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為難
 
 
「喂,我的耳朵快掉了。」
夜裡,因為這一句話,伊薩克匆匆地帶著一直無法安穩入睡的霞飛離開普隆德拉的旅館。透過不論天氣多麼寒冷仍盡忠職守的卡普拉小姐的特殊能力,兩人前往了吉芬,接著又用相同的方式輾轉回到艾爾帕蘭。
回到屋中的第一件事便是將壁爐的柴薪給點燃,待到屋子變得暖和後他才回到霞飛的身旁。
「好多了吧?還覺得冷嗎?」
「冷,怎麼會不冷呢?」霞飛嘆了一口氣後又繼續道:「這個世界一定是快毀滅了,怎麼會連普隆德拉的冬天都變得那麼寒冷?以前明明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趁著霞飛對氣候發表不滿的這段期間,伊薩克將爐上的水重新煮滾,一直等到對方的抱怨結束他才把手上的杯子遞出。
「所以說,真是掃興啊。假期的最後一天竟然以這樣的場景結束……」
「嗯?我以為你是故意的?」聞言,發現對方的行為與自己認知不同時,伊薩克忽然不解地問道。
「什麼故意的?」
「因為不想明天一個人從普隆德拉回來,所以方才才故意那樣說,目的是為了讓我陪你回來,不是嗎?」
霞飛瞟了身旁的人一眼,挑了挑眉:「少臭美了!要是你動作快些登記到有暖爐的房間,那我也不用這樣受寒,別說是一個人回來,就算要我獨自在那裡住個十天也不成問題。」
「原來是這樣啊……」伊薩克伸手將身旁的人拉得更靠近自己一些,他笑道:「我還以為你那麼捨不得我走。」
「我才不在乎呢,你就算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死掉我也不會傷心。」
「但是,如果霞飛凍死在家裡,我可是會很難過的。」
將頭倚靠在伊薩克的肩上,過了很久後霞飛才由嘴裡吐出了兩個字:「笨蛋。」
 

 
 
「吶,霞飛,你發燒了。」
「你太敏感了,我覺得這樣的溫度剛好。」
「不對,你真的發燒了。」
不去理會霞飛不願離開壁爐的掙扎,他連著毯子將對方給抱起、帶著他回到樓上的臥室。
「真是的,怎麼會恰巧在這時候生病。」少了方才說笑的從容,伊薩克一邊嘀咕一邊將熱毛巾放在霞飛的額頭上:「你能照顧好自己,是吧?」
「如果我說不能的話,你會留下來嗎?」
他遲疑了片刻,而後停下所有的動作,轉而低下身摟著那纖瘦的身子。「你啊,為何總是能輕易的問出一些教人為難的問題呢?」
「為難?我這不是為難。」伸出裹在毯子裡的手,他環上伊薩克的背膀,用力地抱住覆在身上的人。
「要是我真想為難誰的話我就會伸出我的手,緊緊的將那個人給抱住,讓他到了天亮也無法從我的懷抱中離去。」
「我才沒有、為難你……」
 
 
2010.01.15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