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決心
 
 
不能再如此下去了。
在這裡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三餐無虞、休憩無慮,同居的屋主與房客沒有不良習慣,亦不會告發他的存在。偶爾,他幾乎要忘了自己來到這個城市的理由、忘了因何不能踏出那扇大門。
這種環境實在沒什麼好挑剔,甚至可說是逃亡的罪犯夢寐以求的,他想,這世上大概也沒幾個逃難的人能過得像他如此安逸。
只是,這幾日總有個聲音在他耳邊呢喃低語,那道嗓音說,不能再如此下去了。
維希翻了個身,緩緩睜開眼,目光越過前方的桌案落在不遠處那扇覆上一層薄紗的牆面。
藤架坍塌那一天,他將原先的房間讓給受重傷的納德。屋子裡尚有其他客房,可裡頭大都堆滿陳年雜物,估計光是要清理出一個可供人休息的空間就得花上不少時間,搬出的雜物亦不知該放往何處,於是,擁有媲美床鋪的柔軟沙發椅的後方客室便成了他臨時睡眠的所在。
而也是自納德這個不速之客以著特殊的方式出現開始,為了避免有心人士由屋頂窺看,遮蔽那透明牆面的簾幕終於派上用場,一反往常僅僅做為裝飾的功能,現下幾乎終日垂下,若無必要便不會收起。
白紗製成的帷幕隔絕了人的視線,卻阻擋不了月華的侵入,盯著不遠處那鍍上一層柔和月光的地板良久,維希的視線一瞥,轉而看向擺放在桌案上的衣袍。
還不及細想,腳邊多出的溫度與座椅陷下的感覺轉移了他的注意力。屈膝讓出被他的腿占據的坐位,維希跟著坐起身,偏頭望向正傾身斟酒的來人。
看著那光裸著的手臂與那雙同樣沒有衣物遮蔽的修長的腿,還有對方身上那件長度僅僅蓋過臀部的細肩帶睡衣,發現那布料與眼前的簾幕同樣都只有一半的效果,底下的肌膚與貼身衣物若隱若現,維希忍不住蹙眉。
「說過別只穿這樣在房間之外的地方走動。」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對女人的胴體又沒興趣。」
「還有其他人在。而且,我可不想又被誤會。」
他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一旁的薄被披上艾莉莎光裸的肩膀,確定它不會滑落、她也沒動手拿下的打算,維希才安心地收回手。
「難得見你這麼苦惱。」
「嗯。」
「喝一杯吧?」
「不了,我不擅長喝酒。」
維希淺淺一笑,婉拒了她的邀請。見艾莉莎心存懷疑地挑了挑眉,他臉上的笑容加重了些,彷彿是在傳達無論如何勸酒也不會答應的決心。待艾莉莎無所謂的聳肩、不再用著狐疑的目光盯著他瞧後,他才放下戒心,將注意力重新放回桌上那折疊整齊的衣衫上。
在這個城市安頓下來後他曾委託艾莉莎幫他將已匿名的問候信交與湯瑪斯主教,最初的目的僅是為了報平安,從沒想過湯瑪斯主教竟會費心的回覆。
雙方的信件內容與一般人的通信相比並無特殊之處,署名隱藏了真實身分,行文也不是慣用的字跡,基本上看不出任何端倪。儘管如此,由於遞交信函的過程過於迂迴,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安全起見,維希忍住了每日一信的衝動,久久才會寫上一封。
前幾日他又收到了回信,與往常不同的是這回除了信件之外還附帶了一個包裹,裡頭裝的不是其他,正是象徵神官身分的衣袍。
逃難時穿在身上的那件早已因無法除去下擺上不慎沾染的血跡而銷毀了,那天之後直到現在維希穿著的一直是當時冒險外出隨意購入的,無任何職業意味的衣裳。
他心裡清楚,發生了這等有辱教堂名聲的事件,他的名字定是已被排除在聖職者的名冊之外;他曾以為在看著那衣衫化為灰燼的那一刻他便已不在乎了,不在乎這自懵懂的兒時開始,為了心中的想望耗盡無數歲月的努力才得來的稱謂。
