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回禮
 
 
壓抑了許久的情緒在過了一個月後的今天又開始蠢蠢欲動,望著那群在臉上寫滿期待的人,霞飛不解地問道:「嗯?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怎麼每個人臉上都那麼猙獰。」
「你是真不知道?」坐在一旁正吃著巧克力的女神官答了腔,「就是那個啊,回禮的日子。」
霞飛喝了一口茶,當熟悉的甜膩開始在嘴中蔓延時他頓時明白了今天的節日為何。默默地將杯子裡的東西倒掉,重新沖泡了新的飲品後他才又回到座位上。
過不了多久那位平常總是被人遺忘的會長拖著不知裝著什麼的布袋來到了他的面前。他有氣無力的由裡頭拿出了幾份禮物,分發給附近的人。
「霞飛,這給你。還有宣荷,拿去吧。」
「謝了,我真愛你。」名喚宣荷的女神官接過禮物後便站起身給了他一個擁抱,後頭不忘加上幾句好聽話。
與她相反,霞飛僅是看著會長手上的東西,沒有動手的打算:「這是什麼?我記得當初沒有送禮物給任何人。」
「啊,是這樣嗎?抱歉,我記不得了。不過買都買了,你還是收下吧?」
見他遲遲不肯接過,會長想了想,忽然記起了當初霞飛的理論。恍然大悟的收回了手,他虛弱地笑道:「那我先走了。還有好多人要送啊……不曉得會不會來不及……」
目送著那與某節日發送禮物的老人有高度相似的背影,霞飛這才想起了一個月前,在那充滿愛心日子的隔天,存在感薄弱的會長忽然收到了一堆遲來的巧克力的事情。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在心底為他默哀了數秒。
「怎麼不收下呢?」
「嗯?」
「好歹也是會長的一番心意,他哪裡在乎當初有沒有收到你的禮物?只要收下他就會開心了。」
「更因為是他的心意所以不能收。」霞飛看了宣荷一眼,完全不能認同她的想法。
「他可是會傷心的,晚上會一個人躲在角落哭泣唷。」
「他就是人太好了才會被欺負,節日當天沒想到他,過了才急忙的補上。不過就是一堆過期的巧克力,何必這麼認真一一回送?把自己累得半死……」
霞飛叨叨絮絮地將不滿一口氣說出,愈說卻是愈不能理解為何會長要這樣盡心盡力。
喝了一口茶,他平復了過於激動的情緒,一邊則想著哪天得找個機會同會長好好聊聊。
「那麼你呢?」宣荷始終是笑著的,聽完霞飛的怨言後也無多作反應,反而輕描淡寫地轉移了話題:「沒打算要回送嗎?」
「嗯?」
「總是有一兩個的吧,對人家有意思就要趁今天回禮啊,有嗎?有吧。」
看著宣荷那彷彿帶有特殊涵義的笑容霞飛感覺背後升起一股惡寒,仔細回想一個月前的今天發生的種種,不知該把夜晚發生的事件歸在哪一天,他平淡地道:「沒有。」
「真的?是你認為沒有呢,還是真的沒有呢?」逼問著那臉上還帶有疑惑的人,宣荷在此時將挖掘小道消息的本事表現得淋漓盡致。
「沒有。」第一次看見宣荷如此積極的模樣,霞飛先是一愣,之後仍是重複方才的回答。
「那麼,我就接收囉。」
一反緊迫逼人的態度,宣荷溫和地笑著,將最後一顆巧克力含入嘴中,她拿著空盒子,故意在霞飛的眼前晃了晃。
第一眼還不覺得有什麼,當愈看愈覺得那分成九個格子的盒子異常熟悉後,他仔細地回憶了一遍,發現那與先前自己收到的那一個如出一轍時,宣荷嘴角邊勾起的那抹笑容刺痛了他的眼睛。
察覺被跟蹤的那一刻他沒有顯露出慌張,反而開始往人煙稀少的街道走去。轉向陰暗的小徑,他在牆邊停了下來,等了一會猜想後方的人已經到達時他冷不防的回過身,抬頭,正好對上了那被驚嚇到的人。
「這麼破綻百出的跟蹤,連我都能發現了,難怪每次出任務都得花上好些日子。」
伊薩克與眼前那過分靠近的臉龐對視了幾秒,坦白道:「跟著你不需刻意隱藏所有的氣息。」
「哦?意思是我還不值得讓你展現所有實力就是了。」
「你不是我要暗殺的目標,不能等同論之。而且,我就是希望你能發現。」
「嘖。」
聽完了伊薩克的說詞霞飛忽然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他不悅地拍開對方伸過來的手,越過他往來時的大道走去。
 
