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愛麗莎
 
 
她想不起自己是如何出現在這個地方。
跪坐在那一片透明的牆面前,略微仰頭,迎著透進室內的日光。
過往的記憶她仍是有的,那個地方昏暗而又陰冷,隨時都有陌生人干擾、冒險者闖入,整日保持警戒是必須的,失去意識便代表著生命的終結。
她曾有過一次那樣的經驗。
「艾莉莎,」
低沉的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她下意識轉過頭,雙眼中的景象由室外嫩葉上的露珠變成室內坐在沙發上的人。
「妳慢慢來,我先去準備開店。」
出聲的人喝完最後一口茶後便離開了,背影消失之時眼中的視線僅餘下一人,她怔怔地望著椅上那垂著眼瞼的人,知曉自己又誤會了。
她曾有過一次那樣的經驗。
四肢無法動彈、腦內意識逐漸模糊,察覺這便是所謂的終結的下一秒,她登時陷入黑暗之中。
她以為那便是終結,以至於再度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她只能露出一臉呆愣的表情面對眼前圍觀的群眾。
她還記得出現在這個地方時的事。
吧檯前的那些人們的臉上有驚奇、有困惑,更多的是不可思議,豐富生動的面容不亞於她的呆愣。
正當無措之際,她感覺有一隻手搭上她的肩膀,而後她聽見耳邊有個聲音這麼說道:
「女僕愛麗莎,如何?」
緊接著而來的自然是一連串不敢置信的疑問,在這一點上她與他們相同。
她知曉,也曾親眼見過,只要予以適當的誘因,人類確實能馴服魔物,當成寵物來飼養;她不懂的是在沒有媒介亦無契約的情況下,她是如何離開先前的處所。
喧鬧結束於一聲輕蔑的哼笑,將她帶回的人沒有意願說明,此項疑問的解答跟著那她怎樣都想不起的、銜接過往與現在的段落一同遺失,至今依然無解。
「愛麗莎,」
她一愣,數秒過後才站起身,走向聲音來源。
「店裡的事,今天也交給妳了。」
她沒有想過要離開這明亮且和煦的地方。
那時,見了那些客人後她便被帶往一間擁有一整個透明牆面的客室,坐在她身前的人坦率地告知將她帶回的用意,而那個目的在成功堵上外頭那些客人們的嘴那一刻便已宣告完成。
因此,選擇去留之時,不知該何去何從的她自願留了下來,服侍身前那有著一頭粉紅色長髮的人。
透過珠簾的間隙望向店內的狀況,她走了出去,禮貌地朝著身旁的男子頷首,而後她步向大門邊,暗暗深吸一口氣後才打開大門,迎接今日第一組客人。
她還是有些不習慣。
不只是工作內容與預期的清理環境整潔、負責生活起居相差甚多,令她心裡有障礙的主要原因是得面對人類這一點。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決定要效忠的對象、同樣住在一個屋簷下那個一同共事的人,還有偶爾會在傍晚出現的兩位訪客之外,面對其他人類她心裡還是有所防備。
與客人們接觸時她總是戰戰兢兢的,尤其那些非普通居民裝扮的冒險者,雖然明白自己的身分已不同於以往,她仍是無法完全放下戒心。
只有在回到吧檯之後、熟悉的人身旁,她才會把握短暫的喘息時間,稍稍安下心。
「小愛!」
「愛麗莎!」
而在店內幫忙的時間中,最令她緊張的莫過於客人的呼喚。
她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名字與店主的讀起來極為相似,故在稱呼上她選擇略過名字,直接喚那人為「主人」。
除了她的主人之外,大多數人會稱呼她為「小愛」,她亦會用這個暱稱介紹自己,店裡的常客沒有一個不知曉這個區分的方法;可指名的叫喚卻往往出自於那些常客之口,且,她愈是在意、愈是冷漠無視,反而愈是故意。
她知道他們並無惡意,然而也因為如此她更是不知該如何應付。
她緩緩呼出一口氣。
跪坐在透明牆面前,略微仰頭,目光落在室外那染上一層月華的庭院。
「愛麗莎,」
她回過頭,看向那低著頭正專心閱覽表單的人。不一會兒她聽見她的主人說道:
「那些東西快枯死了。」
她想了許久才明白那句話欲表達什麼,下一秒,她快速站起身,拉開門扉,矮下身換上室外的鞋子,蹦跳地沿著小徑走向庭院中央,仰望頂頭的星空。
她揮動手上的器皿,踩著輕快的步伐緩緩前進。
雖然她尚未找到應對那些人類的方法,
──她想起那些常客,忍不住皺眉。
雖然她的主人的脾氣古怪,
──她想起那些總是令她不明所以的言行,抬首偷覷了仍坐在沙發上撐著頭、閱覽表單的人一眼。
雖然共處一室的那兩位之間的關係有些微妙,
──她眼中的畫面由一人增加為兩人,察覺自己的注視已被發現,她立刻別開視線。
雖然偶爾還是會產生些許不愉快、雖然仍有不適應的事、雖然並非一切都能隨心所欲……
雖然,依然想不起遺失的片段,
她站在庭院中央,張開雙臂,置身沁涼的夜色之下,緊繃的情緒稍緩,她的唇間流出歡愉的旋律,打破夜晚的寂靜。
──但是,她不討厭這個地方。
 
 
2011.09.1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