這件事他未曾在通信時同湯瑪斯主教提起,縱使猜到心思細膩的湯瑪斯主教是由他離去前那狼狽的模樣推測出的,但他仍不懂湯瑪斯主教此舉的用意。信件內容除了一如既往的問候之外並無其他,沒有指導他該如何做、也沒有說明如何做才是對的,就連交代另有一份包裹的字句也無,彷彿那不是寄件人所準備的。
維希怔怔地看著手中拎起的白色外袍數秒,鬆開手後他轉而抬手握住一直掛在頸項上的十字墜飾。
他曾有過就這麼死皮賴臉地在此度過餘生的想法,然而這個念頭因某次酒醉的客人險些闖入內室的意外事件而中斷了。回想起多了納德這個幫手後顧客對於屋內是否還有其他人存在的疑慮,還有那些意欲一探究竟的戲言,維希驀然驚覺人來人往、隨時可能有意外發生的店家本就不適合當長久的棲身之所,且,目前的情況下被逮捕已經不只是他一個人的事了。
──已經不能再如此下去了。
自此之後維希不時思索著去留的問題,那個包裹出現後他更加難以抉擇了。選擇無視的話他仍可以心存僥倖的繼續留下,若選擇重新穿上便無法再自欺欺人──他是這麼劃分的,而即便艾莉莎沒有明說,他也明白她心裡是這麼打算的。
然而,這份苦惱卻也點醒了他,直到現在仍猶疑不定便也代表他還是無法全然捨棄;早在拆開外層包裝的那一刻他就已醒悟自己始終是在意的。
「抱歉,」
反覆思考了許多日終於決定了答案。維希先是嘆了一口氣,接著則露出一抹淺笑,沒有去看艾莉莎的表情,他的目光停在桌案上那被他弄亂的衣衫上。
「我果然還是放不下。」
維希需要帶走的物品不多,未曾離身的英靈、湯瑪斯主教給予的斗篷、臨走之時卡爾交給他的紙袋,除此之外便無其他。
等著最後一位客人離開的這段時間,維希開始盤算今後該何去何從。
當初不知該如何報答恩情,縱使知曉湯瑪斯主教不缺錢財這種身外之物,每回收到薪俸時他還是會由其中抽出大半交與湯瑪斯主教。維希沒料想到的是湯瑪斯主教不但沒有花用,甚至一筆一筆詳細的記下,通信後不久那些僥倖逃過凍結命運的金幣以資助酒店的名義輾轉送到了艾莉沙手上。
基本所需的錢財已沒有問題,歷年的累積加上湯瑪斯主教額外贊助的,估計只要省吃儉用些便能度過餘生;離開這兒之後首先得做的非尋找一個隱密且能長久停留的落腳之處莫屬,正思考有哪個城市或村落符合條件時,一件斗篷忽地自他頭頂上方落下。
「穿上。」
移開遮住視線的衣衫,只見蹲在身側的納德沒有經過主人的同意便自顧自的動手用著一些破爛的布料包覆桌上的英靈,接著又見他將已看不出原本樣貌的英靈、紙袋,連同他方才帶來的東西一股腦兒掃進用來裝垃圾的袋子之中。
「拿去。」
完全不明白現下是什麼狀況,維希一時不知該做何反應,只是愣愣地站著。直到想起他的物品全都裝在那個袋子裡頭時他才順從地伸手接下了。
下一秒,被他遺留在椅子上的斗篷忽然覆上他的身軀,還來不及多說些什麼身前之人一個抬手為他戴上了垂在背後的兜帽。
「走了。」
越過連接私人住處與店面的那扇門,走了不過兩、三步他望見敞開的大門處站著一個人,似乎是在等著他的到來。想著是該好好向她告別,維希快步地走了過去,欲出聲道別的同時一包與他手中相同的袋子驀地出現在眼前,打斷了他的話語。
「喏,拿著。」
在艾莉莎的眼神示意下維希抬手接過那名符其實的垃圾袋,不清楚她的用意為何,他只好追上那逕自轉身離開的人,亦步亦趨跟著身前的背影而行。一路上艾莉莎難得的沒有開口言語,而不知該從哪句話開啟話題的維希同樣沉默著。
片刻過後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傳入他的耳中,不用思考也知道這種時間出現在街道上的群隊會是何種人物,同時,身前之人逐漸緩下腳下的速度,顯然也注意到了。
