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似幻
 
 
「為什麼小熙會在維希先生的床上!」
他的貓向來與維希較為親近,這一點他是知道的,比起他的大腿牠更喜歡在維希腿上休憩的這一點,他也是知道的。
他不明白的是,明明已經那麼多年沒見,在小熙心中維希應該已是陌生的存在,加上今日下午那個「初次見面」的人還侵犯了牠柔軟的腹部,照理來說小熙該是要躲著這位無禮的陌生人,為何牠現下反而是伸長身軀,毫不排斥的躺臥在維希身旁?
一踏入房內便看見一人一貓和平相處的景象,蘇諾快步奔至他們身旁,由小熙占據床位正中央而維希只能側躺著的情形判斷,定是小熙先霸占著不走,而不是牠主動親近維希。
儘管如此,蘇諾還是覺得不甘心。
他捏了捏小熙的腳掌、摸了摸牠的皮毛,極盡可能的騷擾著。不久後小熙抬頭看了他一眼,同時將伸在外頭的四條腿藏回自己身下,調整好姿勢後便重新閉上眼,沒有因他的舉動而離去。
蘇諾挫敗的垂下頭,不敢相信這些年來每日都睡在他身旁的貓不過是被餵食了一餐就這麼倒戈、拋棄他這個主人了。
「我也要跟小熙一起睡。」不想看他倆如此要好,蘇諾說著,往剩餘的空位躺下。
頭沾上枕頭的那一刻他便後悔了。
在相隔不過一個手掌長短之處,維希正看著他;他已經很久、很久未曾這樣與維希面對面,距離如此之近,甚至能清楚感覺到彼此呼出的氣息。
稍早之前他在維希面前哭了,為了安慰,維希抱著他、拍著他的背、為他拭去臉上的淚水。當時他的行為比現在丟臉,維希的那些舉動不論哪一個也都比現下這親暱,然而說不上為什麼,他卻覺得此刻的情境更令人尷尬、難為情。
蘇諾一臉無措,尚未想好該如何應對,夾在他們之間那方才不論他怎麼騷擾都不動如山的貓突然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後便躍過他,下了床。
「怎麼我來了之後反而跑走了,就那麼不想和我睡嗎……」
「跳到你的床上了。」
「跑去那裡做什麼?睡覺嗎?」
側躺著的蘇諾無法看見背後的情況,剩餘的空間不多,翻身的話肯定會碰撞到另一個人,他不敢輕舉妄動。發現維希的角度正巧能望見他的床位,他直接向他詢問小熙的動態。
「坐得直挺挺的,」維希略微搖頭,轉述他的觀察所見:「正在瞪你。」
「那、那我回去陪小熙了。」
尚不知該如何面對維希,他也沒忘記自己躺在這張床上的原因,正好有離開的理由,蘇諾說著便要起身,一旁的人卻先一步阻止他的動作。
「蘇諾不想跟我一起睡?」
沒料到會被這麼問,蘇諾愣住了,一時忘了言語。
「你和小小姐已經同床共眠那麼久了,一晚沒陪著牠不會介意。還是說蘇諾連撥一天給我也不願意?」
「不、只是……」
「啊,小小姐趴下來了,似乎準備要睡了。」
小熙的行為所代表的涵義他不盡然全都明白,但小熙的耐心十分有限這一點他是領教過的,在等不著他的情況下牠確實有可能轉頭先睡,依照以往的經驗,即便現在再去安撫牠也不會理睬;聽維希追加的報告,想到自己又要被討厭了,他沮喪的嘆了一口氣。
「如何?」
「我、我去拿被子。」
維希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蘇諾這才意識到維希仍在等待他的回覆,也才想起最初並非真的打算睡在這,自然沒有將自己的棉被一同帶過來。
語畢,他看見身前之人搖了搖頭,而後抬手掀起身上的被子,將那擁有和他相同溫度的布料覆上他的身軀。
「晚安。」
蘇諾愣愣地由著對方動作,過了許久才按著留有餘溫的額頭吶吶地向維希道晚安。
這一天有大半時間都在飛空艇中度過,回到朱諾後也無暇好好休息,當蘇諾完全回過神時維希已閉上眼、沉沉睡去。
凝視著這已許久未見的景象好一會兒,想起方才那不像是維希會說的問句,蘇諾默默在心裡複述回神後第一個浮現的詞句──
怎麼可能會不想。
他每一天都在期盼他的歸來、期盼一踏入屋內就能見到他的身影,每一個夜晚都期盼著他的陪伴、期盼能像過去那樣擁著他入眠。
現在,那個日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問他是否不願與他同床,溫柔地為他覆上被子,笑著向他說了晚安,安穩地睡在他身旁。
好似作夢一樣。
他伸出手,在快要碰觸到時又縮了回來,最後他就只是這麼躺著,靜靜的看著那張睡臉,捨不得闔上眼。
 
