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11.
 
 
慣例的對著沿路上遇見的每個人道早安,直到第三個人走過後霞飛才發現了他們的不對勁。與方才相同,接下來遇到的幾個人身上多少都看得見掛彩的痕跡,無一倖免。
「你們是想讓我忙死啊?」
一踏入平日成員們最常聚集的場所時霞飛便聽見裡頭的斐洛正發出如此怨言。
「俗話說能者多勞,我們是讓你有表現的機會。」正在接受治癒的人似乎沒有接收到對方傳來的怨氣,說完話時還送給斐洛一個燦爛的笑容。
「該多多表現的似乎是妳吧,不要忘了妳的本份。」
「不要,我跟人有約要先走了。」從椅子上站起,那身著粉紅色衣袍的人當著斐洛的面前踏著輕快的腳步離去了。
下一個在斐洛面前坐下的人伸出手,他指了指手臂上的血痕,哭喪著臉道:「斐洛我受傷了,很痛。」
「……」當對方用相同的表情再一次強調傷口的痛楚時,斐洛一手按住他的傷痕所在,用力揉著那道痕跡:「你想不想試試真正的痛?嗯?」
「……」
霞飛別過頭不再去看後頭正在上演的鬧劇,他看著同樣受了傷的會長問道:「怎麼了?」
「我也不清楚。這幾天大家都陸續遇到了莫名的襲擊,猜想也許是成員裡有人與外頭的人結了怨;但這也只是假設,實際情況現在還沒有眉目……」
「霞飛,斐洛欺負我,我好難過。」不知何時引發吵鬧的主角站到了霞飛的身旁,他扯著霞飛的衣角傷心的說道。
「……痕,你手上那個是自己塗上去的吧。」霞飛抓起痕的手,看著那已被抹去了大半的紅色顏料:「似乎煞有其事,你是用什麼畫的?」
「嘿嘿,這是秘密。」
看著痕被誇獎後的得意臉龐霞飛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
「咳,總之,」被遺忘在一旁的會長咳了一聲提醒兩人自己的存在:「除了長期在外的成員外,現下這裡還沒受到傷害的就只剩下斐洛、痕、還有霞飛你們三個而已。」
「無論如何,這幾天外出時還是當心點。」
雖然接收到了會長好心的告誡,但已經在屋裡悶了好幾天的霞飛在內心認真的斟酌過後還是決定單獨一個人外出解悶。
看了一下採買的清單確定沒有缺少後,他帶著那一堆自己需要、與其他人託買的物品準備返回住處。
即使知道現下可能有人正在一旁虎視眈眈,霞飛卻一點也沒有要加快腳步的意思。
他踏著緩慢的步伐,觀賞著一路上平常不會去注意的佳景;當抬頭望向天空時他忽然想起了這幾天一直在意的事情。
伊薩克離開幾日過後霞飛突然記不起當初究竟要對他說些什麼,他記得他是有什麼話要對伊薩克說的,可現在卻全忘了。
又開始在意起這件事的霞飛心情變得有些不舒爽,一反方才的悠閒,他此時已無心於路邊風景,只一心想早點回去,重新拾回記憶。
踩在草地上的步履在看見遠處那熟悉的身影時有了片刻的遲疑,確定自己不是眼花後霞飛加快步伐朝著視線停留的地方走去。
正當他打算開口叫喚對方的名字時,眼前所見的景象卻使他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在溫熱的液體濺上他臉龐的同時,霞飛終於想起了那被自己遺忘了許久的話,那一句當時來不及說出口的「路上小心」。
 
 
 
2008.10.1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