打算提議避開時卻見艾莉莎抬手將他的帽沿壓得更低,掩去了他大半面容,亦遮住了他大半視線。而後,他瞧見她的身影朝著隊伍的方向走了過去。
維希硬著頭皮跟上,在相隔兩大步的距離處停下,他不敢大意,豎起耳朵仔細聽著他們的談話。不一會兒他認出了那個聲音,似乎是酒店的熟客之一,而兩人對談的內容說是盤問不如說是一般的話家常。
「辛苦妳了。這種事情全數交給傭人去做就是了,妳何必親自跑一趟?」
「今晚的垃圾不知怎的特別多,總不能放在店裡當蛆蟲的溫床,偶爾外出走走也不錯。」
「不過就是多了一袋,一個大男人連這點事都無法包辦,真是不重用!」
「所以他這不是不敢回嘴了?……」
聽了他們的對話維希瞬間明白了納德硬要已穿著斗篷的他再穿上他慣用的、故意把他要帶走的物品丟入用來裝垃圾的袋子,還有艾莉莎要他拿著垃圾的這些怪異行徑是怎麼一回事。
幸而今夜的月色朦朧,周遭亦沒有光線強烈的照明設備,加上為首之人只一心關注艾莉莎,根本沒看出她身後那個人並非他們口中正談論的「他」。
令人膽戰心驚的寒暄結束了,艾莉莎像個沒事的人一般繼續前行,維希也故作鎮定的跟了上去,直到確定那些巡邏的士兵已遠離他才鬆了一口氣。
垃圾離了手,認為艾莉莎外出的目的已告完成、這回該是真的要分別了,他看了她一眼,卻聽她說道:
「走吧,讓我送你一程。」
嘴上雖說著送他一程,可兩人的立場卻沒有改變,依然是由艾莉莎領路。望著那不容拒絕的背影維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著實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距離商店街愈來愈遠,維希不禁擔心她隻身回程會否遇上危險,欲勸她快些回頭的那一瞬間,感覺到周遭的氛圍與方才相比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到口的話忽地消失了,他轉而觀察起這謎樣的區域。
四周建築物的風格與他在這個城市所見的大同小異,街道旁裝飾作用的花草樹木也不是什麼奇花異卉……雖然由表面看來這地方並無特別之處,他也無法明確形容心中那份感受,可他就是能感覺這區域與朱諾其他地方的氣氛不同。
直到艾莉莎在一蔓草橫生的庭院前停下他才收回四處打量的好奇視線,正視那轉過身來面對他的人。
「這個地方應該夠隱密了。」
「這是?」
「不會看不出是荒廢的空屋吧?可以現身了。」
納德的忽然出現著實令他一愣,回過神後身上的斗篷被拿下了,而空著的那一隻手則多了另一個沉甸甸的包裹。
此時此刻維希終於完全懂了艾莉莎的意思,拔腿追上那兩道已離去的身影,心裡明白這種時後道謝才是最重要的,可他卻無法不去在意到底是為了什麼讓她願意做到這種程度。
盯著她看了數秒,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妥當,兩人之間出現了短暫的沉默。不久後他見艾莉莎了然一笑,似乎是看穿了他內心的疑問。
「不是早就說過了?因為窩藏罪犯很有趣呀。」
意料之外,卻不違她一貫的作風,得到了這個解答維希放下懸在心頭的困惑,吁了一口氣後他回以一個淺笑。
「再會。」
身前的背影抬手揮了揮,見狀維希又是一笑,待已看不清他們的身影他才轉身走回方才的位置。
看了那明顯已多年無人居住的房屋一眼,維希伸手推開矮籬笆,抬腳踏出了第一步,身形沒入那生長著及腰荒草的庭院之中。
 
 
 
《決心》完 2011.05.09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