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嫉妒
 
 
還未開門便聽見了裡頭的笑聲,平時那即使到傍晚也總是暗著的燈亦點亮了,伊薩克愣了好一會兒,確定身前的屋子與記憶中的那棟沒有差異後他才伸出手打開大門。
不同以往的冷清、死寂與孤獨,此時裡頭洋溢著的溫暖氣氛是他從前歸來時未曾見過的。
只見不知哪來的女孩正站在霞飛的身側,用她的小手搓揉著他的手,期間還不忘由嘴中呼出溫熱的氣息,看上去似是在為他驅走寒冷。
末了,她在他的頰上蹭了蹭,兩人相視而笑。
當那畫面映入伊薩克的眼簾時他別開了眼,而後卻是低頭思考方才心底產生的細微變化是為了什麼。
「什麼時候回來的?」
屋內的兩人終於注意到他的存在,伊薩克抬頭看了他們一眼,見霞飛扯了扯身上的毯子時,他轉過身關上不斷吹進冷風的大門。
「站了好一陣子了,看你們開心不忍打斷。」
「哦?」
「開玩笑的。」
在霞飛的身旁坐下,伊薩克朝著他一笑,視線卻落在那陌生女孩的身上。
女孩全身上下最顯眼的莫過於那一頭垂至膝蓋的翠綠長髮,接著是那迥異於人類的尖耳,一襲淡粉色的衣裳覆蓋了她的身軀,卻獨獨缺漏了纖細的手臂。此時她正抓著霞飛的衣袖、躲在他的身後,怯生生地望著他。
艾普里歐,嗎……
「喂,你嚇到她了。」
霞飛的出聲勾回了他的思緒,只見眼前的人轉而安慰起身後的女孩,不多時,她放開了抓著霞飛的手,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重新出現後,原先掛在臉上的恐懼消失了,她帶著歉意的望著伊薩克,將手中的東西遞出。
遲疑好一會兒才明白她的意思,伊薩克接過那杯茶,在意的多看了幾眼。
「謝謝。」
 
由充滿霧氣的空間走出,方才還有說有笑的兩人此時卻安靜地躺在床上睡下了。他放輕腳步、不發出聲響的走至床沿,坐在霞飛的身側,低下頭看著他的睡臉。
還來不及擦乾的水珠順著他的髮梢滑落,滴在身下那人的頰上,他伸手拂去臉上的水滴,想不到原本睡著的霞飛卻因這個動作轉醒。
伊薩克握住霞飛伸出的手,蹭著那一如既往的冰涼手背,當看見那迷茫的眼神中透露出的疑問時,他淡淡地一笑,輕聲道:「沒事。」
「繼續睡吧。」唇角擦過已恢復正常溫度的手,他掀起被子蓋住他的手臂,待到霞飛重新闔上眼才放心的移開視線,往另一邊走去。
幾綹翠綠的長髮硬是占據了餘下的床位,而那些頭髮的主人正一手拉著身旁的人的手指,安穩地偎著霞飛。伊薩克見狀嘆了一口氣,將那些髮絲順了順後才側著身躺上去。
望著霞飛那與自己有些距離的側臉,興許是以往太習慣了以至於一時沒有察覺,伊薩克遲鈍的想起了平常他都是躺在自己的臂彎裡入眠的,可現下兩人間卻出現了空隙、被一個嬌小的身軀給隔開。
驀地,他心底湧上了一股不知該如何說明的滋味。
靜靜地望著眼前的畫面,伊薩克一夜無眠。
老舊樓梯發出的聲響通知了伊薩克那已睡了半天的人終於醒來的訊息,抬頭看著一同下來的兩人,當視線對上時他開口道:「早餐……或許該說午餐,在桌上。多吃點。」
「嗯。」
回應他的是霞飛那有氣無力的聲音。儘管心裡疑惑為何已睡了那麼久的人仍舊一臉疲倦,但看霞飛已開始用餐他也不好打斷,只好先將疑問擺在一旁。
收拾碗盤的同時伊薩克一邊分心地注意霞飛的動向,瞥見他上樓的背影他無奈地一笑。過了片刻,原先猜想要回去午睡的那個人又重新下了樓,伊薩克在看見那披著外出裘衣的霞飛時不由得一愣。
「你要出去?」
匆匆放下手邊的工作,伊薩克快步追上那已打開大門準備離開的人。
「啊,」看見伊薩克出現在眼前霞飛先是一愣,接著才反應過來:「嗯,一直待在屋子裡也不是,帶她出去轉轉。」
還來不及說出同行的請求,眼前的人像是知道他心裡想的事般補充道:「你休息吧,昨晚趕著回來一定很累,是吧?」
不過就是一句關心的問話,卻有效的堵住了他含在嘴中的句子,儘管有些不甘願,伊薩克卻也不打算反駁,順著他的意思。
「路上小心。」
 
