。完全沒料到他會有如此舉動,那一人一貓瞬間懵了。
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蘇諾下意識鬆開手,失去支撐的小熙慌張地伸出前腳攀上眼前的肩膀,露出爪子牢牢地抓住腳掌底下的衣衫。
「成功了。」
回過神後望見小熙聽話的攀附在維希肩頭的景象他又是一愣。
不論牠再如何親近維希,讓牠攀在肩頭的這個動作唯有他這個主人做得來,就只有這個動作是他專屬的,他甚至還為此自豪不已。
「維希先生好狡猾!」就算明白是用計得逞,蘇諾還是有些氣惱,忍不住走向前想抱下那隻仍愣愣地不知發生何事的貓,「肚子……連我都還沒有那樣做過……」
蘇諾向前一步肩上掛著貓咪的維希便往後退了一步,直至無路可退兩人才停止追逐遊戲。以為維希妥協了,蘇諾一笑、伸出了手,下一秒他的手腕卻被另一隻忽然伸出的給握住,再次回過神時他已和維希交換了位置。
意識到目前是什麼狀態他瞬間失去了思考能力,連要將貓抱下的目的也忘了,自然也沒注意到小熙早在兩人退至門邊時就已自行跳下、離去。
「我回來了。」
感覺到耳上那有意無意的吐息他心頭一顫,忍住忽然湧上的鼻酸,他垂著眼分散心思的揪著自己腕上的袖子。
分離了那麼久後又再度出現,欣喜之餘他確實感到有些無所適從。料想維希是看穿了這一點才會一反原本被動的作風,想盡辦法拉近兩人的距離。
心裡仍記著他的不告而別,蘇諾賭氣的遲遲不給予回應,而為了避免自己心軟,他刻意垂著頭不去看維希臉上的表情。
良久,直到耳邊傳來了一聲嘆息他才抬手拉住身前的衣袖,自口中吐出的話語帶著些許哽咽。
「不會再離開了?」
「嗯,不會再離開了。」
「以後也會一直陪著我?」
「嗯,會一直陪著你。」
「不會再分開了吧?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吧?」
「能永遠在一起、不會再分開了。」
蘇諾眨了眨眼,卻因此弄糊了視線。不論怎麼擦拭就是無法將身前的人的笑容看個仔細,他放棄了無謂的舉動,轉而挺起身子、伸出雙手環住對方的背膀。
「歡迎、回家,維希先生。」
 
 
《歸途》完 2011.04.07

全文完
 


留言

  1. 空鳶 | 4B33lOYw

    愛哭鬼蘇諾和維希先生。・゚・(ノД`)・゚・。
    等到了,兩人終於在一起了。・゚・(ノД`)・゚・。

    ( 16:19 [Edit] )

  2. chentu | -

    >空鳶

    愛哭鬼XDDD
    歷經一年多終於媳婦熬成婆了,可喜可賀(毆)

    ( 23:22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