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陌生
 
 
思量了許久,無處可去的蘇諾終究還是接受了維希的提議。
跟著維希來到了堆放雜物的儲藏室,那一日下午兩人一同將裡頭的物品重新擺放,清理出足夠活動的空間。
房間漸漸恢復原本的面貌,望著充滿書籍的書架與擺在窗子邊的書桌,蘇諾好奇的開始猜測它的用途。
「這裡是書房?」
「嗯,不過上一個主人似乎也將這裡當成臥室。」似乎是不願多談,維希僅是輕描淡寫的回應,接著對他露出一個微笑:「先這樣吧,若有缺少什麼的話說一聲,我會想辦法補齊的。」
直到這一刻蘇諾才驀然驚覺今後自己便要跟這個見面不過三次的人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雖然內心多少帶著點不安,但該有的禮儀他沒有忘記。
蘇諾追上方才才離開的人,他感激的道了聲謝,得到的是維希那一貫溫和的笑容。
兩人相安無事的過了好些時日,經過這些天的相處蘇諾心裡的擔憂消去了大半,比起煩惱往後是否會因個性不合而處不來,現下的他只一心希望能更了解那個在他遇見困難時伸出援手的人。
這日,過了中午後的時間難得的全都空了下來,不打算在下午排上其他行程,蘇諾與身邊的人道別後便早早離開學院、回到寄居的地方。
經過庭院時蘇諾望了空無一人的搖椅一眼,他下意識的在原地停頓了幾秒,而後卻是什麼反應也沒有的掉頭進屋。
將書本丟回房間,蘇諾一邊整理昨晚來不及收拾的雜亂,一邊則是在心裡猜想今日的午茶時間維希會準備何種點心。
歡愉的情緒影響了他的行動力,蘇諾快速地將所有物品歸位,當一切恢復整齊後他踩著輕快的步伐回到客廳裡。
默默地在椅子上坐了好一會兒,許久過後他遲鈍的察覺到了不同以往的氣氛。蘇諾先是環顧屋內四周,確定無人在裡頭後才起身走向窗邊,望著外頭那平常該有人在上頭休憩,現下卻空蕩蕩的搖椅,此時他終於明白方才進門前是為了什麼而停頓。
 
讓蘇諾等了一個下午的人直至日落時分仍舊沒有出現,點燃屋子內的燈火,他低落的嘆了一口氣,一時間竟無法分辨心底的失望究竟是為了甜食,還是因為沒有見著維希的關係。
當肚皮持續發出飢餓的抗議時蘇諾終於放棄了等待,走向平常甚少踏入的區域,他在裡頭翻找了好一會兒,發現沒有可以馬上填飽肚子的食物後又是一聲嘆息。
百般無奈下他到底還是伸出手去翻閱櫥櫃上的料理書,看著看著卻更是躊躇、不安。反覆閱讀了許多次,最終勉強從其中選出最簡單的一道料理。
打定了主意,蘇諾硬著頭皮依照書中的流程開始了生平第一次的烹飪經驗。
儘管過程中沒有出什麼紕漏,可最後的成品卻沒有蘇諾想像中的好看。翻攪眼前那有多處焦黑的食物,他遲疑了半晌,敵不過飢餓的他心一橫,挑到燒焦的部分後便快速的將盤子裡的東西給吞嚥下肚。
或許真的是太餓了,除了味道淡了點、帶有些許苦味外倒也挑不出其他毛病。即使心裡的挫折感已經稍稍減退,但蘇諾還是不希望往後出現第二次的機會。
折騰了許久才將室內的狼藉還原成記憶中的模樣,不忘將料理書翻回一開始的頁數,所有動作完成後他由門口望著眼前的景象,儘管覺得有些不協調,可卻也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
離去前他在意的多看了幾眼,找不出問題何在的他很快的放棄了思考。
蘇諾不悅地哼了聲,伸手握住貼在臉上的冰涼,片刻後他才由夢中轉醒,意識尚未完全恢復的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是疑惑地望著手中抓住的東西。
「蘇諾,」
「唔……」
「怎麼睡在這種地方?」
「在等你。」
「晚餐吃了?」
「吃了……」
「回去房裡再睡,來,站得起來吧?」
直到維希抽回手蘇諾才發現方才抓住的冰冷是何物,含糊的應了聲好,接著便由著維希動作。像是想到了什麼,蘇諾扯了扯維希的衣袖:「沒有甜點,很失望。」
維希聞言輕輕的笑出聲來,而後有誠意的提了補償的辦法:「明天一併補給你,好嗎?」
蘇諾這才滿意地露出了微笑,乖順的扶著維希的手繼續前進。
明明只是從餐桌走到後門的距離,在意識朦朧的此刻他卻覺得特別漫長,剛萌生的不耐煩被忽然襲上的寒意給吹散,來到外頭後他才想起了真正想對維希說的話。
「其實,甜食只是其次,整個下午都是一個人,很寂寞。」
恍惚間蘇諾感覺到了身邊的人短暫表露出的不自在,他困惑地偏過頭,對上的卻是維希的微笑。
「到了,快進去吧。外面風大,可別又著涼了。」
 
