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羊闔著眼靜靜地躺在床上。
他在稍早之前便已清醒,但隨之而來的痠疼與疲倦卻令他無法馬上進行下一個動作,就這麼躺了好一會兒,直到感覺體力稍稍恢復後他才睜開眼,撐起身子離開床鋪。
桌上的懷錶告知了綿羊現下的時間,看著指針指著的數字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若是在平常時後他絕不會允許自己在這個時間才起床。
抬手拿過一旁的項鍊,他緩緩地朝置衣間走去。銀鍊重新環住頸項,空下的手轉而褪下睡時所穿的上衣。
赤裸的上身除了猙獰的傷疤尚有其他痕跡,吸吮的、嚙咬的,一點又一點的青紫與殷紅幾乎佈滿傷口間難得完好的肌膚。
望著穿衣鏡映出的模樣綿羊尷尬地垂下眼簾,而在瞥見那沿著腰腹消失在褲頭之下的紅痕時,他別開頭、轉過身,不再面對眼前的鏡子。
 
彎身拾起地上的書本與毯子,綿羊遲疑了好一陣才將散亂的毯子折疊整齊,放在椅子上。
撫平書頁的折痕,憑著印象翻至上回停下的段落,他喝了一口仍冒著白煙的熱茶,低頭望向那一行又一行、排得密密麻麻的字句。
半晌,發現目前的腦袋根本無法順利消化那些文句,他困倦地揉著眼,將上半身的重量交給背後的椅子。
綿羊眨了眨眼,眼角的餘光正巧落在一旁那空著卻沒有歸位的椅子上。
忽然出現的手臂打斷了他的閱讀,身旁的人挨得極近,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他頰邊的髮絲。他隱約知曉那代表什麼,當他略微偏頭時,呼在臉上的氣息更加靠近了。
相貼而後分離,整個過程所費的時間不到十秒。
他有些意外。以往卡爾總是非得待到他喘不過氣才願意離去,這麼單純的親吻實在少見,以至於在那一吻之後他只是呆愣地看著眼前這個人,不知該如何回應。
而當他終於反應過來時,他的人已被卡爾抱起,肩上的毯子與在腿上的書籍隨著他們的起身而掉落在地。
與眼前那將他放下後便一語不發、一直沒有下一個動作的人對望了許久,發現卡爾的臉上始終沒有笑容,他下意識伸出手,撫上那垂著的嘴角。
綿羊緩緩睜開眼,怔怔地盯著眼前那些染上一層橘紅的物品,神智稍微恢復後他才意識到自己方才又睡著了。
如此天色早已過了他平常出門的時間,他懊惱地站起身,身體離開不過一吋肩上一股強硬的力道又將他按回原位。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欲外出迎接的人已經回來了,此刻正坐在案邊俯首盯著他瞧。
「卡爾,」綿羊淡淡一笑,「今日比較早?」
「嗯。」
不冷不熱的單音,在應了那一聲後便沒再言語;目光卻始終停留在他身上沒有移開,眉間的皺褶也如同昨夜睡前那般依然存在。
見狀,綿羊坐直身子,指腹覆上那蹙起的眉。
早在昨晚他就想這麼做了,可惜當時太過疲累,伸出的手還未碰到卡爾便失去意識;現在終於如願,他輕輕撫摸著,希望藉此撫平那皺起的紋路。
「小羊又在邀請我了。」卡爾抬手止住他的動作,臉頰順勢貼上那溫暖的手背,而後張嘴在其上咬了一口。
被握著的手微微一僵,雖然不怎麼疼痛,手背仍是因此而出現了一道淺淺的齒痕。
在此之後又是一陣靜默,綿羊困惑地看著又好一會兒沒後續動作的卡爾,主動問道:「邀請什麼?」
「就是這個表情,」
仍然不懂其中的關聯,他不解地偏頭,等著更深入的解釋。
「昨天也是,小羊這樣子看起來就好像在問我『就這樣?然後呢?為什麼不繼續?』,明明前一天、再前一天都……」卡爾矮下身,平視坐著的綿羊,一面說著一面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我從來就不是個會克制私欲的人啊。」
綿羊愣愣地望著在他的眼角留下一抹溫度後便離開的卡爾,意識到現下的狀態的同時他忽然想起方才聽見的那番話,他一怔,困窘地垂下眼簾、別開視線。
過了許久他才想到應該要說些什麼來反駁那些言論,正思索著該如何做才不至於再度陷入窘境,一個突然拋出的問句打斷了他的思緒:
「怎麼還停在昨天那一頁?」
順著卡爾的目光看向腿上的書本,綿羊遲疑了一下才說道:「準備要讀的時後不小心睡著了,所以才沒進度。」
「也還沒用餐?」
「醒來時不覺得餓。」綿羊聞言又是一頓,他斟酌著用詞避重就輕的回道;發現蹲在身側的卡爾似乎不甚滿意,他趕緊補充:「況且也已經過了午餐時間,乾脆等卡爾回來再一起吃晚餐。」
「也就是說小羊這幾日都只吃一餐。」
沒料到後頭的話竟會被看出其他端倪,綿羊啞然無言,尷尬地低下頭,雙眼卻正好對上那責備的注視。
「你太瘦了。」
手腕再度被握住,面對蹙著眉的卡爾他只是吶吶說著:「大概是之前受傷時昏睡了好一段時日的關係……」
「所以才更需要好好進食補充營養。」
只一句話便堵得綿羊說不出話來,卡爾更進一步伸手撫摸他身側的肋骨,「這裡都是骨頭,每次抱著都覺得不舒服。我很困擾。」
綿羊承認自己現在的身體與之前相比確實是瘦了些,但聽著那彷彿他只剩皮包骨的發言他忽然覺得不能再繼續沉默下去,「卡爾說得太誇張了……」
「是嗎?」聽者卻只是淡淡反問,明顯不以為然。
面對著這樣的卡爾,綿羊不禁覺得有些苦惱。
「卡爾,」良久,他主動搭上他的手,「我答應你,以後一定會按時用餐。」
「真的?」
「嗯,真的。」
「那麼,走吧。」
掌心再次落入卡爾的掌握,綿羊滿臉困惑的俯首望著已然起身、臉色亦已恢復平常樣態的卡爾。
「出門吃大餐。小羊不是說要等到我回來才願意吃晚餐?」
那回應確實解答了他的疑惑,但後頭的問句聽起來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一時之間想不出個所以然,身前的人也沒留給他太多時間思考,他猶豫了片刻,決定暫且擱置心中的疑問,先面對眼前的催促。
綿羊闔上書本,握住卡爾的手順著他的動作站起身,離開坐了一下午的位置。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