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萬幸
 
 
略微挪動身軀換了個讓兩人都舒適的姿勢,少了布料的阻隔肌膚相貼之處直接地接收到了伏在身上的人的體溫,除此之外,身體其他地方還感受到了汗水與其他液體造成的黏膩。
抬起的手轉而搭上對方赤裸的背,想起是因何而發展成現下這種局面維希有些無奈又有些自責的嘆了一口氣。
稍早之前,他情不自禁地伸手覆上一旁那熄燈之後又跑回他身邊坐著的人的手背,傾身給了蘇諾一個吻。
唇瓣分離欲退開之時,掌下的那隻手忽地握住了他的手指,儘管讀懂了對方透露出的期望他能繼續的訊息,維希仍只是靜靜地望著他,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
「我有反應了……」
片刻過後,蘇諾放棄了沉默的對視,出言表達自身的狀況。
本人都已開口向他求助了,若單純只需要紓解慾望維希絕對不會置之不理,以往聽見同樣的詞句甚至還會忍不住出言調侃;此時他卻一反常態的一愣、陷入了猶豫。
望著滿臉通紅卻絲毫無退縮之意的蘇諾,思量了好一會兒後他終於做好了決定、回應他的請求:
「我幫你。」
「不要,」
回答的同時他亦開始動作,然而蘇諾卻一把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心中的困惑沒有存留太久,幾秒後蘇諾便解答了他的疑問:
「……不要只用手。」
「不用手的話,蘇諾希望我如何做?」
「……我想要維希先生用身體讓我滿足……」
「我最近冷落你了?」
先前未曾與他人有過肌膚之親,性事方面的知識皆由書上習得、實戰經驗為零的他在最初幾次與蘇諾交合時曾不慎傷了身下之人,儘管熟練了之後沒有再發生相同的事件、蘇諾的身體亦逐漸適應他的進入,也明白完事後出現某些症狀實屬正常,維希仍漸漸拉長、減少碰觸他的次數。
上一回如此親近是什麼時候就連他也有點記不得了。
而擔心蘇諾又受到傷害、事後產生不適,每回他總是小心翼翼、力道儘量輕柔的對待,過程中亦會克制地告訴自己不要太過折磨對方。
「維希先生可以再、更粗魯一點……」
「……看來這陣子真的是怠慢你了。」
明明知道蘇諾明日還得前往圖書館服務,也清楚那句話不過是慾望遲遲無法得到紓解的埋怨,從前不論蘇諾說錯什麼話、提出何種踰矩的要求,維希都只當是一時意亂情迷之語,不會太過為難。
此次他卻刻意當了真,一反常態地依照蘇諾的期望行事,尤其徹底實踐那用身體來滿足的要求,以至於折騰了許久才真正結束這場性事。
雖然心裡也有相同的意願,一開始還想著要稍微作弄蘇諾的,卻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輕易的就被誘惑、不知不覺間動了真格,一連破除長久以來的諸多堅持。
距離完事已過了好一段時間,結束後便進入昏睡狀態的蘇諾至今仍未醒來,回想起方才的經過,維希自覺這回真是做得有些過分了。
輕輕撫摸那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在蘇諾背上游移的手憑著記憶一一治癒不久前留下的痕跡,然而若想消去正面的紅痕勢必得起身推開蘇諾才有多餘的空位讓對方躺下,察覺這一點後已移至臂上的手驀地一頓,停下了動作。
在他猶豫的期間熟睡中的人無意識地動了動,維希因而再次感受到身體上的那股黏膩。
原先還有些遲疑,一想到留在蘇諾體內的東西若不快些清理乾淨恐怕又會引起不適、自己也無法忍受以這副模樣入睡,雖然對於只剩幾小時能休息的蘇諾而言實在殘忍,維希仍決定喚醒伏在他身上的人。
「蘇諾,醒醒,等清理完身體再睡。」
「……好……」
蘇諾喃喃地答了一聲,之後卻未再有其他動作。知曉他已累得無法思考,那句應答可能也只是聽見他的聲音的慣性反應,他這回卻沒打算順從。
輕輕推開倚靠著他的蘇諾,起身披上自地上拾起的睡袍,為那赤裸的身子覆上薄被後,維希一把抱起那尚未完全清醒的人。
 
除了洗淨體內殘留的體液之外,縱使事前已經沐浴過了,完事後維希還是習慣幫蘇諾從頭到腳重新再清理一次。
溫柔地搓揉著濕潤的髮絲沖去混雜在其中的泡沫,期間那雙垂著的眼眨了眨、癱軟的身軀亦漸漸有了生氣,察覺到此一轉變,維希知道身前之人已恢復意識。
猜想蘇諾是過於疲累才難得的沒有如以往那般立即主動攀談,不願他再耗費心力,維希亦無開口言語,只是專心的繼續手下的動作,欲早點結束讓他回房好好睡上一覺。
「維希先生,」
「嗯?」
安分接受他的服侍的人忽地打破沉默。回應那聲叫喚、等著蘇諾接下來的話語的同時維希的手也沒閒下,旋開水流的開關後他一面沖洗包覆蘇諾全身的泡沫,一面治癒不久前留下的痕跡。
「我能喜歡維希先生……不、能被維希先生喜歡真是太好了。」
伴隨著水流的聲響,那有些沙啞的嗓音說出的詞句一字一句傳入耳中,
「維希先生會喜歡我,甚至願意接受我的心意、和我在一起……我真是幸運,即使一輩子的運氣都提前用光了也值得。」
維希驀地想起這些天來流經腦海的回憶,自孩提時代起,途中有過交集的人物、期間經歷過的事件,所有還記得起的一幕幕不時在他腦中放映,跑馬燈似的畫面最終停留在與蘇諾相遇的那一刻。
「說什麼傻話。」
瞬間的停頓過後維希淡淡地嘆了一口氣,望著蘇諾的眼神中隱含了對於他又如此看輕自己的無奈。
而後,維希連帶地憶起了親吻蘇諾時的心情。
今天一整日腦中所想的幾乎都是在那之後與蘇諾相處的種種,以至於當察覺那於他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擁有特定分量的人散發出期望他的碰觸的訊息時,他才會一時克制不住的傾身回應他的期待。
浴巾覆上蘇諾身軀的同時,那雙手亦順勢將其摟入懷中;維希再度發出一聲嘆息,與方才無奈的神情相反,埋在頸肩的面容露出了慶幸的微笑,
我才是,能遇見蘇諾你,真的是太好了。
 
 
〈萬幸〉完 2014.08.30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