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著浮在茶水上的短毛幾秒,發現又有相同的掠過眼前,他重新將視線放回它們原先的主人身上。
待到那佔據了他用來作業的桌面、壓著他書寫到一半的紙張的貓停下抓癢的動作後,他拉開抽屜,自裡頭拿出貓咪專用的梳子。
輕輕撫摸著趴臥在桌上的身軀,拿著梳子的手順著皮毛生長的方向梳理,齒梳間隙頓時多出了一撮糾結的絨毛。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這麼一次,在這段換毛期間到處可見橘色、白色與橘白色相間的短毛的蹤跡。
最初他曾試圖要將那些清理乾淨,經過了幾次的體驗,發現不管如何努力都無法完全根除,他轉而調適起自身的心情,試著告訴自己不要太過在意。
同時,他也養成了為牠梳理皮毛的習慣。縱然無法完全避免,至少也要預先將已脫落卻尚藏在身上的拿下,減少它們到處沾黏的機會。
幸而牠每回都很配合,無須他強迫。想起牠的主人要為牠服務時,牠要不是張嘴咬他的手,要不就是直接逃走的景象,他忍不住笑了。
反覆梳理了幾次,直到梳子上不再留有貓毛他才停下動作。
聽著牠發出的呼嚕聲、望著那享受的瞇起眼的模樣,他再度抬手,搔著微微仰起的下巴,而後順勢捏了捏牠的臉頰──指間因而又多了幾根白色的絨毛。
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欲再次拿起梳子時,原先慵懶躺臥的貓忽然睜開眼、豎起耳朵,幾秒後便興沖沖地站起身,一躍跳出窗外。
低頭看了桌面的景況一眼,默默拍下紙上那留有貓咪曾經停留過的痕跡,他跟著離開座位,轉身步出書房。
「維希先生你看,小熙今天特地出來迎接我呢!」
注意到他的到來,方歸來的人摟著貓靠了上來,大方地展示他與他的寵物的親密。
平常這個時候牠大多是在屋內休憩,縱然是醒著的頂多也只會朝踏入大門的人看個幾眼,像今日這般親自外出迎接的情況確實少見,也難怪蘇諾會如此欣喜。
準備要回應那份喜悅的同時,忽然注意到他的臉上似乎有著什麼,他一時忘了言語,雙眼的目光就這麼停留在那一根貓毛上。
雖然在這個時節即使是牠未曾踏足的地方也會有短毛的蹤跡,然而他才方回來,牠也才方經過梳理,只是單純擁抱的話應該還不至於沾到那裡去。
根據蘇諾過往的習性推測,他想在他走出屋子的這段時間,蘇諾肯定用臉磨蹭了那毛茸茸的身軀。
「維希先生也想抱嗎?」
當事人完全沒有察覺,還以為他的沉默為的是他倆親密的互動;他淡淡一笑,提醒道:
「臉上,有貓毛。」
「是、是嗎?我、我先去洗個臉……」
聞言,蘇諾露出了只有在被人發現想隱藏的事時才會有的表情,憑著這一點他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無誤。
他先一步阻止了他的離去,為他拂去頰上的絨毛後,抬起的手順勢搭上他的肩膀。
思考了一會兒,他轉而伸手環住面前的身軀,趁著蘇諾尚摸不著頭緒之際,傾身蹭了蹭他的臉頰。
 
 
2014.04.30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