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守候


醒來時的第一件事是先巡視視線所及的四周,確定現下這空間裡仍然只有他一個人時他內心不知怎地突然感到些許的失望。

自從上次與卡爾在屋頂見面過後,他醒來的時間裡總是像現在這樣看不到其他的人。這樣的次數一多使得綿羊曾一度以為那天所見的不過只是幻影,其實救了自己的人並非那個同公會的神官。

可每當有這樣疑惑的同時,身上所殘留的那極淡的暗香總是會立刻推翻這個假設的想法。

經過了這一段不算短的休養,綿羊的身體已逐漸恢復,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只是清醒了幾分鐘便又陷入昏迷;可雖然能夠下床行走但實際能活動的範圍卻仍舊不大。

綿羊還記得不久前曾有過測試自己能耐的念頭,這個想法一閃而過的當天他便默默地訂立目標,告訴自己要一直走到樓下的花園才可休息;才剛踏下沒幾階樓梯,原以為不會有的睏倦卻突然襲來。

綿羊只記得當時自己感到不適的蹲下身,失去意識之後的事他完全記不起;而當再一次睜開眼時自己卻已經回到了床上。


確定手中緊握的物品還存在後綿羊撐著手緩慢地坐起身,花了點時間將又被人拿下的項鍊重新戴回頸項上,等待著身上的疼痛過去後他動作輕緩地站起身,在臥室內走了一會後綿羊有些無聊地嘆了口氣,而後他走出了房門。

憑著記憶走到了先前曾經過的藏書室,綿羊推開那緊閉的大門後便隨意地找了個書架瀏覽架上的書名。

終於看到一本有趣的名字,當綿羊抬起手欲取下觀看時,由後方伸出的手卻搶先按回。

「這書名是騙人的,它的內容其實很悶。」

聽到這突然的聲音時綿羊先是一愣,而當感覺到頸間的氣息與那太過靠近的距離後,他一時之間忽然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哪時後醒的?傷口不會痛?」

對於卡爾連續丟來的幾個問題他也只是含糊地發出幾個單音算是回應。

「想看書?」

「嗯……」

卡爾退開後綿羊終於不再那麼不知所措,跟上那個往別處走的身影,綿羊一一回答了關於閱讀偏好的各種問題。

挑完書準備離開時,原先在綿羊前方的卡爾自然的轉過身拉起他的手,一瞬間的愕然過後綿羊沒有抽回,他只是低下頭任由卡爾牽著。

離開藏書室後綿羊走了幾步便停了下來,對於卡爾投過來的疑惑眼神他只是微笑著回道:「要休息一下……」

看著綿羊那笑著卻又微微皺眉的表情,卡爾明白過後便把手中的書遞給他:「拿著。」

忍著痛接過遞過來的書,正想開口說已經沒事時他被卡爾接下來的舉動給嚇到了。只見卡爾伸手搭著他的肩膀,而後便熟練的將他整個人抱起。

雙腳離地時綿羊腦中有一瞬間的空白,而當會意過來現下是怎樣的一個情況時他慌張地道:「我自己還可以走……」

「是嗎?」

「嗯……」

「那是逞強。」沒有放下的意思,卡爾在說完這句話後便這樣抱著綿羊繼續行走。

知道卡爾不會妥協後綿羊抓緊手中的書,在卡爾開始步上階梯時他安靜不敢亂動,深怕一個不小心兩人便會一起跌落。

而在這一段不算短的路程快結束時綿羊又漸漸地感到疲倦,當接觸到那柔軟的床墊後他倦得閉上了眼,連手中的書本是何時被拿走的都沒有察覺。

「如果不是正好我有事回來遇見,不然今天你不知道又要倒在哪裡了。」

隱約中似乎聽見卡爾的聲音,而後則是一聲嘆息。



果然又不在。

這樣的次數一多之後綿羊逐漸明瞭自己醒來的白天與卡爾會在的夜晚根本就完全是兩個毫無關聯的時間,而先前那幾次的相遇應該也只是意外所造成的。

將身旁那本剩下十來頁的書看完後綿羊起身下床,不知怎地他突然心血來潮走向房中的書櫃前。

記得自己之前似乎也做過相同的事,當時他站在書櫃前看著那難懂的學術性書名,幾分鐘過後勉強的拿下一本,可翻沒幾頁他便很快地放棄了。

自從那次之後綿羊就再也沒有接近房中的書架過,而今天在瞥見架上似乎少了些書時他卻好奇的向前觀看。

雖然僅是一小部分,但先前架上那些難懂的書確實是被換掉了。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架上被換掉的書愈來愈多;這天綿羊蹲在書櫃前抬頭望著全被換過的書籍,他伸出手隨意地按上其中一本,一時之間竟不知內心那突然湧上的情緒該如何表達。


出現在桌上的蘋果一開始似乎也只是一個意外,綿羊笨拙地拿著刀子欲將果皮削下,經過一番努力雖然成品不大好看但綿羊仍開心地將剩餘的稀少果肉吃下。

隔天醒來時桌上少了綿羊期待的紅色果實,但卻多了一個碟子;拿開蓋在碟子上的白布,當看到那已削好果皮、整齊切成塊的蘋果時綿羊愣愣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過了一會他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叉子,咬下第一口時綿羊淡淡地笑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當綿羊像往常般起身下床時卻因眼前所見的景象遲疑了片刻。

儘量不發出聲音的走近桌旁,綿羊看見了桌上又出現了每日都會有的水果,而自己每天都會留下的寫著謝謝的字條也像之前一樣不知被收到哪去了。

注視著趴在桌上小憩的人,綿羊摸著卡爾垂下的指尖,感覺到那上頭還留有蘋果的香味與黏膩感,推測著卡爾可能是還來不及清洗就又累得趴下來休息。

伸手極輕地碰觸卡爾那少了平日的笑容、在睡夢中看起來比往常還要疲憊的臉龐;收回手後綿羊蹲下身仰望著尚未醒來的人。

於此同時綿羊又在心底訂立了今日的目標。

就這樣一直抬頭看著等待卡爾醒來,漸漸地綿羊又開始覺得睏了,而當眼皮快要闔上時他卻看見了已經睜開眼的卡爾。

綿羊晃了晃頭試圖讓腦袋清醒一些,他勉強打起精神對著卡爾露出燦爛的微笑:「卡爾,謝謝你。」

語畢,在尚未完全昏睡前他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守候》完
2008.03.14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