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18.哽咽
 
 
「一共十三刀,還真是下手不輕呢。」
才剛醒來不久的伊薩克在喝過對方遞來的水後對著聲音來源的方向說道:「我看到了,是個小孩……」
「刺客。」停頓了一會後伊薩克描述的更具體些。
「哦?不知道這次又是哪個已死的親人雇請的殺手,能將你害到這地步也真不容易。不過是說,怎麼你這個人特別容易招惹那些蒼蠅?」
「你還真敢說,」聽見對方的取笑伊薩克不客氣地反駁:「也不想想每件事都有你的份。若不是你整日不現身,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就不只我一個人了。」
「唉呀,至少每次事後我都還幫著你善後呢,我最大的用處不就只是這個嗎?」
不打算繼續與他爭辯,伊薩克轉頭看向另一旁那個趴在床上不知睡了多久的人。
「他啊,從那天起便日日在床邊照顧你,每天睡得不多,到現在也該是累壞了。」見伊薩克專注於霞飛身上的模樣,像是要增加他罪惡感似的,那人將這幾天的所見所聞全都說予他聽。
「嗯……」握緊那即使在昏睡中也能感覺到溫暖的手,伊薩克看著仍然未清醒的霞飛,沒有多說什麼。
「這些天你好好療養傷勢便是。保重身體,別讓傷口惡化了。」房門關上前那個聲音又道:「你再繼續睡下去可是有人會擔心的。」
這日醒來時難得的不見身旁那個總是沒有離開的人。
想想每次清醒時霞飛都處於與自己相反的狀態,伊薩克算了算,其實兩人在當初自己離開的那天起便不曾見過面,更別論與對方有過。
房門開啟的吱嘎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四目相交時伊薩克沒有漏看霞飛眼中的訝異,而後只見霞飛放下手中的東西快步的走到他身旁。
看著在他身旁坐下的人伊薩克皺著眉:「怎麼,才一陣子不見你似乎又更瘦了?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身體?」
「這是誰害的?你還不是連自己的身體都照顧不好,哪有資格說我。」聽見的第一句話卻是一如既往的嘮叨,霞飛沉著臉不悅地回嘴。
「霞飛。」
「做什麼?」
「不要哭呀……」
「誰在哭啊!」
聽見霞飛的辯駁時伊薩克露出了個苦笑,他抬手拭去那從霞飛眼眶中不斷流出的淚水:「別哭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我才不是、因為你才哭的……」
情緒過於激動的霞飛一時止不住哭泣,伊薩克見狀無奈的打消了阻止他的念頭;挪動身子靠近霞飛,伊薩克按著他的頭,任由眼淚沾濕纏繞在自己身上的紗布。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2008.10.19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