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如果


四處張望了會,在遠方樹蔭下發現了綿羊的身影後,卡爾便快步地朝綿羊所在的方向走去:「怎麼跑來這?」

見綿羊依舊背對著他、沒有任何反應,卡爾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羊,你在看些什麼?」

綿羊此時終於回過神,他轉過身抬頭看著卡爾:「抱歉,卡爾,我剛才沒有察覺到你的接近。」

「什麼事讓你專注到連我到你後頭了都沒發現?」

「她……」綿羊指了指樹蔭下昏迷不醒的女子:「方才昏倒在路旁,我怕沒有人理睬便順手扶她到這裡休息。」

「那可真是順手……」卡爾跟著在綿羊身旁蹲下身,「你就打算這樣一直看著她?」

「嗯?至少也得等她醒過來,這樣丟著我不安心。」綿羊看向卡爾,說出心中的打算。

卡爾打量著眼前的女子,由她身著的那一襲湖水綠的衣衫羅裙,還有裙底下微微露出的繡花鞋猜測道:「該不會是龍之城的子民?」

「我也是如此猜想,」綿羊對著與自己有相同心思的卡爾笑道:「一個女孩子由那麼遙遠的國家來到這裡,想必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是嗎?說不定只是一時貪玩迷了路。」卡爾不甚在意地說道。

「那也不無可能。」聞言,綿羊似是贊同地輕笑道。


不過片刻,卡爾與綿羊察覺到了原先昏迷中的女子身軀似乎不安地移動了下,而後只見她慢慢地睜開原先緊閉的眼。

「水……」

綿羊將一旁剛盛好的水遞到她的面前。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妳先前昏倒在路旁……」

不等綿羊將話說完,她便搶先說道:「那麼,是你救了我囉?」

「嗯,可以這麼說。」

「恩人,」她將嘴角旁的水漬拭去,眼神異常認真地說道:「我該如何報答你呢?」

「咦?不用了,只是順便而已,妳不用放在心上。」綿羊搖了搖頭,婉拒了她的好意。

「快別這麼說,沒有你或許我會就這樣死去呢。」她挨近綿羊,作勢就要靠在他的身上:「不如就,以身相許吧?」

綿羊聞言有些無法反應,他失神了片刻後才說道:「不需要做這種犧牲,我也只是順手而已……」

「你可是我的恩人呢,這般推辭是我不夠好嗎?」

「不是的……」

「妳可以走了。」隔開綿羊與那位女子過近的接觸,方才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卡爾冷聲道。

「唉呀,這位公子,火氣這麼大對身體不好呢!我方才是開玩笑的,別當真了。」她呵呵地笑道,而後笑聲突然停止,只見她面色猙獰地道:「我最討厭什麼報不報恩這種可笑的東西了。」

「總之,還是感謝你;但是我真的無法以身相許唷。」她起身,又換回一開始玩笑般的神情,如此說道。

「沒有關係。」綿羊跟著起身,再一次表達不求回報的想法。

「也不需要。」扶住綿羊那因蹲太久而有些站不穩的身子,卡爾算是代替他回答道。

聽到卡爾的說辭她僅是呵呵笑著,而後她行了禮道:「告辭了。」

行沒幾步路,她只感一陣暈眩。扶著頭,終於還是不適應地蹲下身。

「妳還是別太逞強,休息一會再走也不遲。」綿羊走向前關心地建議道。

「不行,我得快點回去見姊姊……」

「回去?洛陽嗎?」

「對,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待在那,離開了這麼多天我怕會有什麼不必要的意外。」

聽著她的說辭,綿羊看向一旁的卡爾喚道:「卡爾。」

「嗯?」

「我們一起送她回去洛陽,好嗎?」

聽見了與心中猜想完全吻合的問句,卡爾有些不悅地皺眉:「得去艾爾貝塔搭船,麻煩。」

「偶爾也該幫助有困難的人。」

「我不覺得她有什麼困難……」卡爾瞟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女子,轉而看向綿羊:「你很堅持?」

