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衍生。


.重逢
 
 
踏出學院大門,蘇諾解脫似的吁了一口氣。
愉快的心情沒有持續太久,想起出門前維希的囑咐,他斂起笑容,接著出現在臉上的是比方才更為憂愁的表情。
逃避似的在暫時休憩的地方磨蹭了許久,最終,知曉無論如何都得去一趟,蘇諾重新整頓心情,認命的跨出第一步。
經過之後幾次的相處,蘇諾稍稍明白了當初維希對那人的行為給出的評價,儘管清楚對方沒有惡意,但他仍舊無法適應那些突如其來的古怪言詞,與那些刻意作弄的行徑。
因此,每到這慣例的交易日子他總是一早便帶上忐忑不安的心緒,直到見到那個人、離開那個地方才能放下盤旋在心中的緊張。
本就不算太近的路程在蘇諾刻意放慢的步伐下顯得更加漫長,可當那棟建築物出現在視線所及處時,他反而又覺得方才花費的時間不過轉眼瞬間。
遠遠的便望見那位他最不想面對的人正坐在門邊堆疊的木箱上,視線與她對上的那一瞬間蘇諾一愣,而後卻是不由自主的加快腳步,快速地走到她的身旁。
「早安,艾莉莎……」看見對方嘴角勾起的微笑,蘇諾想起先前她的叮嚀。他硬是將幾乎已到嘴邊的敬稱吞回,轉而肯定的重新說道:「艾莉莎。」
「一大早的,真有精神啊。」名為艾莉莎的女子保持著方才的笑容,將蘇諾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眼前的人那樣說著後便無其他言語,蘇諾在心底暗暗鬆了一口氣,不想去揣測為何今次會如此難得地少了慣例的挖苦。
對方沒有進屋的打算他亦不敢逕自有所動作,陪著她在門外站了好一會兒,欲找尋倚靠的地方時,身旁的人彷彿看穿了他心中的疑惑,他聽見了她的解釋。
「裡頭正在處裡開店前的作業,再等等吧。」
短短幾分鐘內竟接連接收到艾莉莎罕見的認真,蘇諾一時間只覺無法消化。待到確定方才傳入耳中的句子並非幻聽後,以為她變得比較容易溝通,他猶豫了一會兒,大膽提出建議。
「兩個人一起的話,會比較快……」
「你是說,讓我和他待在同一個空間裡,呼吸他吐出的空氣嗎?」
──果然是錯覺。
看著艾莉莎臉上那與往常無異的笑容,蘇諾在心裡如此想著。
無法預測還得等上多久,他踱步至她的身邊,打算拿一旁的木箱充當臨時的椅子。放下捧在懷裡的書本,欲將未完全密合的蓋子蓋上時,裡頭傳出了一道微弱的聲響。
蘇諾一愣,意識到那聲音仍斷斷續續地傳出,他快速將手上的木板給移開。只見箱子底部鋪著一層舊毛巾,而在毛巾之上的則是一隻有著淡橘色皮毛、不過巴掌大的生物。當他回過神時,箱子裡的動物正張著藍灰色的眼、用著牠微弱的叫聲對他嗚嗚叫著。
「這是……?」
「很可愛對吧?」
「現在似乎不是稱讚牠的時候。」而且妳的眼神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真心的誇獎。
得到一貫的答非所問蘇諾更加確定方才對方正經的態度只是一時的異常。知曉她沒有解釋的打算,他重新偏過頭望著那個生物,不能明白那叫聲究竟代表什麼,他對牠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到底是怎麼了?」
「也許是餓了。」
想要摸摸牠的頭安撫又怕拿捏不了力道碰痛了牠,伸出的手因心中的猶豫而僵在半空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聽見艾莉莎的猜測他更是慌張了,雙手搭上箱子的邊緣,不知該如何處理的他顯得有些無措。
「牠能吃些什麼?應該說,這裡有什麼是牠能食用的……」
