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頭疼


不知是何時開始有了這毛病,偶爾清晨醒來時腦袋總是會像現在這樣隱隱作痛;此時卡爾正面色不善的坐在椅子上,等待這惱人的疼痛退去。

『卡爾,你身體不舒服嗎?』

卡爾睜開眼瞟了眼身邊對他說話的人:『沒有。』

『頭痛嗎?要不要吃藥?』綿羊依舊關心的繼續問道。

而卡爾因頭疼纏身,他僅是態度冷淡的回道:『不用了。』

『嗯,要保重身體。』

見卡爾似乎不想被旁人打擾,綿羊交代了聲,而後有些擔心的再看了卡爾幾眼後便離開了。



「小羊,過來。」

聽到卡爾這句叫喚,原先已下床的綿羊停下了腳步又折回床邊。

將綿羊拉回床上,卡爾將頭靠在他的肩上,雙手則是摟著他的身子。

在見到卡爾此番動作時綿羊不再像之前那樣無措,他同樣伸手環著卡爾的身軀:「卡爾,你又頭疼了?」

「嗯……」卡爾埋在綿羊頸間應了聲。

綿羊雖曾想過要幫卡爾找出原因,但卻不知該從哪下手;漸漸的他習慣了卡爾這個毛病,也開始習慣卡爾這早晨頭疼會有的舉動。

而這樣卻也代表等會會發生另一件綿羊不想習慣的事。

「卡爾,好一點了嗎?」綿羊問道,而後提醒著卡爾接下來的工作:「你等會還要去教堂,似乎遲到了……」

不去理睬綿羊後頭所說,卡爾反問:「那小羊等會有想去哪嗎?」

綿羊想了一會才說道:「沒有,大概還是留在屋裡看些書。」

「我陪你。」

雖看不到卡爾的表情,但綿羊確定他是愉快的說出這句話;他有些無奈地道:「卡爾,你還要去教堂。」

「既然遲到了那就別去了。」

看著卡爾抬頭後臉上那已恢復以往的神態,綿羊猜想卡爾的頭疼大概是好的差不多了才會有心情與自己說這些玩笑話。

「卡爾……」

每回卡爾頭疼後總會像現下這般作出任性的決定,而綿羊雖然不贊同但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

「就這樣決定了,時間還早再多睡一點。」卡爾拉著綿羊將他壓回床上,直到他不再掙扎。

這次綿羊也如同往常,他無奈的躺回床上,嘆了口氣順著卡爾的意思閉上眼睛。


《頭疼》完
2007.08.19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