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了,在夜晚兩個人一起前往酒館。那時候不懂為何維希先生非得晚上出門不可,還以為是什麼有趣的事,硬要跟上。不過也就只有那麼一次了,之後竟然變成要我自己一個人面對艾莉莎……」
「這是……所謂遲來的抱怨?」
「我可沒說不願意。」他小聲說著,語氣中似乎含有幾分心虛。
不多時,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他愉快地一笑,握住那垂在身側的手,「記得那時候我似乎也這樣牽著維希先生的手。」
「我也想起來了,當時蘇諾你因為學院裡的怪談而害怕得睡不著覺,半夜起來找水喝才碰巧遇上我。」
「有睡著!是因為維希先生的腳步聲才又醒過來的!維希先生怎麼淨是記一些不重要的細節……」
「這麼說來確實是我的不對,當時應該再晚一點出門的,如果那一晚你沒遇見我的話,之後也不用被迫獨自面對艾莉莎了。」
聞言,他愣了愣,沉默了好半晌之後才開口回應。出乎意料之外的,最終得出的結論一反方才的抱怨,贊同了當時的後續發展。
「可是這樣的話就少了一次特殊的經驗了。所以說,幸好那天睡不著,才能發現和平常不一樣的維希先生。」
望見對方唇邊的笑容他跟著露出一個羞赧的微笑。
「啊,說到學院那個事件,我已經知道真相是如何了。傳出怪聲音的是菲亞梅塔教授曾使用過的教室,眾人都以為是她的鬼魅作祟,其實那聲音是人為的,肇事者是久芳。他先前偷溜進去的時候不小心碰著桌椅,又正巧被經過的人聽見,漸漸的就演變成那樣了。謠言果然很可怕啊……」
「嗯,可是,你怎麼能肯定不是其他的鬼魂作祟呢?」
「那,維希先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看出了對方的企圖,他得意的哼了幾聲,「我已經不是學院的學生了,嚇不到我的!」
「圖書館的……」
意識到談論的地點的轉移,他立刻大喊了幾聲打斷後頭的話,不滿的看了身旁那笑得愉快的人一眼。
他臉上的表情雖然很是不悅,手下的動作卻是用力地握緊掌中的手,身子更是往一旁靠了過去。
目的地已出現在視線範圍內,在距離那扇大門尚有幾步之遙的地方他忽然一頓,停下前進的步伐。
「對了,維希先生看得見,」
「嗯?」
「那麼當初在這個地方說我背後有……的那句話,其實不是開玩笑的……嗎?」
「那個啊……」
發現身前那人又如上回那般越過他凝視著他的後方,他緊張的嚥了一口唾沫,想著當事人還未親口認定,他心中仍帶有些許那不過是玩笑的期望。
良久,眼前那雙眼終於落在他身上,知曉就要聽見答案了他下意識屏息,數秒過後,出現在那張臉上的卻是寓意不明的微笑。
「你覺得呢?」
  
  
2011.08.01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