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巧克力
 
 
又來了,討人厭的節日。
「你收到巧克力了嗎?」這句話儼然成為了今日的問候語。
走在路上聽見的不外乎是「你寫卡片了嗎」、「吃過巧克力了嗎」、「要吃巧克力嗎」……諸如此類與巧克力脫不了干係的話語,運氣不好的他甚至撞見了好幾場女孩要送給男孩巧克力的畫面。
嫌惡地繞道,原本短短的路程霞飛卻花了平常的兩倍時間才回到公會的據點。
原以為終於可以清閒一些,但踏入室內後他便發現了自己的天真。屋內瀰漫著與外頭相同的節日氛圍,女的忙著製作要送給心儀的人的巧克力,而男的則開始較勁起收到禮物的多寡。
越過沉迷在歡樂氣氛中的男男女女,霞飛一個箭步地往安靜的角落走去,在會長身旁坐下。
「吵死了。」
被霞飛那毫不隱藏的不悅給嚇到,會長趕緊停下手邊的事務轉而關心地問道:「怎麼了?」
「也沒什麼……」意識到自己態度的不友善霞飛對著眼前的人露出歉然的笑容,接著才解釋道:「只是討厭這種節日罷了。」
「因為沒有收到巧克力嗎?」
「誰在乎那種東西。」
霞飛瞄了身旁毫無玩笑之意的人一眼,知道對方是無心的也不再計較。拿起桌上的茶壺,發現倒出來的竟是不同以往的咖啡色液體時他不悅地啐了一聲。
「可霞飛你也不是沒人緣,不可能收不到的,難道說,你拒絕了?」
「嗯,全都拒絕了。」懶得重新沖泡,霞飛將就地喝起手中那杯甜膩膩的飲品。
「雖然名義上是人情巧克力,可誰能猜到那些人究竟是帶著何種心情將手中的東西送出呢?明明對那些送禮的人沒有意思卻收下了她們藏著別有用心準備的巧克力……我不認同這樣的行為,也不希望在她們心中留下什麼期待,所以全拒絕了。」
「你啊,有時候就是想太多了。」
「是那些人思考得不夠周到。」
看著那些滿載而歸的成員們,霞飛同情似地發出一聲嘆息。在看見那幾乎快被禮物壓垮的斐洛時他誇張地搖了搖頭;而當他看到痕的手中也拿著幾個包裝精美的盒子時,他不敢置信地直盯著痕手上的東西瞧,一邊碎唸著想不到會有人想送阿痕那種傢伙巧克力的話語……
「話說,你沒有準備給他嗎?」
會長說出這句話時霞飛的視線正巧掃到了那個一臉為難的人身上,一時想不通會長話中的意思,他不明所以的發出一聲單音:「啊?」
「伊薩克。」
同時遠處的伊薩克收下巧克力的畫面映入了霞飛的眼簾,他收回遠望的目光,看著身旁的會長。
「為什麼我非得成為那芸芸眾生裡的一員不可?」
持續一整日的喧鬧在夜晚來臨後正式結束,梳洗過後霞飛踏著愉快的步伐進入他專屬的房間,拿起火柴欲將桌上的油燈點燃,嘗試了幾次未果他才發現原來是底下的油已經燃盡了。
不肯因為這樣而放棄睡前閱讀的習慣,霞飛拿起存放油料的瓶子作了去倉庫拿取的打算。
才剛開門,不知何時出現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麼晚了,你要上哪去?」
「我才想問你這麼晚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霞飛晃了晃手中的瓶子,「油用光了,房間太暗沒辦法看書。」
「我陪你一起去吧。」
沒有拒絕伊薩克的好心,霞飛由著他跟著,當嗅見對方身上時不時傳來的甜膩味道時他皺著眉,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裝了滿滿一瓶的燈油,原想早點回房歇息,可當他將倉庫的門關上後,身邊的人卻一把抓著他,將他帶往建築物最上方的平臺。
「怎麼忽然……」
「今天都沒好好和你說到話,一下子也好,陪著我吧?」
聞言,霞飛嘴上雖然嘟噥著卻還是走往邊緣坐下。安靜相處了好一會兒,受不了這種無謂沉默的霞飛先開了口。
「所以找我有事?」
「呃……」
「沒事的話我要回去睡了。」
「慢著,」抓住已經起身的霞飛,伊薩克躊躇了片刻,直到握在手中的手腕又開始掙扎時他才拿出一直藏在身後的東西:「這個巧克力給你。」
一瞬間的呆愣過後霞飛接過他手中的東西,解開歪斜的緞帶、拆開簡陋的包裝紙,打開盒子後九個形狀不同的巧克力正好落在九個格子中。
「吃吧。」
霞飛挑了挑眉看了伊薩克一眼,接著賞臉的選了一個賣相還算過得去的送入嘴中。
半晌,霞飛那好看的臉皺了起來:「好甜,你想甜死我嗎?」
「那,試試這個?」深怕霞飛一個不順心就將整盒巧克力往下丟,伊薩克指著另一個,語氣和善地道。
霞飛願意嘗試的給了他第二次機會,過了不久他的眉又糾結了起來:「苦死了!明知道我怕苦你是想苦死我嗎!」
「啊啊,這是哪個女的做的?手藝這麼不好娶到她的人會不幸的。不要說我不關心你,勸你還是早點拒絕對方吧。」
將盒子丟回給身旁的人,一長串的抱怨結束後他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霞飛……」看了霞飛的側臉一眼,伊薩克無力地垂下頭:「這是我做的……」
「你……?」
「特地請公會裡的女生教的,一直到剛才才弄好。過程都沒有錯,也試吃過了,我想應該不差啊……怎麼會呢……」
「所以那真的是你親手……」
「沒有關係,我會再努力的,下一次會做出既不甜也不苦的巧克力出來。」
得知真相後霞飛往伊薩克挪近了些,他拿回方才丟回給伊薩克的盒子,心虛地別開了眼:「其實,也沒有那麼差勁啦……」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第一次不可能完美的。」
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不是安慰,霞飛又拿了一個巧克力,這一次直到融化、嚥下他都沒有嫌棄太甜,也沒有抱怨太苦。
「不過跟巧克力比起來,你身上的味道還更濃郁。」
「為了趕在今天結束前送給你,一弄完就過來見你了。」他望著眼前一語不發的人,而後挨近他玩笑地道:「要吃巧克力還是吃我呢?」
沒料到伊薩克會忽然開這樣的玩笑,霞飛愣愣地看著愈來愈靠近的人,很快的他回過神,張口咬住近在眼前的頸項。
直到口中的鐵鏽味掩蓋了嘴中的甜膩後他才離開伊薩克的懷抱,而後用力的推了他一把,讓他往冰涼的地上倒去。
「真狠……」
「是你要我吃你的。」
「怒氣消了?」
「我才沒有生氣。」霞飛鼓著臉,死也不願承認自己確實因為今日看見的事情而心生不悅。
伊薩克伸手將上方的霞飛拉下,他摟著他的肩膀,笑道:「是,是我看錯了,對不起
 
一前一後走在漆黑的廊上,忽然霞飛像是想到什麼的回過頭:「對了,你來找我的時候早就已經超過午夜了。」
「唔,怎麼會……」
見到了伊薩克吃驚的表情後霞飛愉快地回過頭:「所以說,我可是不會承認什麼唷。」
 
 
 
  2010.02.14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