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糟糕文,慎入。

  ※本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無眠


置身於一片翠綠之中,綿羊先是抬頭看了看被茂盛枝葉所遮蔽的天空,而後他低下頭藉著通過葉片縫隙的陽光看向手中紙上那極為簡略的地圖。

那張地圖上只是簡單的畫了幾個較為明顯的目標,但那對目前在森林中的綿羊而言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

低下身撿起不久前才故意遺留在草地上的物品,綿羊有些無奈的在原地旋轉了一圈;視線回到手上的白紙,研究了一會後綿羊像先前一樣不氣餒的重新邁開腳步。



到達目的地時天色早已不再明亮,綿羊在木屋前站定後才伸出手去敲眼前的那扇門。

首先出來應門的是刺客裝束的姆,而跟在他身後的則很明顯是放下手中的工作突然跑過來的遙。

踏入屋內時綿羊抱歉的道:「不好意思,遲到了。」

「沒關係,那種地圖如果能不迷路就是一種奇蹟。」姆順手將門關上,同時無視畫出地圖那個人的怒視。

「是誰說要遠離人群,所以我們才會住在森林裡的啊?」遙瞪了姆一眼,而後她拉起綿羊的手試探地問:「小羊,你找了很久嗎?」

「嗯,沒有很久。」綿羊沒有多說,只是笑了笑:「我現在也已經到了,只是遲了一點而已。」

突然想起了還有東西沒有給,綿羊將自出門後便一直拿在手中的東西交給了遙:「這個是禮物,請收下。」

長久下來的相處知曉雙方都不喜那禮貌的推辭,遙順手的接過但嘴上卻還是說道:「下次就不用這麼費心了。」


正巧遇上了遙與姆的晚餐時間,當綿羊被請入餐廳時餐桌上不知何時就已多了一副餐具。

忘了究竟有多久三人沒有像現在這樣聚在一起用餐過,如往常一樣不在乎餐桌上該有的安靜禮儀,他們互相談著己身最近所發生的事,而更多時候綿羊只是在一旁默默地聽著眼前那已經結為連理的兩人生活上的趣事。

「你今晚就住下來吧?」當遙收拾、清理完餐具後,她對著與姆一起在客廳裡的綿羊說道。

「嗯?」

「時候不早,而且就算是白天在這裡要出去應該也不是那麼容易,你的意思呢?」

兩人都望著綿羊,看到遙那期待的眼神時綿羊不忍說出拒絕,而自己也在上午就已親自體會了那話中的真實性;經過片刻的衡量比較,綿羊終於答應:「嗯,今晚就留下來好了。」

得到綿羊回覆的同時遙的喜悅明顯得表現在臉上,在決定留下後三人便又開始繼續方才的閒聊。


記得是遙先提起的,而在沒有人阻止的情況下她便真的拿出了綿羊帶來的禮物,連三只杯子都一起備妥。

雖然知曉綿羊不諳酒性,但在斟酒時她還是沒有放過的在第三個杯子裡注入那深色的液體。他們沒有刻意為難,而綿羊基於禮貌還是拿起了杯子淺嘗一口。

直到遙已經開始有些神智不清時他們才結束了這一個晚上的聚會。

由尚是清醒的姆帶他到客房。在他離開後綿羊先是點亮桌上的燈,當看到一塵不染的傢俱與床上那早已整齊舖好的被子時他不禁開始懷疑其實遙與姆在一開始便已經預謀好要將他留下。



原以為方才喝的那點酒多少能幫助睡眠,但在床上輾轉反側許久腦子卻依舊是清醒的狀態;有些無奈地坐起身,綿羊伸手打開一旁的窗子。

感受著那沁涼的晚風,他靜靜地看著窗外的景色。途中似乎曾經一度失去知覺,等回過神再次看向窗外時,一片霧氣瀰漫的景象中晨曦已露出。


一直等到外頭出現人聲綿羊才起身下床,整理一下自己那不是很凌亂的衣衫後他走出房間。

當看到廚房裡的遙時綿羊有精神地向她道早安:「遙,早安。」

「早,怎麼不多睡一會呢?」在綿羊出聲時遙便馬上倒了一杯茶遞給他。

「很習慣就醒了。」

綿羊把那杯茶喝完正打算提出要離開的話時遙卻先對著他說:「小羊,我有東西要給你,等一會在走。」

「嗯。」

綿羊也沒有問是為了什麼便依言繼續留下,等待的期間他覺得有些無聊的走到屋外屋簷下的椅子上,直到遙拿著紙袋再次從屋裡走出他才將停留在遠方的視線收回。

接過遙手中的東西後綿羊道了謝便離開了。

注視著綿羊離去的背影良久,當剛睡醒的姆走到她身後時她語帶哀傷地道:「小羊被搶走了。」



將遙親手做的餅乾放在交誼廳的桌上,綿羊一邊走一邊脫下身上的禦寒的披風;開起房門時首先入眼的是站在桌旁喝水的卡爾,只見他瞥了綿羊一眼:「去哪裡了?」

「去遙那裡作客,我之前有先跟卡爾說過。」將門關上轉過身,原先還有一段距離的人不知何時已來到他的面前。

「我沒答應所以不算。」卡爾一慣霸道的說,儼然是完全忘記了這回事;而後他又提出另一個質問:「而且小羊你竟然在那裡過夜,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