「嗯,我無法放心讓她一個人回去。」綿羊說出心中的擔憂,「卡爾,你答應嗎?」

卡爾沉吟了會,有些無奈地道:「好吧。」

得到了卡爾的應許,綿羊走往女子的身旁:「該怎麼稱呼妳呢?」

「小青,」搭上綿羊伸出的手,她笑道:「你們可以叫我小青。」



推開船艙的門,首先入眼的是裹著同一條毯子彼此依偎的兩人。

輕聲的將門帶上,小青踏著無聲的腳步走到矮桌旁坐了下來。

「感情真好。」看著靠在卡爾懷裡熟睡的綿羊,小青似是調侃地說道。

「妳知道就好。」扶正綿羊下滑的身子,卡爾道。

「唉呀,真是冷淡,」此時小青坐到卡爾身旁,她伸手摸著卡爾的臉讓他正視自己:「怎麼這麼不解風情?」

「風情?那種東西我也曾經有過呀……」卡爾沒有推開小青,反而任由她的臉逐漸靠近自己的。

當小青伸出的舌舔上卡爾的嘴時,她臉色微變,飛快的與卡爾拉開距離。

「這是雄黃,」卡爾晃了晃手中的瓷杯,「如果我沒猜錯妳該是那青蛇吧?」

拿開捂著嘴的手,小青吐著血紅的芯子道:「又是這討人厭的節日。」

「妳要喝一杯嗎?」卡爾在杯中斟滿雄黃酒,舉著杯子對著小青笑問道。

等著身上微小的變化恢復原狀後,小青笑著行了個禮,故作客氣地說道:「公子的好意小青心領了,敬謝不敏。」


隔日清早小青端著個拖盤來到卡爾與綿羊的面前。

「快到達洛陽了,在那之前請兩位先用早膳。」小青將食物推到他們的眼前,說道。

「謝謝妳。」

綿羊禮貌地道了謝之後轉而對著卡爾說道:「卡爾,你也過來吃一些。」

看了桌上的食物一眼,卡爾便直接回絕:「不要。」

這時綿羊想起了卡爾不能適應洛陽食物的習性,「但是空腹喝酒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多少吃一點吧?」

「我沒有關係,你可以不用擔心。」

綿羊知曉無法要求卡爾進食,他提出了另一個建議:「那,至少別喝酒了,好嗎?」

一把拿走了桌上的酒瓶與酒杯,小青對著卡爾笑道:「所以說,請你別再做這種需要讓恩人費心擔心的事情。」

「船要靠岸的時候我會提醒你們,兩位請慢用。」



三人踏上龍之城外的原野,綿羊想起了當初的疑問:「為何妳會一個人前往米德加茲王國?」

「姊姊睡著了,」小青說了句看似無關問題的答覆後才又補充道:「我想去尋找可以讓她清醒的方法。」

「但是沒有,」揮開了欲向前攻擊的魔物,小青難掩失望地道:「不管我如何的努力詢問,依然找不著。」

「後來我放棄了。這樣就夠了,只要姊姊依舊有生命的跡象我就滿足了。」

「況且我也不希望她醒了之後又想起那個男人……如果那時姊姊沒有遇上他就好了。」

此時三人已進入了龍之城,雖然早在心中已料想到今日是什麼節日,但看著城內的居民在門上掛上艾草與菖蒲,與那隱隱約約可嗅見的雄黃酒味,小青不禁皺起眉頭。

「妳和妳的姊姊居住在哪裡呢?」

「那裡,」小青舉起手指著西北方:「王陵裡的審良宮。」


「妳的姊姊與那個人是怎麼認識的?」

「當時我與姊姊結伴交遊時一起遇見了那個男人,她一眼便看上了;那日的天氣不甚好,姊姊將傘借給了他。隔日那人照著姐姐所給的地點歸還了傘,料想他也對姊姊有好感才是。」

「在我看來他的心意搖擺不定,縱使與姊姊在一起,他卻還是三兩句便被途中冒出的和尚給分化。」

「餵了姊姊雄黃酒便算了,看見了原形還被嚇昏。在我說全都是自找的。」

「之後發生的都是些不值得提的事,我亦不想再回想起。」

「如果那個時候姊姊沒有遇見他就好了。」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一定不會讓姊姊遇上那個男人。」

小青拉開那隔在眼前的紗幔,裡頭的女子看似熟睡著。

「她就是我的姊姊。」小青玩笑般地道:「很美是吧?」

放下了紗幔,小青也不留人,直接下了逐客令:「非常感謝兩位陪著我回到這裡,這種地方你倆不要久留會比較好。」

「沿途的魔物不會對你們動手,你們可以安心地離開。」


「卡爾,」已離審良宮有一段距離時,綿羊突然停下了腳步:「再回去一下可以嗎?」

「怎麼了?」

「小青的手絹忘了還……」手裡拿著先前小青給了他的青色手絹,綿羊有些幹尬地道。

兩人折了回去,當發覺有些微異樣時綿羊快步走了過去,掀開了垂著的紗幔。

方才與他談笑的女子已不復存在,只見原先該是兩位女子的亭子裡躺著染了血的白蛇與青蛇。
此時蛇身正化成點點螢光,漸漸地消失。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一定不會讓姊姊遇上那個男人。』



出了王陵後兩人一語不發地站在城牆上。

「她們重生了,你該為她們感到高興才是。」卡爾看向一旁的綿羊。

「嗯,但心裡總是有那麼一點……」

「如果當時能這樣就好了、如果還有下次該有多好……這些言論只有那些在當下判斷不夠明智的人才會說出口,如果不想要事後懊悔,那在當初就應該看的更長遠。」

卡爾停頓了一會後才又繼續道:「她們現在幸運的有機會重生,也算是符合她心中所想,你該為她們感到開心才是。」

「嗯……」

「卡爾,」片刻後綿羊開口道:「聽說今天是端午。」

「那又如何?」

「既然都來了我們順便去酒館,如何?」綿羊停頓一會又道:「聽說這節日會吃一種叫做粽子的東西。」

「敬謝不敏。」聽著那不知名的食物,卡爾立即回絕。

「但是若你願意陪我喝酒,我可以委屈一點,勉強答應你。」

「卡爾,」綿羊遲疑了一會,「雄黃有毒,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喔?是這樣嗎?」卡爾挑眉笑道:「沒有關係,你就陪著我一起中毒,可好?」


《如果》完
2007.06.19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