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支著額,視線落在那張垂著眼的面容上。良久,平靜的水面泛起一陣漣漪,發現對面的人動了動、似乎想起身離開,水面下的腳略微向前,踩住一旁的腳背。
「還是這麼瘦,」
一直默不作聲的卡爾淡淡地說了句,目光跟著綿羊垂頭的動作向下,再次將那沒有一絲贅肉的身子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而後,他傾身握住搭在膝上的手,順勢捏了捏綿羊的手腕,皺眉道:
「怎麼都養不胖。」
相同的句子、類似的檢視動作卡爾每隔幾日就會說上、做上一次,每回回應他的都是尷尬、困窘的無言的笑,今次卻不同以往,
彷彿想到什麼有趣的事,綿羊開心地笑著問道:「卡爾時常這麼問,是打算等我胖了之後把我給吃了嗎?」
「對,誰教你是小羊。」
「啊,那以後可得拿其他東西讓卡爾檢查才行……雞骨頭嗎?」
「可惜我不是瞎子。也還摸得出你有幾兩肉。」
早就猜到綿羊聯想到什麼,卡爾手下刻意加重力道,嘴上卻很是配合地順著綿羊的玩笑回應。
玩笑話結束後卡爾沉默了好半晌,指腹輕輕揉著那被他捏得泛紅的肌膚,他望著綿羊仍然愉快地笑著的面容,提了不久前才下的決定:「既然吃什麼都一樣,明晚開始就不要特地外出用餐了。」
「……一開始不是因為怕麻煩才決定晚餐要在外面解決?」
一直注視著綿羊的他自然沒有錯過那一瞬間的停頓,當然也察覺到了現下這笑容參雜了些許的不自然,儘管如此,卡爾不打算退步,
「比起麻煩什麼的,我更不想其他人干擾我和你獨處的時間。」
為了避免其他人打擾,當初在選擇地點時卡爾特地避開平常的生活圈,帶著綿羊前往其他城市用餐。
然而,事與願違。
現實是不論走到哪個城市總是能碰上以往曾有過來往的人,自入席至離去,大半的時間幾乎都花在應付那些人上,一餐下來與他們的交流遠比與綿羊的還多。身為受注目的當事人,卡爾不勝其擾。
「看著我和其他人有說有笑你都無所謂?」卡爾頓了頓,垂下眼又道:「還是說,小羊不想吃我作的料理?」
「當然不是,只是,這樣太勞煩卡爾了……」
分不清開頭的回應究竟是針對前面的問句還是後面的,但隨後補上的解釋反而正中卡爾下懷,
「如果是擔心我太辛苦,那採買食材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反正,小羊和城裡那些商人已經有一定的交情了吧。」
橫豎都會遇上相識的人,前陣子他們決定不再特意奔波,在中央的水池碰面後便直接留在普隆德拉解決晚餐之事。
情況確實如預期的一般沒有改變,但兩人扮演的角色卻和之前的不同了。
興許是白日特定在教堂出沒、行蹤固定,從來都是中心人物的卡爾在這個城市反而非稀奇的存在,即便遇到相識的人對方也不會特地上前寒暄;然而,一直以來都被當不存在的綿羊在普隆德拉卻成為了路人攀談的對象。
前來搭訕的大多是綿羊曾幫助過的人,談話內容不外乎是感激當時的協助;依照綿羊那樂於助人的習性,在普隆德拉遇上這些人他並不意外。
真正令他在意的是那少數幾個在城內固定位置擺攤的商人。
「我可不是瞎子。」無視那低聲說著只到了會互相打招呼的程度而已的解釋,卡爾不悅地哼了一聲。
當初在決定讓綿羊外出時,一方面是為了他的身體狀況,一方面則是出於私心,不願他在外頭待太久的卡爾曾再三告誡不許提早出門;之後,察覺綿羊始終未曾讓他等過、每日傍晚到達約定的地點首先入眼的總是那等待的身影,他便猜到綿羊並不盡然聽從他的囑咐。
不用想也知道綿羊是利用哪段時間與那些人的交流,要讓每日客流量龐大的商人記住肯定不是一時半刻的事,只是,從前沒有說什麼,現在也不好阻止了。
但,對於餐餐被打擾被這件事卡爾確實也已經到了臨界點了。
「就這麼決定了。」
「卡爾真的不覺得麻煩?」
對於那單方面的決定,綿羊絲毫沒有反駁,亦無提出異議,僅是再次詢問他的意見。對此,卡爾以一句囑咐做為回應:
「記得準備料理的材料。」
「嗯,我會記得。」
靜靜地望著那真誠的笑容許久,直到聽見綿羊發出困惑的單音卡爾才結束凝視,抬手覆上那仍舊帶笑的臉頰。
「手指都變皺了。」
經綿羊提醒他才注意到兩人已在水中浸泡了好一段時間,不僅手指起了變化,就連溫熱的水也失了溫度;也是因為那句提醒,他發現另一件不尋常的事情。
「小羊今天好反常,」
起身跨出那已涼了的水,見綿羊還愣著,他彎下身,伸手扶著他的手肘一把將他拉起,待綿羊完全站穩後便順勢帶著他離開濕漉的空間,
「平常總是會在我進來之前就離開的。」
儘管裸裎相見的次數已多到不可數,但綿羊對於一同沐浴這件事似乎還是感到難為情。當他準備踏入時,先他一步的綿羊便衣裝整齊地步出,每一日都是如此,時機恰巧得彷彿經過計算似的。
「你特地待在裡頭等我進去?」
「剛才在想一些事,所以沒注意到時間。」
瞥了身旁那正背對著他擦拭身體的人一眼,那回答雖迴避了方才的調侃,卻間接證實了他的猜測,分心地想著往後要變更沐浴的時間,卡爾隨口問道:「想什麼?」
「這幾日晚餐因為我的關係讓卡爾你不是很高興,在想要向卡爾道歉。」
聽見這些話卡爾著實感到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比起顧及他的心情綿羊更想與那些人交流。
「那種事你不是每天都在做?聽得好膩。」
「抱歉……」
「又來了。」
「對不……」
事情在方才大抵算是解決,明日起便不會再遇上相同的事,總的來說他已不怎麼介懷;只是一想到歉然的笑容之後若是又有人搭訕綿羊依然會選擇轉身面對,他仍然覺得有些不快,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察覺綿羊自那句未完的道歉後便沒再言語,卡爾偏頭看向那也已著裝完畢卻動也不動的背影,欲出聲叫喚時,那道身影卻先有了反應,
「卡爾,請原諒我。」
面對眼前那過分認真的神情,意識到綿羊竟將那隨口的埋怨放在心上、方才的沉默為的只是想出一句不同往常的道歉,他感覺心中尚存的疙瘩消失了,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
同時,玩興大起。
「親我一個就原諒你。」卡爾向前踏了一步,臉湊近綿羊的,意圖十分明顯。
毫無意外的,那雙湛藍的眼透出一絲為難。依照過往的經驗,綿羊雖不會出言拒絕,卻會以其他方式迴避此種境況,猜想著這次會是何種反應時,他發現身前的人向後退開了些。
而後,他看見綿羊執起他的手,彎腰、低頭,手背隨之感受到溫熱的氣息,與一陣柔軟的碰觸。
「真是,犯規啊。」
卡爾專注地看著這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舉動,沒有錯過任何一個畫面。握住指尖猶存的溫度,那雙再度看向他的眼眸中,除了為難之外,又參雜了些許困窘,
「沒有過關嗎?」
再次邁步填補兩人之間的距離,感受著頰上的呼吸,卡爾唇邊的笑容更深了,
「嗯,原諒你。」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