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溫
 
 
「這傷是怎麼來的?」
「下午的時候不小心被貓咬到的,沒什麼大礙,不用擔心。」
「哪來的貓?」
「區公所附近最近來了一隻貓。對了,卡爾,方才我一直在想,那隻貓呀……」
「小羊該不會從剛才到現在都在想著那隻貓的事吧?都這種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思想其他的。」
「……唔……」
「都怪我不好、沒能讓你盡興,你才會有餘裕分心;從現在起我會盡力讓小羊你只想著我一人。」
 
綿羊下意識地看了手背一眼,原先被尖銳的牙齒咬出的痕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類的齒痕。
相同的紋路也出現在頸項上,綿羊抬手覆上那些紅痕,當指尖碰觸到後頸的肌膚時,昨夜卡爾在背後親吻著他的片段忽地躍上腦海,儘管看不見,憑著方才憶起的感覺,他猜那裡大概也有被吸吮出的印子。
從前他沒想過要去注意,直到發現有些行人的視線會不時飄向他的頸項他才逐漸意識到那也許會造成同行的卡爾的困擾,後來他便懂了在外出前要先檢查、藏住那引人遐想的紅痕。
卡爾在為他清理身體時雖有特別交代今日無須到中央的水池等待,明白那代表卡爾得執行教堂外的任務、回來的時間不像平常固定,然而已經習慣這項例行公事的他仍想進城走走。
綿羊懊惱地望著鏡中的倒影,僅用一塊貼布肯定無法完全遮蔽,現下也還不到使用圍巾或羊毛領巾的季節,思考了許久仍想不出其他方法,最終,他垂下掩著頸項的手,打消了外出的念頭。
猶記得在第一次使用貼布遮掩、卡爾當晚親自將它撕下之後,卡爾便未曾在顯眼的地方留下如此露骨的痕跡。想知道是什麼讓卡爾忽然又重拾以往的習性,綿羊認真地回想著昨夜的狀況,不久後,他發現似乎是在提到貓時起,卡爾的態度就變得不一樣了。
綿羊連帶想起了卡爾瞇起眼凝視著他的那一瞬間,他腦中掠過了另一雙在心情不悅時也會那樣看著他的綠色眸子。
他有些忘了卡爾之後有無繼續追問貓的事情,也記不得在無暇分心思考其他事之際自己是否有接著對卡爾說──
那隻貓呀,很像卡爾你。
儘管卡爾當初特別吩咐過不許提早出門,他也曾答應他開出的條件,然而想著不該讓整日忙碌的人在離開教堂後還得費心等他,綿羊還是決定瞞著卡爾提前入城。
踏入普隆德拉後他習慣先到大街上走走,若還有時間他則會坐在區公所附近供人休憩的長椅上,靜靜地望著來來去去的冒險者、等待約定的時間到來。
初次見到那隻貓時賣花的少女正在教導他如何編織花冠,他好奇地望著不遠處那被女孩子們包圍的生物,透過少女的解說他明白了那是前陣子才忽然出現在這個區域的貓,先前都只在上午出沒,這是牠首次在傍晚時分出來遊走。
第一次與那隻貓有所接觸是在他自椅子上離開、準備前往中央的水池之時,在他跨出第一步後,原先坐著的貓忽然站起身、徑直地朝他走了過來。
之後,那隻貓便時常跳到他身上,枕著他的腿休憩。
相處的過程中,望著那隻貓表現出的某些行為,綿羊不時會有似乎在哪裡也曾見過類似的舉動的感覺,尤其是在與那雙碧綠的眸子對望時,那樣的感覺會變得更加強烈。
意識到這一點後綿羊開始認真地思索為何會浮現那樣的念頭,直到昨日,他終於明白那股熟悉感源自何處。
 
