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寒
 
 
視線由眼前跳動的火焰移到站在窗邊的那人身上,他瞇起眼開始打量對方的穿著,看著那露出的頸項與腰線,還有那未扣上的扣子時,他幾乎可以想見對方拿起外衣隨意披上的畫面。
衣不蔽體,思考了很久後他才想起了這個最適合不過的形容詞。
轉回頭看向那原先放置木柴,現在已空無一物的地方,他想起了備用的木柴似乎都在地下的房間內,而通往那處所的入口則需要出大門才可到達。
霞飛不悅地皺了皺眉頭,刻意忽略窗旁的伊薩克此時開口所說的什麼等風雪停了就可打雪仗的天真話語,他看著壁爐平靜地道:「喂,火快熄了。木柴也用完了。」
「嗯?你等等,我出去拿。」
當伊薩克要離開窗邊時霞飛不忘提醒他將那不斷有強風送進來的窗戶關上,而後他便坐在原位目送著伊薩克走入風雪中的背影。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就在霞飛想著對方會不會早已凍死在外頭的同時,大門開啟的聲音解答了他的疑惑,看著在門口拍打著肩上雪花的伊薩克時他暗暗地鬆了口氣。
等到伊薩克蹲在壁爐前開始添加柴薪時,霞飛由一整個上午都未曾離開的椅子裡站起,裹著厚重毯子的他緩慢地走向伊薩克,而後在他身旁坐下。
「去那麼久,火都快滅了。室內的氣溫也降低了,很冷。」
「是,地下太亂了,忍不住整理了一下便耽擱了。這火不會那麼快熄的,你別那麼擔心。」伊薩克將方才自己放在桌上的杯子拿起轉而遞給霞飛:「喝點熱牛奶暖身子?」
瞥了一眼杯中那還餘下一半的液體,霞飛不感興趣地道:「那早在你離開的那段時間就涼掉了。」
「似乎是呢……你等會,我去幫你加溫。」
還來不及開口阻止伊薩克便快速的離開了,這次他沒有讓霞飛等待,不過一會兒便又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有些不情願的接過那溫熱的杯子,霞飛一小口一小口喝著那對自己而言沒有任何實質幫助的牛奶。
當露在毯子外的手被另一隻手給握住時霞飛同時聽到了耳邊傳來的問句:「好了,這次又是為了什麼而不開心?」
「……我嫉妒呀。」霞飛低頭看著自己已然發紫的腳指甲,「你一點都不像是夢羅克出生的孩子。」
「就為了這個?」
「不然呢?在這種天氣穿得那麼少也不覺得冷、下著大雪的日子出門也沒被凍死,最可惡的是,」霞飛反手握住他的手,拉到兩人眼前憤恨地道:「竟然連手都是暖的!」
「所以我不是想辦法幫你取暖了嗎?」伊薩克得知了理由後無奈地笑道,空下的那隻手碰上霞飛那仍然冰冷的臉頰:「況且這和在哪裡出生的也沒有關係,你只是因為平常欠缺鍛鍊才會那麼畏寒。如果你跟著我的行程走,保證日後不會這樣手腳冰冷。」
「我才不要。」對於伊薩克的建議霞飛卻是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絕。
「聽說,」思量著如何說明比較得體,伊薩克小心地提議道:「鄰國有位醫術高明的醫生,我們找個空閒時間前往拜訪如何?」
「這是天生的,治不好了。」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說不定到時便意外的治好了。」
「我都說治不好了。」霞飛氣惱地用力握緊伊薩克的手,意圖明顯的想儘快中止這個話題。
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伊薩克擁著身旁的人:「可我無法時常這樣待在你的身旁,我擔心你哪天……」
「那你就想辦法每天都陪在我的身邊啊!」不想再去顧慮其他,霞飛故意裝作理所當然的說出任性的話。
嘆息再一次由伊薩克的口中發出,對於霞飛的行為他沒有一次不妥協:「是,所以在那之前就請你多擔當了。」
「……喂,為什麼要每次都那麼順從?」
「嗯?你不希望我如此?還是你希望我拋下你或是故意和你作對之類的?」
「我只是問問而已。」
「我也只是同你開玩笑的,別當真。」
看著伊薩克臉上莫名刺眼的笑容,霞飛終於忍不住握拳揮向他的胸膛。
擋住那沒有什麼殺傷力的拳頭,伊薩克看向上方的霞飛,歉然的道:「對不起,下次不會再開這種玩笑了。」
 
 
 
2009.01.16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