兩人搭不上邊的對談了片刻,終於無法忍受她的事不關己,蘇諾站起身打算進屋找另一位男子幫忙。尚未走到門前便聽見裡頭的吊飾發出了清脆的響音,與那忽然出現在眼前的人對視數秒,還沒想清楚該怎麼解釋那人卻先開口了。
「你來了啊,真早。裡面整理好了,你們先進去。」
「那個、那裡有隻貓,似乎餓了。」
「嗯,我知道。」
聽見那早已知曉般的語氣他困惑的移動視線,凝視著那人捧在手上的容器數秒,他慢慢地偏過頭,當對上艾莉莎那過分親切的笑容時,他才發現自己方才又被唬弄了。
「唉呀,你這容易緊張的性格究竟何時才能改掉呢?」
想起不久前似乎也有人如此說過,蘇諾不禁覺得有些困窘,思考良久仍想不出該如何回覆,他苦惱地皺起眉頭。
像是憋不住了,艾莉莎發出一聲輕笑,打斷了他的思緒:「我說你呀,怎麼會這麼認真的去思考那種問題?通常人只會當它是一種調侃,不是嗎?」
看見蘇諾接著露出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她更是笑彎了腰。拭去眼角滲出的淚水,她補了一句:「真虧他受得了啊。」
「維希先生才不會像妳這樣惡意取笑。」
「嗯,因為他很溫柔。而且,」她微微一笑,緩慢地將未說盡的話補完:「對小孩子的容忍力也比較大。」
「唔……」
始終保持沉默的男子一開口便化解他們之間的僵持:「不過來看嗎?」
蹲在他身旁餘下的空位,蘇諾專注地望著箱子裡那正一小口、一小口舔著碗中液體的貓咪。趁著這個空檔他好奇的重新問起牠會出現在這裡的緣由。
男子耐心地將最初如何發現、等不著牠們的母親回來又是如何處理,到後來幾位好心人領養走其他貓咪的過程詳細敘述了一次。
在聽見已過了好些天卻遲遲未出現願意收留牠的人這些話時,蘇諾擔心地道:「那牠怎麼辦?」
「牠……」男子話才剛出口便被一旁的人給摀住了嘴,艾莉莎接下那尚未完成的話:「會被送去專門處理那些沒有歸屬的動物該去的地方。」
「那不就……」
「雖然朱諾這城市對於飼養動物有一套嚴苛的規定,但仍舊不可能做到無人棄養的程度。流落到街上的那些動物被發現了還是得抓去處理,牠還那麼小,跑也跑不遠、又不夠機警,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蘇諾同情的用手指碰了碰那吃飽後又開始睡眠的貓咪,「你們就不能收留牠嗎?」
「寵物什麼的養一隻就夠累人了。」
「嗯?怎麼之前都沒見過?」初次聽聞此事,拜訪了好幾次卻從未見過什麼動物蹤影的他不禁好奇地問。
「一直在你的眼前啊!」
看著艾莉莎滿臉笑容的將手移往男子的頭頂,甚至重重地拍了幾下的模樣,他默然無語。猜測他們定是沒有收養的意願,蘇諾嘆了一口氣。
「怎麼你就沒有想過自己來幫助牠?」
「我?」被這樣一問,他開始思考自身的條件:「因為還沒有能力,況且寄人籬下也不方便……」
「你不知道,他喜歡小動物嗎?再說他那麼好心,若是遇見了不會見死不救的。過幾天再沒人要飼養牠就真的得……」
認為她說的也不無道理,蘇諾思量了片刻,而後點了點頭。
「好……」讓我回去問問維希先生的意思。
後頭的話還未說出口,眼前的人卻忽然站起身、捧起地上的木箱,放到他的手上:「你真是個好人,牠會用一輩子感激你。」
看著她作勢鬆開手的樣子,害怕箱子會直接落到地上的蘇諾不敢移開,只得接下那有些重量的東西。
「不、我的意思是……」
嘗試說明清楚自己的想法,可對方卻沒有留給他解釋的時間,只是笑著打斷他的話:「嗯,我明白,帶著實物回去報備也比較有誠意。」
「別擔心,東西等會兒會請小精靈送過去。」
心裡的想法彷彿被看穿了一般,聽見艾莉莎連自己打算用來拖延時間的最後一個藉口都做好了安排,想不出其他理由,他無法思考的順著她施加在背上的力道向前。