蘇諾眨了眨眼,滿室的日光告知他現下已是早晨。感覺到胸口是暖的,揉著惺忪睡眼的手一頓,幾秒後才意識過來那是小熙的體溫。
視線恢復清明後他下意識向前望去,床的另一邊和往常相同,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他愣愣地看了許久,而後伸出手,摸著那沒有溫度的空位。
只是作夢……嗎。
類似的事情以往不是沒有過,他幾乎已要習慣了,當然也知道該如何調適那忽然湧上的情緒。
儘管人已經清醒、隱約感覺自己睡晚了,但他並不急著起身,維持相同的姿勢多躺了好一會兒。
「蘇諾,該起來了。」
就在心理建設快要完成之時,他聽見有個人這麼說。
蘇諾霍然撐起身子,顧不得被他驚醒的貓,他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只見維希就坐在枕頭邊的空位,因他突然的動作而停在半空中的手轉而整理起他凌亂的衣衫,似乎不懂他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那落在他身上的視線流露出一絲困惑,再度出聲詢問是否有何不適。
蘇諾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吃著已成為早午餐的早餐,期間他多次抬眼偷覷對面的維希,和過去一樣,即便已先吃飽了,自他開始用餐起維希仍會坐在面前陪著他,察覺他正盯著看時會露出詢問的笑容的這一點也和過去一樣。
然而,與昨日相比卻又好像有哪裡不同了。
他放下叉子,喝了一口牛奶,猶豫了許久才怯怯地將手往前伸,握住維希的手指。
「變回平常的維希先生了。」
明白蘇諾指的是什麼,維希歉然一笑,「抱歉,」
搭乘飛空艇時維希一直在思考該如何面對蘇諾,想著以一個伴侶而言自己似乎太過冷淡,他決定稍微改變對待蘇諾的態度。
今早醒來發現入睡後總會下意識抱著他的人一反常態的僵著身子,加上昨日相處時蘇諾那不似往常自然的反應、還有那偶爾流露出的無所適從的模樣,維希知道他的舉動造成反效果了。
「昨天好像嚇到你了。」
蘇諾確實是被嚇到了。
那比記憶中更加主動的言行從來都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與那樣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相處,他整日都忐忑得分不清現實與虛幻,深怕一轉眼眼前美好的景象便會消失不見。
手中的溫度告知他身前這人並非幻影,那句道歉間接證實了昨日的一切確實發生過;想起維希那些不同以往的舉止,他此刻卻不禁有些懊悔當時只是一心擔心害怕,沒能好好把握。
「……積極一點的維希先生我也很喜歡。」
「是嗎。」垂著頭的蘇諾微微頷首,弧度雖不大,維希仍是看見了,「我以後會試著,主動一些。」
「啊,不過也不用太積極。」
一抬頭便對上維希的視線,他無措地揮著原本遮著臉的那隻手,急忙說明自己的反覆,「那個、維希先生也知道的,夢裡的人的個性都會和現實中不太一樣……如果忽然變得太多的話我會搞混,以為是在作夢……」
蘇諾說著說著忽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在旁人看來可能有些愚蠢,解釋完畢後他尷尬地笑了笑,當維希出聲詢問昨日的迷惘是否因此而生時,他遲疑了一下才難為情地點頭承認。
下一秒,他聽見一聲嘆息,搭在手指上的手反被握住。
「現在呢?還覺得是在作夢?」
稍早之前維希那句要他起身漱洗的提醒同時也將他自惶恐不安的狀態中喚醒,而在碰觸到維希的指尖時他便已完全認清現實、明白一切都是他這個庸人在自尋煩惱。
「光是這樣碰著也沒有消失這一點就比夢境好上太多太多了。」蘇諾搖了搖頭,手下的力道卻不自覺加重了些。
察覺維希的臉色稍微舒緩、不再皺著眉,他思量了一會兒,決定進一步說出自己的心情,「不過、看見和印象中不一樣的維希先生,而且出發點是為了我……我很意外。」
「我一直都願意為了你改變。」
得到的回覆過於出乎意料,加上維希的語氣明顯透出幾許無奈,他一時竟愣住了。
「看來會讓你意外的事還很多呢。」
「咦?」
「那麼,現在,蘇諾希望我怎麼對你?」
蘇諾愣愣地望著那張掛上微笑的面容,遲緩地想著該如何回答,腦中已建構一半的回覆卻在維希俯首將額頭貼上他的之時逐漸消失散去。
詢問的單音傳入耳中時他稍微回神,然而在連維希方才問些什麼也已記不得的情況下,他只能無措地握緊手中的溫度、無意識地回以一個無意義的單音。
飄飄然的感覺比昨日更加強烈,之後發生的一切亦開始變得模模糊糊的、無法記得真切,唯一清楚的只剩自己此刻正處於現實,非是在夢境之中。
 
 
〈似幻〉完 2013.09.03


留言

  1. ㄉㄌ | -

    維希GJ!!><蘇諾好像笨笨的小動物XD

    ( 18:54 )

  2. chentu | -

    > ㄉㄌ

    謝謝
    蘇諾平時很正常的,只有遇上維希才會變那樣XD
    (照理說他的智力是比維希高的...XD")

    ( 23:06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