像習慣了似的,自那天起霞飛便時常帶著那個女孩出門。好奇平常那能窩在屋子裡就絕對不出門的人怎忽然一下子轉性了,詢問過後得到的卻是早在女孩出現的那時便開始了這樣行為的,看似理所當然的答案。
而每次當他提議想跟上時卻總是會被對方以各種名義擋下,被拒絕了多次之後伊薩克也明白了霞飛的意思,識趣地不再妨礙那兩人的快樂時光。
不是沒有想過自己去找樂子,但一來艾爾帕蘭距離公會的據點太過遙遠,二來運河之都本就鮮少樂趣的事物,於是沒有其他事情做的伊薩克將大部分的時間用在窗外一成不變的景象上。
就這樣過了好些天,這一日,在他們又牽著手消失在門外時,伊薩克驀然驚覺現下自己度過的正是霞飛平常的生活。
不一樣的是,霞飛過的是整天都是一個人的日子。一個人用餐、一個人在屋子裡無所事事、一個人入睡……
沒有人陪伴,任何事情都只是孤單一個人。
門鈴響起的那一瞬間伊薩克只是困惑地看著聲音來源,待到第二次聲響他才記起了那沒聽過幾次的聲音為何。
出現在門後的是一位披著紅色披肩的女子,兩人對視了幾秒那人才尷尬地道:「請問霞飛……?」
「他還沒起身。進來等吧?」
他們沒有等太久,平時總是晚起的霞飛今日難得起了個大早。在他身旁的女孩一看見那名訪客便倏地放開了拉著霞飛的手,跳下還未走完的階梯飛奔到她身前。
「主人,您終於來了。」
「沒有被欺負吧?」
「霞飛先生待我很好。可我還是希望跟著主人……」
看見眼前那畫面伊薩克大略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扶起差點摔跤的霞飛,兩人一起在女子的對面坐下。
「怎麼比預定日期還要早?」霞飛撇了撇嘴,看上去似是有些不悅。
「事情提早做完當然要早點來討回我的東西啊,我怕你對她……」
「妳的想像力依然那麼豐富。」
「如果喜歡,你可以自己去培育一個的。」
「麻煩,又礙事。」
沒有去介入霞飛與那人的對話,伊薩克只是在一旁安靜的聽著,當那一句「礙事」傳入耳中時,他想起了不久前他曾問過對方類似的問題,可得到的卻是「永遠不要知曉」的回應。
直到這時他才終於明白當初霞飛為何會如此氣憤。
 
回過神時來訪的客人與寄居的女孩皆已離開,感覺到身旁的視線他偏過頭,可對方在接觸到他的目光時卻又別開了眼。
「是你沒有問。」
望著那彷彿作戲被拆穿的困窘表情,他隨便找了個話題希望能先消除霞飛臉上不自在的紅暈:「這一次有三十多天的假期。」
「看你這麼多天沒走我還以為你被開除了。」
「霞飛……」聽出了隱藏在其中的期待,伊薩克明白他的心情,但仍舊只能苦笑。
基於各方面的考量,雖然知曉或許這話會讓霞飛不悅,他還是緩緩地開口道:
「還是,培育一個吧。」
「你怎麼還是……」
話一說出口他便後悔了,沒讓霞飛將後頭的話說完,他拉著他的手腕將他擁入懷中,「開玩笑的,我自然也不希望忽然蹦出個什麼來瓜分你對我的……在乎。」
「喂,你似乎誤會了什麼,誰在乎過你了?」嘴上雖這麼說,但一雙手卻揪住了他的衣衫,悶著的聲音確實傳入了伊薩克的耳中。
「霞飛,怎麼就是改不了嘴硬的個性?」
「我才沒有嘴硬,嘴硬的人是你。」
伊薩克一愣,而後坦白地道:「是,我承認我口是心非。我不開心你天天陪著她出去,看不慣你們之間過於親密的舉動,也不能接受每晚睡在你身邊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可最最讓我在意的卻是你那理所當然的態度。」
「幸好只是暫時的啊……」蹭著他的臉頰,他喃喃地,像是對自己又像是對著霞飛道。
聽完了這席話霞飛反而不知該如何回應,沉默了良久,他別開臉:「好、好聽話誰都會說。」
「至少你將它列為好聽話,也聽進去了。」料想不到對方會這樣回答,伊薩克一笑,換了個思考方式。
「你似乎沒有睡飽啊……」指腹拂過眼角下明顯的黑影,他蹙眉:「再回去睡吧,別強忍著。我會陪你。」
霞飛打了個呵欠,這一次他沒有表示什麼,僅是放開環抱著伊薩克的手,而後拉起他的。
回握住那有些冰涼的手掌,伊薩克由著他扯著,聽話的跟在他身後。趁著他看不見時露出一絲細微的笑容。
 
 
2010.04.16
 


留言

  1. 阿梓 | -

    我笑了
    還按了兩次重新整理XD

    ( 02:12 )

  2. chentu | -

    >阿梓

    對不起,騙到你(喂)
    都已經過了十一天了沒想到還會有人被騙到XDD

    ( 22:30 )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