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搗蛋


順了順那金色的長髮,緹娜在全部用妥後便對著卡爾說道:「好了,這樣應該不會再掉了。」

「嗯。」原先坐著的卡爾站起身時順便拿起桌上的披風隨意地披在肩上。

緹娜在遞上提籃時又問道:「真的不用再派個人陪著你嗎?」

「不用,我有內定的人選了。」卡爾接過緹娜遞上的提籃,準備出門前他思量了一會,想到什麼般地回過身:「緹娜,再幫我準備一件斗篷好嗎?」



依照卡爾一早的吩咐是等到天色昏暗時在出門即可,可綿羊卻還是抱著那不想讓卡爾等待的心態提早到達約定的地方。

綿羊自黃昏起便一直坐在水池旁直到現在天色已變昏黑也未曾離開,感受到那帶著些許涼意的晚風綿羊的身子下意識地瑟縮了下。

原先一直低著頭看著地面的綿羊在此時發現不知哪時後開始視線中竟多了一雙靴子,順著那靴子向上,抬起頭時綿羊的眼正巧對上了低頭看著他的人。

被看著久了綿羊有些不解地偏著頭,就在他打算開口問來人有何目的時,那人卻像是發現了綿羊的心思,搶先說道:「怎麼,認不出我來了?」

聽到這熟悉的語調綿羊有些驚訝,卻又疑惑地道:「卡、爾……?」

卡爾笑著伸出手彈了下綿羊的額頭,說出來的話卻與實際的行動完全不符:「所以說小羊你真的沒有認出來?我好傷心。」

「這身裝扮是……?」

只見卡爾頭上戴著的金色長髮掩蓋住他原本的髮色,而平時一直穿在身上的神官衣袍在此時也已換成了平時絕對不會穿上的、類似扮演的衣裝。

「你去問教堂裡那些女人。」

看著卡爾如此的裝扮,綿羊猜想著卡爾扮演的角色;當隱約知曉時他又抬頭看了眼站在月下披著黑色披風的卡爾,加上他那天生的碧色眼眸,有一瞬間他忽然覺得似乎真的煞有其事。

卡爾這時握住綿羊的手腕將坐著的他拉起,當接觸到那冰涼時他頓時有些不悅地皺眉;將手中的提籃交給綿羊後卡爾便拿起一直掛在手上的斗篷為他披上:「天氣漸漸轉涼,你出門時怎沒想到要多穿點?」

「那時候還不冷……」

「那個時候?」聽出句子裡的不對卡爾逕自猜道:「小羊,你該不會又提早出來了吧。哪時候出門的?」

綿羊支吾了一會,知道已瞞不了後他便誠實地道:「大概黃昏左右。」

「這麼早出來做什麼?不是交代過你不用提前出來的嗎。」卡爾抬手撫摸綿羊一樣冰冷的臉頰,責備地說道。

「嗯……」綿羊聞言只是笑了笑,而卡爾卻用眼神示意要他給個理由。綿羊猶豫了很久後才垂著眼輕聲地說道:「我不想讓你等。」

所以每一次第一眼看到的總是那早已抵達這裡、在這裡等著自己的綿羊,一直以來總把這點視為理所當然的卡爾此時終於查覺到了綿羊的用心。

雖然心裡開心,可顧慮到綿羊的身體狀況卡爾還是說出與內心相違的話:「以後不需要這樣了,晚點到也沒關係,我也不想讓你等這麼久。」

握住綿羊稍稍回溫的手,卡爾微笑地看著他說道:「我心疼。」

縱使類似這樣的話不是第一次聽見,但綿羊的反應卻還是像最初的時候一樣,不知該如何回覆;視線沒有定點的四處飄移,最終綿羊只是尷尬地低著頭說道:「卡爾,該做正事了。」



「這個點子是哪時候開始實行的?」

「去年,還是前年,」卡爾想了一會後直接承認地道:「我不知道。」

不解卡爾為何不知正確的時間,綿羊推測地說道:「卡爾怎麼會不知道?難道說你之前……」

說到這裡時綿羊停了下來,他看了卡爾一眼,在卡爾的眼神裡他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無誤,而後綿羊便識相地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我覺得這個想法很不錯,」綿羊邊走邊說道:「最近人與人之間變得更冷漠了,像這種節日小孩帶著欣喜的態度去討糖說不定大人們還會視而不見。教堂裡的人真的很有心。」