思緒自書上的文字轉向方在身旁坐下的人,視線接觸到那雙凝視著他的眼眸時,那人忽地湊了上來,隨後,一陣濕軟的觸感滑過他的嘴唇。
「咖啡。」
幾秒後才反應過來卡爾說的是在他嘴上嘗到的味道,綿羊愣愣地點了點頭,「剛才喝了一點。」
發現卡爾的髮絲似乎沾過水,身上穿的也不是神官的衣袍,綿羊這才遲頓地意識到他已沐浴過,那也代表著卡爾已經回來有一陣子了。
他望向正前方不遠處那扇門,照理來說卡爾回來後應該會自那裡經過,也因為如此當時他才沒將門關上,然而他卻完全沒有卡爾路過的印象,也沒有方才有聽見腳步聲的記憶。
「該睡了。」
回過神後他聽見卡爾如此說道。
興許是方才喝了有助提神的咖啡的關係,他還不覺得睏,加上再一點時間便可將手中這本書看完,綿羊遲疑了幾秒,語氣中含有些許詢問:
「只剩幾頁而已……」
心裡亦知曉現下確實已經超過平常人睡覺的時間,若卡爾不答應他也不會繼續堅持;意料之外的,卡爾沒有出言反對,僅是蹙眉看著他,不久後他聽見他嘆了一口氣。
得到了卡爾的默許,綿羊重新將心思放回手中那未完的故事上。
在讀完最後幾行字準備翻頁時,對方的手卻忽然伸了過來,按住了已翻了一半的書頁。
綿羊一愣,偏頭看向緊挨著他的人,發現卡爾的視線是落在書本上,猜想他大概是也在閱讀才會阻止他翻頁,綿羊沒有多說什麼,收回目光後便有耐心地等著。
相同的行為不只發生那麼一次,除此之外,若換作是卡爾看得快了他還會提前翻起書頁,使得他必須偏著頭、或是等到卡爾鬆手才能繼續閱讀。
那近似干擾的舉動無疑地打亂了他的閱讀速度,待到綿羊將整本書看完時早已過了原先推估該結束的時間。
匆匆闔上書本,感覺到那顆頭顱依然靠著他的肩膀,完全沒有要起身的打算,他不解地喚了一聲卡爾的名字,等了半晌仍沒得到回應,綿羊這才發現身旁之人已經睡著了。
也了解了原來最後幾頁會讀得特別順利並非是因為他們閱讀文字的速度在無形中漸漸合拍。
他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就著被倚靠的姿勢望著雙眼所能看見的卡爾。猶豫是否該喚醒這人的期間,他有些分心的注意到自己的視線正落在不久前忽地按住書頁的那隻手上。
那個動作讓他想起了他在幫忙賣花的少女編織花冠時,那隻貓也會突然地伸出腳掌拍打他手中的花朵。
這樣的念頭一出現後,他連帶想到今晚方與卡爾見面之時卡爾猛然湊近的舉動,那也讓他想起了那隻貓偶爾也會像那樣湊上來、嗅聞著他的嘴唇。
真的,很像。
不論是受人注目的程度、悄然接近的技巧、趴臥在他身上令他動彈不得的行為,還是方醒時眼中流露出的茫然、被喚醒時那不悅的神情,還有其他不經意間表現出的細微舉動……全都,很像。
綿羊出神地想著,當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所動作之時,伸出的手已經碰觸到了擱在腿上的那隻手。
自從發現那隻貓與卡爾有些許相似後,對比出有哪些共同點的期間,他亦找到了卡爾與那隻貓的差異之處。
綿羊頓了頓,過了幾秒才握住那仍沒有反應的手。
每次那隻貓枕在他的腿上休憩時,相貼的地方不用多久便會因傳遞過來的溫度而變得溫暖──
與現下肩上、手下感受到的完全不同。
自有印象以來卡爾身上的溫度便一直都略低於一般人的,雖明白可能天生就是如此,但,另一方面,他偶爾還是忍不住會想,這不尋常的狀態說不定是潛藏的疾病所致。
再度憶起這尚未得到解答的問題,綿羊早已無心再想其他,轉而擔憂地望著身旁的人。
一心只想著不知有無辦法尋出原因的他沒有注意到肩上的重量已經消失,當反應過來時卡爾餘下的那隻手已搭上他的肩膀、壓著他往一旁躺下。
「卡爾,回房吧,睡在這裡會著涼……」
以為卡爾醒了,他趁機開口建議;片刻過後,除了最初頸間感受到了幾下磨蹭外便沒再接收到其他反應,他輕輕拍了拍安靜伏在身上的人,試探地又喚了一聲:
「卡爾?」
回應他的只有平穩吹拂在頸項上的呼吸。
方才那些動作若是在平常應該已足以喚醒睡夢中的卡爾,這樣的情況實在少見,綿羊決定不再驚擾那難得還能熟睡的人。
雖已下了今晚要在這兒過夜的決定,心裡卻仍顧慮卡爾的身體狀況、擔心他可能因此受風寒。苦惱地思考了許久,驀地,他記起了方才握著卡爾的手時,那溫度略低的肌膚因他的碰觸而漸漸暖和起來的觸感。
綿羊沒有多想,他稍微調整了下姿勢,自然地伸出雙手摟著身上的人,盡可能地讓彼此的身體更加貼近。
 
 
 
《體溫》完
2014.03.14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