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散沙〉→〈月落〉→〈踏雪〉→〈星夢〉→〈哭歌〉


.星夢

 

 

不同於遙久以前那個地方的極端寒冷、也不同於夢羅克那般終年酷熱,這裡的天氣有明顯的區別;儘管一開始還是不能適應,但過了一個輪替後身體也已經能習慣這個國家的生活了。
 
在語言與其他一些基本的應對進退上,當初為了討空華歡心,在空華用著這樣的文字書寫資料時他都一直陪在身旁,雖然沒有一字一句的教導,但憑藉著空華那偶爾會給的解釋與自行研究,拼拼湊湊後也大概懂了七八分。
 
出乎意料的,到了這個國家後一切都非常順遂,順利的進入了這個嚴苛的訓練所、順利的通過了挑選、順利的擊敗了無數個競爭對手……
 
只差一點點了……
 
「讓你久等了。」
 
「不會。」
 
突如其來的叫喚打斷了秋霖的思緒,他收起嚴肅的表情,轉而向來人露出笑容。
 
「不過,你真的可以嗎?這種天氣……」
 
知道桂月指的是什麼,秋霖看了一眼那些白皚皚、將一切掩蓋的雪花,他忍住昏眩,鎮定地道:「沒事的。」
 
「你若真的昏倒了也沒關係,我會負責帶你回去的。」
 
秋霖其實不明白桂月究竟是如何發現他的這個弱點,只依稀記得先前像這樣下著雪的夜晚與他一同值日的桂月突然關心起他的狀態,自那時候起桂月便時常將這件事掛在嘴邊,以此來取笑。
 
畢竟是事實,秋霖倒沒有因此而氣惱,且經過那一次的事件後他反而與桂月聊了開來,她成為了他的第一個朋友。
 
 
「多虧了你,今天才能這樣光明正大的外出。」
 
「怎麼突然客氣起來了?」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不同以往的偷偷摸摸,今日的外出是有得到許可的;幾天前上頭的人忽然宣布了這個消息,前提為成績優異者,而得到此殊榮的人更可任意選擇一位人員陪同。
 
一開始秋霖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當他看見了桂月眼中的期待後他便決定非要得到這個獎賞不可。
 
「欸,秋霖,我有點擔心下一次的比試……」
 
「嗯?」
 
「如果輸了的話,就要被趕出去了。」
 
想起了她孤兒的身分,秋霖先是沉默,接著才安慰道:「妳不會輸的,我相信妳。」
 
「你也不是不曉得我的表現實在……且目前剩下的人都不是我的能力所能及的……」桂月放下竹籤轉而拿起板凳上的茶,語氣裡滿是擔憂:「所以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才好?去當婢女?給人家幫傭?女孩子家該會的東西我都沒有學過啊!」
 
見眼前的人有愈想愈離譜的趨勢,秋霖趕緊打斷她、讓她不再胡思亂想。
 
冷靜下來後沒多久,桂月忽然又感嘆的道:「如果我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怎麼又說了如此莫名其妙的話?」無奈的一笑,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別想那麼多,我們經歷過了那麼多困難,好不容易才到達目前的位子,我想妳也不想現在就放棄吧?別只想著自己會輸,妳的實力應該也差才是。」
 