進房後蘇諾翻來覆去了好一會才發現原本該在床上的被子竟不見了,他慌張的坐起身,頓時清醒了大半。
衝出門快速地將掛在後院的被子給收下,摸著那冰冷的棉被蘇諾不禁在心裡責怪起自己的粗心。轉過身打算回房時,他不經意的抬頭,正巧看見了上方站在狹小走廊上的人。
「維……」
意識到這行為或許會驚擾到那似乎陷入沉思的人,蘇諾即時收回剛到嘴邊的話,安靜地注視著樓上的維希。過了好一會他伸手揉了揉眼睛,想確認方才看見的畫面是否為眼花引起。
那總是掛著笑的嘴角垂了下來,眉頭鬱悶的糾結著,平常溫和的表情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蘇諾從未在對方臉上見過的陰翳。
蘇諾不自覺地向前踏了一步,草地因而發出一陣沙沙聲,還未開口上方的人便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想了想還是關切地喚道:「維希先生……」
下一秒蘇諾看見了維希露出那一貫的,他將之取名為「拒絕」的笑容。
蘇諾一雙眼直盯著牆上古老的壁鐘看,恨不得時間能過得慢些,指針指向正上方的同時下一班的人果然準時的來接替他的工作。在以往,這一刻是他最開心的時候,可現下他卻一反常態的用著憂愁的目光望著接替的人,眼神中彷彿還帶有對方太早過來的責備。
出了圖書館他抬頭看了看尚明亮的天色,正猶豫等會該往哪去消磨時間時,後方跟著他一同出來的人冷不妨抓住他的手臂。
「撥點時間給我吧?」
來人用的語調雖是詢問,可說完話後他卻沒有留時間給蘇諾,反而強勢的拉著他直接往心中的目的地走去。
「怎麼了?」
對送水上來的服務生道了聲謝,蘇諾轉而不解的望著面前的久芳:「發生什麼事?」
「嗯?這應該是我的台詞吧?」久芳喝了一口水,而後重複了一次蘇諾方才的話:「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對於他的問話蘇諾是一頭霧水,即使要思考亦完全不知該從哪一個環節切入。過了半晌他才想起了近日一直放在心上的煩惱,於此同時也連帶的記起自己尚未同久芳說明遷居一事。
蘇諾懊惱地皺了皺眉,答話時多了幾分心虛:「沒有啊,哪有什麼事……」
待到服務人員再次出現又再次離開後,久芳收起玩笑的口吻,難得的顯露出擔憂的神情。
「你啊,心裡在想些什麼都會表露在臉上,我要不察覺都難。說吧,所以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敵不過久芳的逼迫,蘇諾避重就輕地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最近和……住在一起的先生之間似乎產生了些問題。」
「嗯?你不是自己一個人住在里希塔樂的貧民區,什麼時候多了其他人了?莫不是……」
比起打算忽略的地方被發現,蘇諾更害怕的是對方的胡思亂想。趕緊打斷久芳的臆測,他大略地將前些日子為何會忽然無家可歸、之後又是如何找到棲身之所的事敘述了一遍,確定久芳已經明白現下的情況後才開始訴說這些天的煩惱。
將心裡的苦悶一股腦兒向久芳傾訴,遲遲找不出問題究竟從何而生,蘇諾說著說著竟自責了起來,少見的憂愁亦爬上他的臉龐。
「嗯……」
望著蘇諾那模樣,久芳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到底不想看他如此鬱鬱寡歡,他決定幫眼前那人整理紊亂的思緒。
「我們從頭開始談起,你說,在那個夜晚無意間發現了那個人異於平常的表情?」
「嗯。」
「可之後他對你的態度沒有改變,一樣溫和?」得到蘇諾肯定的回應後他才接著說道:「我想問題不是出在你的身上。你想想看,若他是對你不滿為何還拿相同的態度對你?直接將你趕出門不就了事了,何必還留著眼中釘在自己面前走來晃去的。」
「你有必要這麼不留情面嗎……」
蘇諾點了點頭,思量後頓時覺得久芳說的也不無道理。可過不了多久他思緒一轉,又想起了那天之後的事。
「不對……他的態度不一樣了。我偷偷觀察過,雖然只是細微的變化但還不至於讓人看不出來,以前不論什麼事他都會有耐心的對待,但最近似乎多了幾分的心不在焉……果然還是因為我做錯了什麼事情吧?一定是這樣子!」
「……何不直接問本人?」見蘇諾又回到最初的樣子久芳有片刻的無言,放棄繼續去猜想蘇諾嘴中的「他」的心裡想法,他提出了最直接的建議。
「同他將話說清楚吧,問他那天發生了什麼事了、為了什麼而煩惱、為何變得心不在焉……以後還要一起生活呢,總是要講明白的,繼續這樣猜疑下去說不定原本沒事反而變有事了。明白?」
「嗯,明白。原來還有這方法……」蘇諾又點了點頭,終於恍然大悟。
想不到事情會因為這樣簡單的建議而結束,久芳抑制了想上前揍人的衝動,儘管忍住了動作,但最終他還是忍不住嘴上的揶揄。
「平常人都該想到的。你最近的腦子好像退化了許多,找個時間去治一治,下降的智力說不定能恢復。」
「什麼話!那是因為我在乎所以才會那麼煩惱。」
「你在意的是人呢?還是居住的地方?」久芳瞇起眼,打量起眼前那個與自己當初認識時開始產生差距的人。
「我只是,不想被維希先生討厭……」
儘管已經做出了決定,但真正去執行卻不是想像中容易。總是在準備開口喚住維希的前一秒又退縮,這樣的情況重複了好幾次後,蘇諾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心又開始產生動搖了。
這一日,蘇諾終於提起勇氣,他跟在維希身後,趕在他要上樓前拉住了他的衣袖。
「維希先生,可以談談嗎?」
練習過無數次的句子在此時卻忽然說不出口,蘇諾低著頭,光是選擇要如何說明就讓他耗盡了大半時間。
「蘇諾,怎麼了?」
以為維希是等得不耐煩才開口催促,他匆忙地問:「維希先生,你有心事嗎?」
「呃,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和以前看起來不太一樣,似乎是有心事的樣子。如果有什麼煩惱可以對我說,我願意聽。」話一說出口蘇諾便後悔了,但當對上維希那疑惑的眼神時,不知該如何解釋的他只好硬是將自己的話給補完。
「嗯……」維希聞言先是一愣,而後卻笑了:「但是在我看來,有心事的應該是蘇諾你啊。」
沒想到會被這樣反問,他忽然慌張了起來,正躊躇著該不該實話實說時,眼前的人又道:
「我在等你說。」
「是、是這樣的,我想問維希先生,我有沒有哪裡得罪你?你是不是開始討厭我了?」
「怎麼會忽然有這種想法?」
「維希先生從那一夜開始便時常魂不守舍,以前總是會有耐心的對待任何事,現在卻漫不經心的。我們之間的對話也少了……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在聽完蘇諾的自白後維希訝異地望著眼前那個人,接著他伸出手安慰似地摸著他的頭,歉然道:「不好意思,這幾天我腦子裡想著一些事,因此無法注意到周遭的事物。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很抱歉。」
「所以問題不是出在我的身上?」
「嗯。」
「那,我們還是能像之前一樣?」
「嗯。」
「太好了。」
得到肯定的答覆,蘇諾鬆了一口氣,連日下來的煩憂跟著一掃而空。想起先前自己刻意避開維希的那些行為他忽然覺得有些好笑,「不過,我是真的很擔心,如果被維希先生討厭了該怎麼辦才好……」
對於蘇諾那近似撒嬌的話語,維希僅是淡淡地笑著沒有回應,手上的力道卻在不自覺間加重了些。
 
