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每當一位賢者晉升為智者時,就有一隻狐狸隨之死去。」
與先前那厚重、包裹住全身的衣服截然不同,尚有些無法適應目前身上這全新的裝扮,蘇諾略感不自在的扯了扯脖子上的圍巾。
下一秒,身旁那自在學院門口巧遇後便一直沉默著的人忽然出聲了,分心煩惱著該如何才能減輕頸項感受到的不適的他幾秒後才聽懂了那句話的涵義。
「你的意思是,這是自活著的狐狸身上取下的?」
「你認為呢?」
說著的同時久芳伸手解下蘇諾頸項上的圍巾,為他將那隻狐狸安置到最標準的位置。
當初兩人雖是在同一時期進入修巴依采勒比魔法學院,然而久芳在前陣子便已先他人一步取得智者的資格;望著那熟練的動作,蘇諾知道與第一次穿著智者的服裝的他相比,久芳應該已很習慣這身裝扮。
經過久芳的調整脖子明顯舒適許多,道了聲謝後蘇諾回應了他的反問:
「是假的吧,怎麼可能真的那麼做?」
「假的可沒辦法這麼保暖,摸起來也不會這麼柔軟。」
儘管覆蓋身體的布料不比先前,但稍早前迎著清晨的冷風時倒也沒有特別覺得寒冷,約略明白那是什麼的功勞,他抬手摸了摸頸間的圍巾,開始有些遲疑了。
「那不是魔法的效果嗎?」
久芳既沒有反駁,亦無附和,在露出了個曖昧的笑容便踏著輕快的步伐轉身離去。
見狀,已無法不去在意狐狸圍巾的來源與真偽的蘇諾著急地追了上去,不放棄的跟在久芳身後問著:
「不是嗎?裡頭應該藏有咒文吧?一定是魔法的效果沒錯!」
 
2014.04.01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