看著木箱裡那似乎是被晃動給吵醒的貓咪,蘇諾本就苦惱的心情更加哀愁。
離住處愈來愈近,他的心跳亦愈來愈快,嚥了一口口水,想好該如何應對後,他戰戰兢兢的推開籬笆門,走至搖椅邊。
「維希先生,」
待到維希睜開眼、也同樣看著他時,他將手上的東西拿得更靠近維希一些,好讓對方看清楚裡頭的動物。
「可以收留牠嗎?」
默默看著那團淡橘色的東西數秒,維希將視線移往那將不安的情緒都表露在臉上的人身上,淺淺一笑。
「蘇諾,你是那種一旦決定了什麼事,即使其他人不允許也還是會不顧一切去實行的人。沒錯吧。」
不能明白為何話題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他將方才的問句重新想了一遍,困惑地提出訂正:「可不可以……嗎?」
語畢,在望見維希臉上的笑容時,蘇諾知道自己又過分認真了。
 
「所以你就將牠帶回來了?」
「嗯、嗯……」
將事情的經過簡略敘述一遍,蘇諾喝了一口水,有氣無力的發出幾個單音。
方才移進屋內時兩人便已將箱中的貓咪給抱了出來,看著桌上的牠努力想往維希那方走去的景象,他不禁想起了艾莉莎曾說過的話。
「這樣看來,不如說是動物會主動親近維希先生呢……」
注意到對方往這方向望來的視線,他才察覺自己竟在無意中將心裡所想給說出口。趕緊搖頭回應他的疑問,蘇諾閉上嘴,就怕相同的事重新上演。
「你打算怎麼做?」
「嗯?」
「是收留牠呢?或是還給艾莉莎?」
「就是沒有決定的權力才回來請示維希先生的意見。」
「你也住在這屋子,而牠又是你帶回來的,你的想法如何?」
「我的話當然……」
他靜默了許久,始終沒有將心裡的話完整說出。欲開口請維希原諒他方才的失禮,眼前的人卻忽然下了決定:
「那就養吧。」
「怎、怎麼忽然……」
「因為你似乎很在意牠。」
不敢相信維希竟是考慮到他的心情而答應收養,蘇諾呆愣了好一會兒,可當他想起今早聽見的言論,原本愉快的心情又沉了下來。
「維希先生是因為覺得我是小孩子才答應的吧。」
「嗯?」
「小孩子總是喜歡提出任性的要求,而為了不讓他們失望即使無奈還是會勉強答應……維希先生也是那樣的吧?」
「這麼說也不是那麼……」
叩門聲響起的同時蘇諾看見了維希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愕,只見眼前那人斂去笑容,似是在思量什麼的蹙起眉頭。
身為主人的人沒有去應門他亦不敢擅自出主意,等著維希下決定的期間他一面好奇地思考外頭會是何許人,片刻過後他憶起了一直遺忘的事,驀地站起身。
「啊,是小精靈!」
一方面是怕外頭的人已等得不耐煩,一方面則是好奇所謂的小精靈究竟是哪位隱藏人物,得到維希的應許後蘇諾連忙跑至大門邊,滿心歡喜的打開了門。
「打擾了。」
熟悉的面容映入眼簾那一刻蘇諾一驚,直到那聽過無數次、毫不陌生的平板聲調傳入耳中後,他才反應過來,原來所謂的小精靈不過就是今早才見過的,同時還得身兼寵物之職的男子。
「呃、嗯,辛苦你了,納德先生。」
「先生之稱,承受不起。」
儘管完全無法明白他與艾莉莎對此事的堅持,他還是順從糾正的省去敬稱,重新喚了一次對方的名字。
關上大門跟在納德身後,不經意地瞥見他在經過維希身旁時所露出的不友善的神情,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眼花,蘇諾不禁懷疑他們之間是否曾有過節。
「他,借我一下。」
手腕被握住後他才知道對方向維希借的為何物,跟上納德的腳步,兩人來到屋子裡距離維希最遠的地方。