「啊,但是我方才說的那些話是出於真心,如果維希先生有心事,我願意聽。」
「嗯。」
看見維希又露出不願多說的笑容,蘇諾感到有些喪氣。猶豫了一會兒,他試探性地問:「我可以問維希先生這幾天都在想些什麼嗎?」
「也沒什麼,」將斟滿茶的杯子遞給蘇諾,維希輕描淡寫地道:「前些日子去拜訪了以前的一位朋友,見他過得很好,有些妒忌罷了。」
蘇諾心裡明白這肯定不是事情全部,儘管只是冰山一角,但只要一想到維希願意同他透露心裡的想法,他便滿足的覺得與他的距離拉近了一些,「那個人在維希先生心中一定很重要吧?」
「只是,那個人心裡想的永遠不會是我。」
驀然沉重的氣氛讓蘇諾有種連嘴裡的甜點也泛苦的錯覺,即使對方沒有明說,在此時蘇諾卻忽然明白了那個人在維希的心中究竟佔了多大的分量。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這樣的沉默持續了好半晌,蘇諾再次開口時識相地轉移了話題。
「維希先生,為了以後不要再發生誤會我想我們需要加深對彼此的了解,你覺得呢?」
見對方不反對,蘇諾雖然覺得有些難為情卻還是認真的開始敘說自己的身世。
「我的名字是蘇諾,原本是住在吉芬的法師,因職業選擇的關係來到了朱諾。多虧了教授的提拔現下才能在學院裡生存,也幸好有久芳的陪伴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才不會那麼寂寞……平常空閒的時間會到圖書館裡幫忙,圖書館需要處裡的事情不多,能找到這份工作,實在可以說是非常幸運……」
過了許久,蘇諾終於發現自己盡是在說一些感謝的話,他趕緊止住、換了方向。
「呃,最喜歡的東西是甜食,如果哪天這個世界忽然不能生產砂糖了,那我一定會活不下去……」聽見維希的笑聲後蘇諾臉一紅,而後卻是認真的強調道:「我可不是開玩笑喔。」
「嗯。」
「未來,希望能成為像教授那樣了不起的人。但現在排在第一位的願望是,能和住在一起的那個人好好相處……我會努力的,往後也請你多多指教。」
維希止住了笑,握住了蘇諾伸出的手,輕聲地應道:「嗯。」
 
 
 
《陌生》完 2010.03.1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