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很奇怪。」
「嗯?」
「喏,你拿回來的蛋糕缺了一角。」
「啊,那個,在裝入盒子前就已經是那樣了。大概是那傢伙自己吃掉。」
「不,連完成後的試吃都省略了,只有他一個人的話,不可能主動品嚐。所以才說,很奇怪。」
艾莉莎一邊說著一邊用叉子挑出因缺少一角而一覽無疑的夾層中的蜜桃,拿在眼前觀賞了好一會兒,她張嘴連著叉子尖端將果肉含入嘴中。
納德放下手中的茶具,在桌案的另一邊坐定。他熟練地在兩只空杯子中斟滿茶、為兩只空的盤子添加形狀完美的蜜桃蛋糕。
「這麼說來,庭院的桌子上似乎有兩個杯子。真可憐,一個人生活久了終於出現幻覺了。心情看上去倒是挺好的。」語畢,他吃了一口蛋糕,味蕾感覺到它的味道時他忍不住皺眉,「好甜。」
她瞇起眼沉吟了片刻,像是發現了什麼新鮮事,她揚起嘴角,愉快地輕笑,「大概是有了難得的訪客。是鄰居,還是路過的學子呢,會出現在那個區域的人可不多,要碰上又更難了。」
「啊,對了,他說自下回開始想親自來取那些日常用品與甜點的材料。」
「嗯?看來真的是一個人生活太久了呀。」她拿著叉子的手一頓,咬下其上的蛋糕後卻又是一笑,「稍微有些得意忘形了。」
「我明日便去拒絕他。」
「不,就順著他的意思。那麼久沒動靜,是我也會鬆懈。況且,」
艾莉莎臉上的笑容未褪,除了感受到新奇之外,現下那微笑中還摻雜幾許期待後續發展的成分。
「這樣不是挺有趣的嗎?」


2011.07.30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