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凝視著矮櫃上那正在梳理自身皮毛的貓,不論是清洗的過程還是事後的環境整理,重新回想了一遍事情的經過,蘇諾依然想不起自己有少做、或是做錯什麼。

稍早之前也已經品嘗過每回與小熙奮戰完後維希必定會準備的甜點了,然而,他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莫名地無法忽視那異常強烈的不自在,正當他打算再回憶一次時,身前的貓輕輕地咬了一下他的手臂。

抬手撫摸那殘有餘溫卻沒有產生傷痕的肌膚,蘇諾愣愣的望著朝著他喵叫的貓,反常地沒有立即回應牠的叫喚。

等了許久仍不見身前之人有後續動作,失去耐心的貓站了起來,不滿的張開嘴,重重地咬住蘇諾的手。

陷在回憶中的蘇諾登時回神,明白那瞪視著他的貓在等待什麼,自認是遲遲沒有回應的自己不對,他討好地連聲答是,依著牠帶領為牠準備了沐浴時曾承諾給予的獎勵。

這回他沒如以往那般在一旁陪伴,在飼料碗中放入小熙的點心後,他轉而走到維希面前。

方才被小熙咬著的地方除了外觀有個牙齒的痕跡、與本人才能感覺到的疼痛之外,旁人見了也許不會將它當成傷口看待,猶豫了好一會兒,在維希的注視下,蘇諾抬起留有牙印的手,

「受傷了。」

儘管第一眼沒有看出端倪,維希倒也無因此敷衍了事,轉而牽起他的手仔細端詳。看著那幾乎完好無傷的手臂,他忽地想起了與之相反的、曾在這雙手上出現過的慘狀,

「最近幾次都沒有被抓傷。看來我不在的那些日子你們的感情變好了。」

「現在洗澡頂多發出幾聲哀號,不像之前那麼畏懼了。」

興許是習慣了,也可能是明白那些行為不會對牠造成傷害,小熙漸漸的不再如頭幾次沐浴時那般瘋狂掙扎,尤其是在維希離去的那段時期,更是明顯變得十分乖順。

之後,討厭被水淋濕的牠雖然仍會意思意思的喊叫幾聲以示不滿,但幾乎不曾再伸出爪子璀殘他的手臂;對於不用再那麼辛苦奮戰他自然是開心的,也已經將牠的溫順當成常態。

然而,不知怎的今日完事後卻莫名覺得此一常態有些不尋常,直到小熙撒嬌的咬著他的手才驚覺以往在幫牠洗完澡後,至品嘗維希特地準備的甜點之前,還有個治癒傷痕的行程。

「真可惜……」

「可惜什麼?」

「少了和維希先生親近的機會。」

蘇諾喃喃說道,儘管疼痛但那卻是難得能與維希有親密接觸的時候,想到這裡他惋惜的嘆了一口氣。

感覺到維希的碰觸他倏地抬起頭,望著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蘇諾一愣,隨後恍然醒悟到彼此之間的關係已不同以往,只要維希不排斥他隨時都能與之親近。

尷尬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意識到隔在兩人之間的界線早已消失,蘇諾試探地握住頰上的手,見維希沒有拒絕,他大膽的蹭了蹭。

在其上嗅聞到奶油的味道時,他記起了回憶中那自己曾有過、卻礙於身分無法實行的念頭,尚不及細想,當指腹擦過唇邊時,蘇諾下意識地張嘴含住維希的拇指。


2014.10.31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