真的遇上時他反而冷靜了下來。
在說完那樣的句子後宣荷笑著離開了,而他則是以收集藥水材料的藉口獨自到街上閒晃。吹了一整個下午的冷風霞飛稍稍看開了,接著而來的卻是滿肚子的疑問。
他和他,什麼都稱不上,不過就是收了對方的巧克力罷了,又能代表什麼?他要給其他人回送禮物也是他的自由,到底又關自己什麼事了?
腦子裡充斥著負面情緒,只因為找不到任何理由來解釋那時的不悅。
「你怎麼還在這?」瞟了一眼那個陪著自己整個下午的人,霞飛假裝不以為意的問道:「在等人?」
「陪著你不好嗎?」終於等到了一直沉默不語的人的開口,伊薩克反問後又暗示地多說了一些:「我等的人一直都在,只是等的東西卻遲遲沒收到……」
「你大概等錯人了所以才收不到東西。」霞飛直接澆了伊薩克一桶冷水,視線由對方的臉上移開,繼續望著逐漸暗下的天空。
 
「吶,你是真心的吧。」
原本熱鬧的街道現在只餘下幾個行人,返回公會據點的路上,霞飛像是疑問又像是肯定的如此說道。
「嗯?」一瞬間的愕然過後他明白了霞飛的意思:「那是自然的,我還以為你早就明白了……」
「但是你今天送了宣荷巧克力。」
「今日公會裡我第一個見的可是你。」
「那,你也不曉得今日會長做了什麼?」
「他做了什麼?」
看著伊薩克那不像是說謊的表情,霞飛迷惑了。沉默不語的繼續走著,過了一會兒身邊的人卻忽然開口了。
「啊,我有沒有跟你說,上次是宣荷教我做巧克力的?材料和包裝都是她準備的……嗯。」
將事情做了聯想,霞飛頓時明白了過來,想到這一整天無謂的煩惱他不禁腦怒地咒罵了聲:「混帳……」
「況且再怎樣也不能是可能是宣荷,她實在太……」想了一會伊薩克略帶疑惑的下了形容:「可怕了?」
「夠了,別再說了。」不想再聽見關於她的任何事,霞飛制止了那似乎打算繼續表達想法的人。
 
「我應該,沒有等錯人吧?」
經過方才的事件,霞飛料想伊薩克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縱使萬分不願意,他還是勉強的發出了幾個單音算是回應他的問句。
快要踏入公會的領地前霞飛突然一把拉過伊薩克的手,將他帶往平常不會有人注意的角落。將伊薩克按在圍牆上,他逼近那還弄不清楚狀況的人。
「你知道我的個性吧?」
「嗯。」
「即使如此也……?」
「即使如此也……」
沒有讓伊薩克說完後頭的話,霞飛抬起頭更靠近了他一些:「那就給你吧。」
與那近在咫尺的眼睛相對望,一開始他還不能明白,愣了幾秒後伊薩克便懂了霞飛話中的涵義。
不過是這一剎那的遲疑,眼前的人在此時卻失去了耐心。
「不要的話就算……」
反握住那即將抽離的手,他低下頭,將霞飛接下來的話全數吞入嘴中。
 
 
 
2010.03.14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