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熙實在太過分了!虧我一回來就想著要接牠回去,居然故意跳到讓人抱不著的地方……」
飛空艇抵達朱諾已是傍晚時分,處理完旅行歸來後的雜事時,天色已完全暗了下來。儘管如此,他沒有動過延後接回小熙的念頭,幾乎是在一空閒下來的當下便立刻拉著維希前往小熙寄宿的酒館。
以往遇上這種情況時,他是選擇留下足夠的糧食與水的方式讓牠獨自留在屋子裡;此次則因旅行的時間較長、擔心中途可能會出現什麼意外之故,於是便事前委託艾莉莎與納德照顧。
根據納德的描述,牠並無特別排斥那兒的環境,除了頭一天還未完全適應之時有在暗處裡躲著之外,借宿的那段期間基本上沒出現什麼特殊狀況──直到他倆進入客室。
想到方才屋內的情況蘇諾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視線與小熙接觸的那一瞬間,那原是悠閒躺在地毯上的貓咪忽然警戒地站起身,而當他靠近、伸手欲擁抱牠時,牠卻忽然跳了開來、奔往一旁的酒櫃,在其上居高臨下地與他相對望。
一旦讓牠奪得先機,結果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一人一貓僵持了許久,見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收回多了數條血痕的手,決定聽從旁人的建議,改日再來將牠領回。
「原來牠這麼不開心……」蘇諾又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牠是為了什麼而這樣任性,只是,這回牠堅持的程度稍微超出了預期,除了愧疚之外,他亦不禁覺得錯愕。
「以後還是減少旅行的天數與次數吧,」蘇諾喃喃說著,好一會兒後才偏頭詢問身旁那人的意見,「維希先生覺得呢?」
「嗯,是該收斂了。」
「唔,連維希先生都這麼說了,看來這回真的難辦了啊……」他懊惱地垂下頭,有氣無力的前進了兩、三步後,卻忽然又抬頭問道:「方才,如果是維希先生去抱小熙的話,牠會不會比較開心?」
「嗯……抱得下來,但牠不會比較開心。」
望著維希那沉吟過後露出的寓意深遠的笑容,本就煩惱的他更是摸不著頭緒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充斥在蘇諾周遭的,幾乎已化為一種壓迫的困惑、不解,他淡淡一笑,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安撫小小姐的工作非蘇諾你不可。」
聞言,蘇諾只覺腦中的問題數量又增加了。見維希全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他很快便放棄思考,嘆了第三口氣。
與之前單純僅包含無奈意義的嘆息不同,這一回多了認清事實與知曉使命的決心。
他一臉認真地點了點頭,「嗯,總之,明日再去一趟吧!」
 
 
2011.08.04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