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下被水沾濕的衣裳、重新打開後門進入室內,發現不久前在他鬆開手時便立刻跑到暗處躲藏的貓已換了個位置,蘇諾朝著坐在矮櫃上的身影走去,伸手摸了摸那凌亂的皮毛。
感覺到旁人的碰觸,正在梳理自身那被水浸濕的皮毛的貓轉而張嘴朝背上的手咬了一口;蘇諾吃痛的縮回手,虎口因而又多了一道咬痕,望著那不悅的神情他無奈地垮下肩膀。
「洗好了?這次也受傷了呀。」
轉身面向自廚房方向朝他走過來的維希,當對方抬手拂上他的臉頰、開始治癒其上的傷口時,他才記起了被遺忘的疼痛。
準備沐浴之時蘇諾曾好聲好氣的安撫懷中被他吵醒的貓,說明若是乖乖配合結束後會給予牠最愛的零食做為獎勵。不知是他的提前說明抑或是過往的經驗令牠知曉等會兒將面臨什麼事,一步入浴室牠便發出不悅的低鳴,身體接觸到水的那一刻更是用盡全身力氣掙扎著,一出手就往他臉上招呼。
想到這些事,蘇諾更是喪氣了。
「以後洗澡的事還是交給維希先生好了。」
「那怎麼行,之前不是還說要和牠多多培養感情。」
「幫小熙洗澡只會讓牠更討厭我而已。我在牠心中的評價一定又變得更低了。」
「原來讓小小姐討厭我就沒問題啊。」
「一開始就不在相同的起點,就算再怎麼討厭,和我比起來小熙一定還是更喜歡維希先生。」
灰心喪志的跟著維希離開矮櫃旁,坐下後在對方的示意下他捲起衣袖,露出同樣被抓出血痕的手臂。
「一直那樣下去總有一天也是會消磨殆盡的。」
「我會把小熙討厭維希先生的部分補回來。」
話說出口蘇諾才驚覺不妙,他有些緊張的抬頭,坐在他面前的維希只是蹙眉望著他的傷口,
「在那之前還是先想想下次該如何做才不會被牠抓傷。」
得到與往常相同要他以後小心些的回應,一方面雖覺得慶幸,然而,另一方面他心裡卻又有些失望對方沒聽懂那句話中的弦外之音。
蘇諾愣愣的望著正專注為他治療傷口的維希,視線自那雙垂著的眼向下移動,經過側頸,最終停在肩窩上。
他忽然想起釐清自己的心意後的那個傍晚。
尚未做好準備的他結結巴巴的、無法順暢的說出完整的句子,一時心慌之下他用行動抱住蹲在身前的維希,之後甚至大膽地將頭倚靠上維希的肩膀……
「怎麼了?」
神遊的思緒被維希的嗓音拉了回來,回神後發現那張面容比方才還要靠近,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覺間朝著維希靠了過去。
蘇諾倏地直起身子,困窘間他在對方伸過來的手上聞到一股方才發愣時也有嗅聞到的特殊香氣,
「有、香草、的味道。」
「大概是剛才處理時沾上了。」擦拭著他臉上被抓傷的部位的手頓了頓,說明那氣味的由來後對方又笑著補了一句:「今日的點心用了之前拿到的香草。」
濕涼的手巾轉而移往傷口已完全癒合的手臂,為他拭去凝結在上頭的血珠後,維希留下了句要回去看看狀況便起身離開坐位。
目光不由自主地隨著那離去的背影移動,直到人已完全步入廚房蘇諾才強迫自己收回視線,下一秒,他垂下頭、伸手捂住泛紅的臉。
自從發現材料裡多出了那少見的食材後,他便一直期待著能快些吃到利用那泡在砂糖中的豆莢做出的點心。維希在之前便已察覺他心中的期望,蘇諾也明白方才對方補充的那句是要告知他再過不久他盼了許久的心願就能實現了。
然而,此刻,蘇諾羞赧的發現,比起他平日最愛的甜點,他現下反而更想品嘗散發著香草味道的維希。
 
 
2014.09.22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