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響後,蘇諾立刻轉過身,抬手拿下覆在維希右眼上的眼罩,「這個,其實也沒有那麼必要吧?說什麼怕嚇到其他人,疤痕又不明顯,不這麼靠近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戴了不過額外增加維希先生的魅力罷了!」
「還有,說過多少次了,外出時別一直這麼笑著,很引人注目的啊!」蘇諾捧著維希的臉頰,神情嚴肅地說道。
數秒過後,他聽見一聲刻意而又了然的輕笑,
「這就是蘇諾你掙扎要不要出門的原因?」
望見維希面上那加深的笑意,他驀地覺得不妙,率先別開視線。
「才、才不是!是因為知道這種時候商店街人會很多,到處都得排隊,去了也只是浪費時間,不如不出門!」
「可是,根據我對蘇諾這個人的認識,他不是個會為了這種理由就放棄甜食的人。」
聞言,蘇諾登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感覺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是,他選擇保持沉默,殊不知此舉已然等同默認。
「原來在蘇諾的心中我比甜點還要重要啊!新發現呢。」
「本來就是!我可以把甜點切一半分給別人,但是我可沒辦法和其他人一起分享維希先生!一個微笑都不行!」聽見那像是頭一次發現此項事實的語調,蘇諾忍不住仰頭辯駁。
他的目光再度與維希的對上,怔怔地望著那含笑的眼眸出神,面上困窘的神色漸緩;不久後,稍早之前的事忽然浮現腦海,他猶豫了片刻,歉然道:
「方才,在外頭的時候,我不是因為維希先生的微笑,也不是因為其他人都盯著維希先生而不開心……嗯、我承認、只有一點點……不過,真正讓我鬱悶的,是察覺自己竟一直抱持著這種自私心態……又說謊了……」
「嗯。」
維希淡淡應了一聲,依然只是面帶微笑的望著他,沒有對他的行為、想法多作評論。
半晌,維希抬手揉了揉眼前那因沮喪而垂下的頭顱,那隻手沿著臉龐向下,指腹停留在嘴角上尚未擦淨的黏膩,笑道:
「明日,再去一次吧?」

2011.07.05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