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15.
 
 
然後,出現爭執了。
忘了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爭吵,只是這一次誰都不肯先低頭,冷戰了幾天過後兩人各自離開了長久以來居住的地方。
伊薩克獨自坐在城垛上靜默地看著夕陽下的城中風光,不久後他的背後傳來了聲音打斷了他的獨處。
「好難得見你這時候出現在這裡,平常就連聚會也很少出現的。」
「嗯……」伊薩克無力的對著空無一人的背後回應了聲。
「你該不會被趕出來了吧?」
「你不要給我亂猜……」
靜默了好一陣子後那聲音又突然道:「不過這樣子好嗎?」
「嗯?」
「算算日子,下一個任務也該下來了。」
「啊啊……」完全忘記這回事的伊薩克懊惱地慘叫了聲,而後卻突然看開。
他向後靠著對方那無形的背,有些感嘆地道:「這樣也好,暫時不見面對彼此都好。」
「天要下紅雨了。」
「……」
「想不到我會那麼幸運,難得回來卻在同一天裡見到了伊薩克和霞飛這兩個平常不會一起出現的人。」
「見到他是你的不幸吧。」一邊修改上次被退回的研究報告中的錯誤,霞飛一邊跟著對面的人說道。
「你對他的怨恨可真不淺。」
「斐洛,信不信我會毀了你方才書寫好的東西?」
那名為斐洛的神官在聽見了霞飛的威脅後,一手按上那幾乎被霞飛拉去一半的紙張:「別,那可是要上呈給主教的報告書啊。」
最終霞飛還是將那一疊厚重的東西拿至眼前,他翻閱了幾頁之後便因內容過於複雜而放棄了繼續閱讀的打算。
「是發生了什麼不愉快吧。」
要將物品還給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時霞飛又聽見對方這樣說道,那語氣中帶著肯定而非疑惑;當與斐洛視線相交時霞飛忽然有種被看穿的錯覺,下意識心虛的別開了眼。
「很明顯。」斐洛指著霞飛的面容,解答了他未問出口的疑問。
「你們兩人一定沒發現吧。為了避免見到對方時不知該如何反應的尷尬,你們的路線總是刻意避開對方平常習慣行走的道路,就連經過對方平日習慣待的處所也都是低著頭、假裝不在意的快步走過。會這樣小心翼翼只是為了不讓那份不悅加深……」
真正開始回想才發現,其實早在一開始便忘了爭吵的理由為何。
霞飛想起了從前兩人似乎也常常因一些日常小事而發生爭執,大多都是因他的任性而引發的,可最終卻是伊薩克的退讓兩人才得已走到至今。
踏出門口的霞飛看見了伊薩克那看似即將出遠門的背影,猶豫了片刻後他開口喚道:「喂……」
聽到這熟悉的叫喚聲時伊薩克停下了向前的腳步,他轉身往與方才相反的方向走,直到走至霞飛的面前才又停了下來。
「霞飛,」見霞飛只是不發一語的看著自己,伊薩克無奈地笑了笑,而後伸手按住霞飛的頭:「任務必須離開幾天,這段日子裡看你是要繼續留在這裡,還是回去艾爾帕蘭都行。」
「嗯……」
「天氣漸漸轉涼了,你要保重身體。」
「嗯……」
對於伊薩克接下來的叮嚀霞飛都以同樣的單音回應,到了最後,當伊薩克同他說著道別的話語時他才驚覺自己來見他的目的。
還來不及握住頭上那忽然抽離的溫暖,霞飛看著伊薩克離去的背影,打算對他說的話也梗在了喉頭、無法順利傳達。
 
 
 
2008.10.15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