「秋霖……」
 
秋霖望著那雙寫滿感動的眼,他微微一笑,耐心等著對方接下來的話;直到秋霖開始感到有些難為情時,伴隨著一陣笑,桂月將方才的話給補完。
 
「嘴巴真甜,你哪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了?」
 
 
比試結束過後秋霖四處都找不到桂月的人影,打探之下才知道她不久前被人給帶走了。儘管如此他還是依照先前的約定前往兩人會面的地方等待她的到來。
 
在詢問桂月下落的時候他同時聽見了另一個傳聞,聽聞今日「大人」特地來到了會場關心目前的狀況,至於目的與為何不現身等等其他問題則無人知曉。
 
「大人啊……」
 
秋霖記得很久以前似乎有人這樣稱呼過空華,他還記得當空華聽見這兩個字時,那一向處驚不變的臉閃過了的不悅。
 
「一定是有些關係吧……」所以才會露出那種表情。
 
正巧組織想得到的資料似乎也是得更靠近中樞才能獲得,一想到這樣對自己有利的事秋霖不禁開始盤算起往後該如何做足分內的事,而又能處理他最初執意來到這個國家的目的。
 
「等很久了吧?」
 
望著那遠遠便喊著他的名字的人,本想開口取笑對方一點矜持都沒有,但在看見來人那不同以往的裝扮後他卻怔住了。
 
「怎麼了?穿這個果然很奇怪嗎?」見到秋霖的反應桂月轉而看向自己身上那一襲艷紅的衣裳,難為情地問。
 
「不會,很適合妳。」伸手解開桂月頭上被飾品給纏住的髮絲,不經意地瞥見了那沾染上汙泥的衣擺,秋霖接著又補了一句:「動作能再優雅點就更好了。」
 
 
雖然內心非常在意對方今日的結果,但因不想讓她知曉這份心思秋霖故意忍著不問,許久過後,就在他快要等不及時,背後的人終於開口了。
 
「今日……是我輸了。」
 
此時秋霖想起了前幾日桂月說的那些話,想到自此之後或許再也見不到她了,他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反應是好。
 
「在最後失誤,給對方逮到機會……」
 
「那麼,妳……」
 
「後來我見到了大人。說見到有些奇怪,應該說是他召見了我。」
 
一瞬間秋霖忘記了悲傷,忍住那一堆差點脫口而出的疑問,他重新整理了思緒後才鎮定地問:「他為何召見妳?」
 
「他只說要親自教導我,其他的什麼也沒提。」
 
「是嗎……恭喜。」
 
「你,生氣了?」
 
料想是自己的異樣被桂月給察覺,秋霖趕緊拋開那些在腦子裡打轉的想法,儘管兩人現下是背對著背,他還是露出了微笑。
 
「我確實是有些嫉妒。」
 
「一開始我也認為即使要選也該是選上你的才是。」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你可以不用被趕出去,我們也……」
 
秋霖此時終於明白為何桂月今晚的語調顯得那麼有氣無力,心裡一方面也與她一般覺得遺憾,但另一方面也為這突如其來的進展暗自叫好。
 
「我們、以後也許不能像現下這樣時常見面了。」
 
「嗯……」實在不知該如何安慰,秋霖沉吟了一會兒,而後轉移了話題:「時間晚了,還是快些回去吧。沒猜錯的話妳是偷溜出來的對吧?」
 
秋霖跳下被他們當作椅子的大石塊,他走到桂月面前,看見她臉上扭曲的表情時便知道猜測無誤。待到桂月也跟著跳下後,他牽起她的手打算一起離開,此時身後的人忽然發出一陣驚呼。
 
秋霖連忙轉過身,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只見她的一隻腳正尷尬地踩在泥土上,而原本該穿在腳上的鞋子繩帶斷裂,被遺落在一旁。
 
※ 
 
一路上兩人都沉默無語,直到回到處所、秋霖將桂月從背上給放下後,她才像是有話要說的抓住他的衣袖。
 
「怎麼了?」
 
「你一定會堅持到最後、擊敗所有的人獲得晉升的機會吧?」
 
「嗯,我會的。」
 
「往後,或許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了吧。」
 
「嗯……」
 
見桂月說得如此感傷秋霖忍不住也皺起眉來,當他打算說些什麼來安慰時她卻一反憂愁,笑了開來。
 
「秋霖,我也會努力,成為不辜負這個人選的人。等到那個時候,我們再像現在這樣,一起看星星吧?」
 
「好的,」望著眼前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眸秋霖鬆了一口氣,他亦同樣對她露出笑容,承諾似地道:「一言為定。」
 
 
《星夢》完 2009.09.12
 


留言

  1. 驫 | -

    說好的哭歌呢^q^

    ( 17:48 )

  2. chentu | -

    >驫

    對不起哭歌難產了^q^
    其實是寫完後不太滿意,鬼隱了。

    ( 14:50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