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隱世
 
為了驅散不斷襲上的睡意,蘇諾將手上的那疊紙張數了一遍又一遍,而在發現這個行為重覆太多次只會讓自己更加困倦時,他轉而閱讀起紙上書寫的內容。
一一將先前沒有發現的錯誤給挑出,盤算著是否該再製作一份的同時,他連帶的想起了因為睡過頭的關係,待會根本就沒有再謄寫一份的多餘時間。
懊惱地皺起眉,蘇諾抽出最底下額外準備的空白紙張,當場抄寫了起來。
而就像是要跟他作對似的,飛空艇上的廣播器不久後便響起了千篇一律的台詞,蘇諾抬起頭,那飄浮在空中的城市頓時映入眼簾。
匆匆收起完成不到一半的紙張,儘管覺得無奈他還是認命的快速朝出口處奔去,搶在著陸後的第一時間下了飛空艇。
象徵整點的鐘響傳入耳中時,步伐本就不慢的蘇諾更是跑了起來。
片刻過後蘇諾停了下來稍作喘息,這時他忽然想起了前些天聽見的,那個據說可減少一半路程的捷徑的傳聞。早在那個當下他便有去證實真偽的興趣,只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實行。
望著眼前那疑似是通往學院的小徑,蘇諾沒有思考太久,氣息穩定後他毫不猶豫地快步往前走去。
 
儘管兩旁皆是先前未曾見過的新奇景物他還是忍住好奇心、不敢懈怠的依循著沒有分岔的路徑前進。
過了一會兒,察覺到至目前為止都尚未出現需要選擇的岔路,蘇諾不禁在心裡感到慶幸;當他分心的祈禱接下來也能如此幸運時,原先空無一人的道路上忽然憑空冒出了一個人來。
來不及停下奔跑中的步伐,蘇諾就這樣硬生生的與前方的人撞上,抱在懷中的紙張也因此而散了滿地。
忍著疼痛由地上站起,他低著頭,將所有愧疚的言詞都給用上。
「真是的,走路不看路,你的眼睛是用來裝飾用的?」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算了,不跟你計較。」
蘇諾側身讓出路來,待到對方離去他才無聲地嘆了一口氣。早已習慣這個城市居民的冷漠,他很快的就把方才的惡言拋到腦後。
拍了拍身上的髒污,顧不得手肘上的擦傷,他矮下身將地上那堆辛苦了好些時日才完成的東西一張張拾起,伸出手欲撿回最後剩餘的那些,在他差一點碰觸到前,一陣大風忽然不適時地颳起,將一切靜止不動的東西給吹離了原位。
「不……」望著那逐漸遠離的東西,蘇諾虛弱的發出了個單音。
儘管覺得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作弄人了,可他仍舊無法灑脫的看著他們離去,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那陣突如其來的風沒有持續太久,蘇諾一邊安慰自己一邊追上那順著風飄遠的紙張。
 