對於綿羊的說法卡爾先是不置可否的應了聲,在看到綿羊的笑容後他才說道:「你開心就好。」

途中雖然有遇見不少小孩,但他們都一致的與卡爾和綿羊保持距離,一副想接近卻又不敢靠近的樣子。

走了一小段路後綿羊突然停了下來,他轉過身看著卡爾,臉上淨是不解的神情:「卡爾,為什麼他們不過來呢?」

「我怎麼知道小孩子的心裡在想些什麼。」卡爾聳聳肩,不是很在意已走了一段時間卻連一顆糖都還未分出去的這個狀況。

綿羊先是看了看四周,而後視線回到卡爾的臉上,此時他終於知道問題的所在:「卡爾,你的表情太不友善了。」

卡爾聞言露出了個微笑:「嗯?不是和平常都一樣嗎?」

「你方才都板著臉,沒有笑容……」

就在兩人站著討論時周圍有些比較大膽的小孩慢慢地朝著他們靠近。在感覺到身上的斗篷被拉住時綿羊停止了和卡爾的對話,他低下頭看著那拉扯著斗篷的小孩,只聽他說道:「給糖。」

綿羊揉了揉那小孩的頭,而後笑著由提籃裡拿出教堂準備的糖果放在小孩伸出的手心上。

在看見那個小孩拿著糖果離去的身影後,其他人便不再猶豫地向前伸出手向綿羊討糖,而綿羊也不吝嗇的一個個回應。

人潮散去後綿羊看了看已快要見底的提籃,「卡爾,是不是把這些給完就算完成任務了?只剩一些,快點把它送出去就能回去了。」

「小羊不希望在外面多待一會?」卡爾有些意外地看著說出想快些回去的綿羊。

綿羊乾笑了聲,說出了自己方才的觀察:「因為你似乎不想在這裡多停留的樣子……」

「被發現了呀,」被綿羊說出內心所想的卡爾並不覺得尷尬,反而是開心地說著:「小羊真了解我。」

行走不到幾步路,綿羊突然發現不遠的陰暗處站了一位小女孩,他朝她招了招手,可女孩不知怎地還是站在原處沒有移動。

綿羊見此自己主動的朝她走去,他拿出籃中的糖果:「要吃嗎?」

雖然是問句,但綿羊已開始動手拆開包覆著糖果的包裝紙;當綿羊將糖果遞給女孩時她猶疑了一會,最後還是伸手接過並且小聲地道謝:「謝謝你,大哥哥。」

將糖果含入口中後女孩還是停留在原地,似乎沒有離開的打算。當女孩隨意觀看的視線接觸到卡爾看著她的眼神時,原本就揪著綿羊斗篷的手此時抓得更緊。

她躲到綿羊的身後怯怯地道:「大哥哥,他是人類嗎?」

綿羊順著女孩的視線,當發現女孩看的是卡爾時他先是一愣,而後卻突然笑道:「不用怕,那是裝扮不是真的妖魔。」

女孩依舊躲在綿羊的身後,在聽到綿羊的話後她又問了一次:「所以說他不是真的吸血鬼嗎?」

「嗯。」

得到了綿羊的肯定後女孩稍微走向前,她伸出手欲碰觸卡爾垂在身前的長髮,但在看到卡爾的目光後她又卻步了。

「大哥哥,我要回家了。」拉了拉綿羊的斗篷,女孩輕聲地說道。

綿羊聞言囑咐著女孩路上要小心,又給了她幾個糖後才目送著她離開。



之後,兩人將所剩不多的糖果一一發送完,互相商量後兩人決定明日再將衣服與提籃歸還教堂。

回到一直以來相處的房間,卡爾喝著茶斜眼看向正準備將斗篷脫下的綿羊。

就在此時卡爾放下杯子拉著還不清楚狀況的綿羊到床邊坐下,而後對著綿羊說道:「Trick or treat.」

看著卡爾的笑臉綿羊過了好一會才會意過來這句話的意思:「我有準備,卡爾你先放開,我拿給你。」

「我幫你拿。」這時卡爾放開了按住綿羊的手:「你放哪裡呢?」

「衣服的暗袋。」

將綿羊身上的斗篷退下,卡爾在他的身上摸索了好一會後皺眉道:「沒有……小羊你騙我?」

「咦?」

綿羊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衣上的暗袋,在確定真的沒有後他拿起被卡爾丟在一旁的斗篷甩動:「我記得應該要有的呀……那包裝很特別是我特地留下的……」

全部的衣物都找過一遍後,綿羊垂著頭沮喪地道:「卡爾,找不到。」

卡爾燦笑著挨近綿羊,刻意在綿羊的耳邊說道:「小羊知道那句話是怎麼說的吧?」

「嗯?」

在看到綿羊疑惑的神情後他慢慢靠近綿羊的臉,帶著些許不懷好意的口氣開口說著:「不給糖,就搗蛋。」


《搗蛋》完
2007.10.2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