「那個,因為太晚了,所以……」對於這點綿羊也感到抱歉,畢竟會在那裡留下是臨時決定而不是在一開始就說好的:「但是我留給卡爾的字條上也有提到可能會晚點回來。」

「我沒有看到所以不算。」

看向桌上那明顯被動過、連水漬都給沾上了的紙張,綿羊知道卡爾又在睜眼說瞎話。

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靠在他肩上的卡爾卻說話了:「你喝酒?」

有些訝異自己喝的那一丁點酒竟會過了一個晚上卻還有味道殘留,但綿羊也沒有隱瞞,他據實回答:「嗯,一點點……」

只見卡爾沉吟了一會,難得的沒有再追究。

被卡爾這樣摟著過沒多久,原本還有些精神的綿羊竟感覺有點睏;就在眼皮快闔上時他被臉頰上突然的碰觸給驚醒。

「昨晚沒睡好?」卡爾看著綿羊那略帶血絲的眼睛問道:「是睡不著呢,還是不習慣?」

綿羊不想去多想、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疲憊的搖了搖頭算是回應了卡爾的問話。

卡爾牽著幾乎已經開始昏睡的綿羊將他帶到床上躺下,當感覺到原先握著自己的手放開時,綿羊馬上睜開眼拉著卡爾衣袍的下擺。

「我沒有要走的意思。」按住綿羊的手,他在綿羊的身旁躺下:「本來就打算在這裡陪你了,反正昨晚也幾乎沒闔眼。」

抓著他的衣衫,在聽到卡爾這句話後靠在他胸膛上的綿羊輕聲地道:「卡爾,對不起。」



『讓你等那麼久。』

『原本說好的見面是今天,但因為是你的日子我便要遙提前,想不到還是拖延了……他倆住在森林裡,目標太不明顯,我在裡頭找了好久一直到傍晚才找到。』

『卡爾,下一次你就先睡,不用等我了。』

已經醒來的卡爾看著身旁人的側臉,他想起了剛才綿羊睡前迷迷糊糊所說的那些話;將綿羊臉頰上的頭髮撥開,他輕輕地撫摸:「怎麼可能允許你再有下一次呢?」

卡爾坐起身,原先碰著綿羊臉頰的手向下滑過他的頸項、鎖骨,而後乾脆拉開綿羊的衣襟。當手接觸到溫熱的肌膚時尚在睡眠中的人似是感覺到般微微地皺眉。

順著身上的結痂摸上那肉眼就可見的肋骨,他有些不滿地獨自說道:「好瘦……我看連隻只吃草的羊都贏過你了。」

就這樣看著綿羊許久,在終於感到有些無趣時卡爾低下頭;他先是刻意在綿羊身上咬了一下,接著便溫柔的在那身體上留下一個個吻痕。

原本熟睡中的人似乎也已經感覺到卡爾的動作,他有些無力的抓住卡爾的肩膀欲阻止他逐漸向下的動作。

「醒了?」對上綿羊那依然有些惺忪的睡眼,卡爾一點也沒有愧疚,反而愉快地說道。

「嗯……」

揉了揉還有些睜不開的眼睛,坐起身時綿羊及時抓住差點滑落的上衣;無語的低下頭看了看身上的痕跡,他沒有說什麼的默默將衣服穿回身上。

看著綿羊恍惚的神色卡爾將他攬入懷中:「還想睡?」

先是發出一聲無意義的單音,過了一會後他才搖頭:「已經睡夠久了。」

「一天又這樣過去了……」看向窗外天色的同時綿羊感慨地道:「今年又像之前那樣來不及準備東西……」

「無所謂,」讓背對著的人正視自己,卡爾調侃地道:「把你送給我不就得了?」

看著卡爾的表情以為他在說笑的綿羊只是笑著回應:「卡爾,別說笑了。」

「我可是很認真的,不要每次都故意曲解我的意思。」聽到綿羊的說詞卡爾語氣中有些無奈,下一秒卻又很快的改變了之前的情緒:「所以今年呢?」

「卡爾想要什麼?」綿羊整理著被卡爾揉亂的頭髮,他一如往常將想不出答案的問題丟回給卡爾。

「不管我說什麼小羊都會照做嗎?」

「嗯?」

雙手略為施力將綿羊推倒,當看到眼前那個不明所以的表情時卡爾笑著低下頭:「你明明就知道的啊……」


《無眠》完
2008.03.0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