四處張望了片刻,當發現自己要找的東西落在何處時,本就憂鬱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層灰。
「不會吧……」真的是,倒楣透了。
焦急的在籬笆外來回踱步,當發現裡頭似乎有人時他停下了腳步,一雙眼直盯著那個方向看,期盼那個休憩中的人能因此感受到他的目光,進而注意到他。
半晌,蘇諾終於了解了方才那舉動的天真,無力地低下頭,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總算作了決定。
「不好意思,打擾了。」他低聲道,接著便伸手推開矮籬笆的門。
深怕一個不小心吵醒了屋子主人,蘇諾大氣不敢喘,輕手輕腳、小心翼翼地朝目標走去。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將散落在庭院內的紙張拿回,而後他轉過頭,視線落在最後也是最棘手的那張紙上。
慢慢走向那尚在睡眠中的人,靠近椅子邊後蘇諾蹲下身,指尖碰觸到紙張的邊緣時他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因此鬆懈了大半。
打算快些離開的他站起身,就在這個時候寂靜無聲的空間中忽然發出了搖椅搖晃的吱嘎響音,蘇諾感到不妙地往身旁一瞥,果不其然,原先一直闔著眼的人不知在何時已坐起身,那雙仍帶著睡意的紫色眸子則是望著一臉呆滯的蘇諾。
兩人就這樣對看了數秒,半晌,蘇諾首先別開了眼。
「不、不好意思,我是為了撿、撿被風吹走的東西才擅自闖進來的,絕對絕對不是覬覦你的財物什麼的……能不能請你……」
「啊,」
聽見這個打斷他說話的單音時蘇諾更是覺得不安,他緊張的用力抱緊懷中的資料,抬起頭欲繼續說些什麼時,卻見眼前的人帶著完全無責備意思的溫和笑容,下一秒他聽見那個人道:
「午茶時間到了。」
那一刻過後蘇諾完全無法思考的任由對方擺布,一直到意識恢復轉動他才發現手中拿著的東西已被抽離,而現下的自己竟坐在椅子上,似乎是在等著屋裡那個人的到來。
他發出一聲虛弱的嘆息,而後決定不再浪費時間,當看見朝著他走來的人時他站起身,待到對方更靠近些後他開口道:「那個,我不是小偷,也沒有惡意,請相信我……」
「嗯,我知道。」
本以為會被百般刁難的蘇諾聽見對方果斷的回答後先是一愣,接著才鬆了一口氣:「請問我可以離開了嗎?」
「但是,你還沒接受我的招待啊。」
蘇諾聞言望向對方還捧在手上的甜點與茶壺,當嗅到傳來的果香時他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不可再久留,他拉回差點失去的理智委婉拒絕眼前的人:「我還有其他的事要做,而且我不餓……」
語音方落,蘇諾那一整天未進食的肚子誠實地打斷了他的發言。他闔上嘴、低下頭,困窘得不知該拿什麼表情面對那個人才好。
「坐吧。」
聽話的重新坐回椅子上,直到對方將一切都擺放好,說了個請字後他才又抬起頭。
「別客氣。糖罐在這裡。」
蘇諾道了謝接過眼前的人遞上的茶,他調適了好一會兒才由方才的情緒中脫出。打開糖罐的蓋子,依照平常的習慣一匙接著一匙的將砂糖舀入茶中,感覺到對面的人似乎正注視著他時,他不解的回望。
「需要再為你倒一杯嗎?」
看著那茶與砂糖各半的杯子他終於明白對方的意思,停下還打算繼續的手,他難為情地道:「不,不用了,這是我的習慣,平常都是加那麼多的……很奇怪吧……」
「說奇怪不如說,吃這麼甜對身體不好,蘇諾?」
「偏好一時半刻是很難改……咦?」聽見自己的名字由相處不到半天的人的口中說出時他不由得一愣。
很快的,對方做了解釋:「那個上頭,我猜寫的應該是你的名字。」
順著他的目光看往放在一旁的那疊紙張,看見上頭的簽字時蘇諾回應了他的猜測:「是,那的確是。」
「別說這個了,快吃吧。」
聞言,他再一次道謝。本就喜愛甜點的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品嘗那不斷散發桃子香味的蛋糕,沒有讓他失望的,才吃下第一口便讓他驚豔了。
「超棒……這才是真正的崑崙的桃子對吧?和以前吃過的完全不一樣!被騙了,上次買的那個一定是有偷工減料。」
「但是,之後重新看了料理書才發現糖的比例似乎不太對,太甜了吧?」
「不不不,我覺得這樣剛好……這是你自己作的?」
「嗯。」
「好羨慕,真想每天都能吃到這樣美味的甜點啊。」
「不難的,有空的時候你可以自己動手嘗試。」
「不可能,我的手藝向來不好,」蘇諾聽見這個建議時難為情的揮了揮手,馬上否決了:「而且,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實在抽不出時間。」
「例如,那個?」
與方才的欣喜完全相反,發現對方聰明的將視線移到那堆紙上時蘇諾無奈地道:「嗯,就是那個。」
「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當然不容易,那可是我花了好幾天才完成的。昨天甚至為了它而整晚沒睡,實在是太折磨人了,如果不是因為今天下午要……」
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蘇諾沒有繼續未完的話,他冷靜的放下手中的叉子,打算開口詢問現下的時間時,遠方傳來的鐘聲讓他知曉了答案。
 
「我忘了,今天下午與教授的約……怎麼辦?應該是超過約定的時間了,我好不容易才趕出來的,她不會因為這樣就不見我吧?如果她真的……」
「蘇諾,」蘇諾那一串焦急到語無倫次的話語順利的被對方的叫喚給打斷,待到他冷靜下來後那個人才繼續說道:「你受傷了。」
看了一眼手肘上的擦傷他不在乎地道:「沒關係,只是小傷。現在更重要的應該是……」
「不及時治療的話會留下疤痕的。」
蘇諾看著眼前那個起身走向自己的人,他還來不及反應受傷的那隻手便被對方給抓住,片刻過後雖然刺痛感仍存在,但手肘上的傷痕卻消失。
「謝謝。」拿起桌上那疊資料,他道謝之後又道了歉:「對不起,我真的得走了,在這樣拖拖拉拉的我實在不敢去想後果會如何。」
「嗯,我知道。」
「那麼,呃……」直到現在才驚覺自己竟然還未請教對方的姓名,他停頓了一會兒,正思考著該如何回答時,眼前的人忽然開口了。
「維希。」
在心裡默念了幾次,熟悉了剛得知的名字後他才將方才欲說的話給補完。
「謝謝你的招待,維希先生。」
「不客氣。下一次我會準備不同的東西,如果還有下一次?」
思考了一下子才明瞭維希話中的意思,想也沒想過還會有機會,蘇諾欣然回道:「我、我會期待的。」
 
「維希先生,再見了。」
朝著後方的人揮了揮手,接著他便轉過身依循著維希指示的方向而去。
半晌,蘇諾忽然想起在他說要離開的那一瞬間,維希眼中那不易察覺的落寞,當那個畫面再一次閃過腦海時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遲疑了片刻後他回過頭,方才經過的那些建築物皆已被迷霧給掩蓋,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朦朧、模糊地看不清的景象。
在意的多看了幾眼,儘管內心感到疑惑,但他沒有多做停留,一想到待會等著他的會是怎樣的場面,他很快地重新轉過身、匆匆忙忙地朝學院的方向奔去。
 
 
 
《隱世》完 2010.01.23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