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罰約


「小羊,約好的唷。」

一早睜開眼便看見早已有人坐在床邊等著自己醒來,當綿羊瞥見卡爾手中的白布條時他突然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事,與那個所謂的約定。


『小羊,來打個賭如何?』昨日當綿羊看書時在一旁沒有事做的卡爾突然這樣提議道。

『嗯?』

將綿羊手中的書闔上,卡爾挨近他說出了遊戲規則:『勝利的那方可以要輸的人做一件事,有興趣嗎?』

『什麼事?』想著接下來該是沒有看書的時間,綿羊將書放回桌上後看向卡爾認真地問道。

『小羊想讓我做什麼事呢?』

『嗯……』綿羊沉思了片刻後依舊想不出什麼:『那卡爾你呢?』

『我啊,如果小羊你輸了那明天一整日就得蒙上眼,如何?』

沒有想太多,他輕聲應道:『嗯。』

『小羊,說好的唷。』


梳洗過後綿羊回到房裡在卡爾身旁坐了下來,他看著面前的人等著他接下來的動作。

「先將眼睛閉上。」

依言閉上眼,綿羊感覺到卡爾靠近後將布條纏上的動作,在視線完全斷絕後他便開始想著接下來這一整天該如何行事才好。

「走吧。」

不解的面向聲音來源處,就在綿羊還來不及細想時卡爾就已經拉起他的手開始行走,憑藉著雙手的依靠他快步跟上卡爾的步伐。

當雙手搭上餐桌時綿羊又想到了另一個困擾。

「我餵你。」而卡爾就像知道綿羊心裡在想什麼似的在下一刻便說出了解決的方法。

綿羊聞言先是一愣,而後支吾地道:「我可以自己來……」

「不需要對我這麼客氣。」

雖然這樣的事情在以前也不是沒有過,但不管發生幾次綿羊都無法自然地面對。當卡爾靠近時他有些不自在地僵直身體,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況下綿羊只好遵從卡爾的話而動作。

終於結束這比往常還要艱辛的一餐,收拾餐具的工作因綿羊的視線被遮蔽而改由卡爾處理;這段時間裡綿羊也只能呆坐著等他回來。

看著坐在原處毫無戒心的綿羊,卡爾突然玩心大起,他輕聲地走進綿羊的身後低下身道:「你在發呆?」

卡爾滿意的看著綿羊被驚嚇到的表情,他順手摟著綿羊的肩膀問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好呢?」

「能做些什麼?」鬆了口氣的綿羊反問。

「嗯……小羊想要出去街上走走還是留在這裡?」

綿羊指了指眼睛上的東西:「還是留在屋裡吧,去外面不方便。」



兩人之後又經過一番討論才算是真的決定接下來的行程。

卡爾一手拿著綿羊尚未閱讀完的書,一手牽著綿羊的手領著他到外頭的庭院。

當踏上青色的草地時,卡爾不經意地抬起頭看到了上方盤旋的老鷹,他突然起了個惡質的念頭,有意無意地道:「老鷹。」

「哪裡?」綿羊聞言好奇地仰望,等抬頭後他才想起自己目前的狀況。

看著又尷尬的低下頭的綿羊,卡爾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愉快地拉著綿羊的手將他帶往長椅上坐下:「不過是隻老鷹,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以後要看有的是機會。」

「嗯。」輕輕的應了聲,綿羊坐定後轉頭面向身旁的卡爾。

隨意地翻著手中的書籍卡爾問道:「小羊看到第幾頁?」

「一百二十四頁。但是我現在無法閱讀,卡爾要唸給我聽嗎?」

原本只是玩笑的說出這句話,但隨後卡爾的嗓音伴隨著紙張翻動的聲響傳到了綿羊的耳中:「嗯,我唸給你聽。」

「卡爾,不用這麼麻煩……」

「不麻煩,你看到哪一段?」


自綿羊說出段落後,卡爾當真開始讀了起來。

專注地聽著故事內容,當不再聽見卡爾的聲音時綿羊好奇地問:「然後呢?」

「然後,我們該進屋了。」

「嗯?」聽見書闔上的聲音綿羊疑惑地問。

「時間已經不早,天氣也轉涼了,沒感覺嗎?」卡爾伸手摸了摸綿羊被晚風吹涼的臉頰,而後他拉起還坐在椅子上的綿羊:「該回去了。」



視線被蒙蔽後反而其他與人接觸的知覺會變得更加敏感。

忘記是在哪裡看過這樣的說詞,原先還不是很懂那所要表達的,但現下的綿羊確實是深刻地體會到了那話中的涵義。

綿羊抓著卡爾的衣袖以防因潮濕的地面而滑倒,但另一方面卻又想遠離卡爾、阻止他接下來的動作。

當感覺到卡爾伸出的手碰觸到自己的肌膚時,綿羊只是低著頭,而雙手則更加用力地抓緊卡爾的衣袖。

看著綿羊那紅透的耳根卡爾愉快地笑道:「不用這麼緊張,我會好好扶住你不讓你摔倒的。」

用溫水沖去綿羊身上的泡沫,在經過一番折騰後卡爾扶著穿好衣服的綿羊到門外,接著他對著坐在椅凳上的綿羊道:「在這裡等我。」

雖然在方才已經答應了卡爾,但想著坐在這裡也只是枯等的綿羊在猶豫了一會後便站起身;他對著門內說了聲:「卡爾,我先回去了。」

隔了一會只聽見門的另一頭傳來水聲,料想是自己漏了卡爾的答覆,想了一會後綿羊便自己摸索著踏出了另一扇門。



沐浴過後發現原本該坐在椅凳上的人突然消失了蹤影,卡爾隨手拿了一件外衣披上後便匆忙的往外走去。

經過交誼廳看到那尋找中的身影時卡爾立刻停下腳步改變了方向,而當他看見綿羊拿著茶壺欲倒茶的動作時,卡爾馬上走向前阻止了他。

「卡爾?要喝茶嗎?」雙手都被身後的人給按住,綿羊只好放下手中的茶壺客氣地問道。

接過綿羊手中的東西完成他未做完的動作:「為什麼擅自離開?」

「嗯?我有先問過你。」

「我沒有聽到所以不算。」靠在綿羊的肩上卡爾又補充:「沒有下次了。」

「卡爾……」感覺到肩上的濕漉,綿羊轉過身後抬起手摸了摸卡爾的髮根:「這樣會著涼。」


抬頭看著蒙著眼的人,卡爾沒來由地問道:「小羊,你眼睛是閉著的嗎?」

「嗯。」

回應了問題後綿羊便繼續用毛巾擦著卡爾未乾的頭髮,直到感覺手腕被抓住時才停下動作。

「可以了。」

先出聲的是卡爾,他拉下綿羊的手幫助他坐上一旁的椅子;解開固定在綿羊頭後方的結後他看著仍舊閉著眼的綿羊:「可以睜開眼了。」

看著綿羊睜開眼後望著自己的樣子,他感嘆地說了句:「還是這樣比較習慣。」

卡爾沒有回答綿羊的不解,他縮短與綿羊間的距離吻著他的眼角:「今天是你的生日呢,有想要求我什麼嗎?」

聽到這日子代表著的意義綿羊只是笑了笑:「嗯?都快忘記了。」

「不可以什麼都沒說。」

「嗯,那……」有些為難地想著該要求什麼,最後綿羊終於勉強地道:「把故事唸完?」

當聽見這句話時卡爾無力地反問:「就這樣?」

「嗯。」

「沒有別的了?」

綿羊微笑,既而說出自己的想法:「嗯,送什麼不重要,重點是心意。」

「心意呀……」像是想到了什麼,卡爾跟著也對著綿羊笑道:「那可要讓想好好想想該送你什麼才行。」

而後他執起綿羊垂著的手,意有所指地說著:「小羊,你可不能拒絕喔。」


《罰約》完
2008.01.17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