「你忘記帶走的書,還有這個或許對你有幫助,給你吧。」
心懷感激的接下忘記帶回的書本,道了幾聲謝後,眼前的人又遞上另外一本不屬於他的書籍。看了看書名,雖然知曉對方會將這東西給他的理由,但不明白為何他們會有此類書籍,他疑惑的問:
「這是……?」
「先前為了應付那些貓而特地去借的,現在已經用不著了。是她去借的,其實她並非你想的那麼不近人情,雖然總是表現出漠不關心的樣子,但最後若真沒人收養,她是絕對不會讓牠去流浪……」
蘇諾一面翻閱那本教導人如何飼養貓咪的書籍,一面聽著那似乎打算解釋什麼的話語。過了良久他終於察覺,書僅是藉口,對方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洗清艾莉莎在他心中的負面形象。
想不到一向寡言的人會為了替雇主解釋誤會而如此多話,蘇諾不禁感到稀奇,而當看見對方那已經不知該說些什麼卻仍努力地想接續的模樣,他終於有了反應。
「其實納德你也有體貼的一面,和維希先生一樣。」
怕納德無法明白具體的意思,他舉了個兩人都認識的例子。想不到對方在聽見後頭補上的話時,卻是臉色一沉,恢復了平常不苟言笑的冷淡。
「別拿我跟他相提並論。」
順著對方離去的方向望向被重重關上的大門,回想起方才的情況他仍心有餘悸。直到另一端的維希開口詢問他才回過神,走回他的身旁。
「怎麼了?」
「似乎是說錯話了。」
「手上的是?」
「他給了我這個,」朝維希展示了下封面,確定他已看仔細後才繼續道:「養貓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這麼小的。」
「若是你沒時間就讓我來吧。」
聞言,蘇諾感動得不知如何回應是好。冷靜下來後他轉念一想,若將牠交給維希照顧,自己在這件事上的行為就真的愈來愈像「一時任性的吵著要領養,到手後卻又棄之不理、要別人來收爛攤子」的小孩了。
不希望繼續被當成小孩看待,另一方面則是想親自撫養牠,蘇諾拒絕了對方的好意:「不,即使辛苦我也會努力去學習,不會勞煩維希先生。」
「那麼牠就麻煩你了,維希先生……」
毅然決然拒絕維希幫助的隔天,他馬上明白自己的天真。擔心沒人陪著會寂寞,可自己卻無法整天待在屋內的情況之下,他只剩下這個選擇。
儘管對方毫不介意,甚至還出言安慰萬分挫折的自己,但每到這個時候他總是覺得不自在。
即便由嘴中說出這句話的次數隨著日子一天天的推進而增加,他心中的困窘還是無法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
望著那被維希抱在懷裡的貓,蘇諾挫敗的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別後仍依依不捨的頻頻回頭,每次總得待到時間真的來不及才急忙啟程。
 
這一日,難得有半天的空白時間,將資料整理妥當後蘇諾抱起一旁獨自玩耍的貓,帶著牠一同前往大門外的庭院。
與初見牠時相比,原先不過巴掌大的身軀逐漸成長,身上類似老虎的紋路亦愈來愈清楚,那雙眼珠也脫離了混濁的灰藍轉變為金黃色。
看著眼前那與記憶中另一隻貓咪愈來愈相像的身影,想起了一些不甚愉快的往事,他不禁露出愧疚的神情。
懷中的掙動拉回他飄遠的思緒,方才乖巧溫馴的貓咪此時忽然踩上他的胸膛,不斷地對著他的後方叫著。
「妳的主人是我,我才是妳的主人!難得有時間陪妳怎麼反而妳不領情?」
知曉牠的舉動想傳達什麼,蘇諾驀地有些吃味,過了一會兒,發現自己竟如此認真他無奈的笑了笑。
「我知道妳希望坐在這裡的是維希先生,但他現在有事要忙我們不能去打擾。這樣吧,我委屈一點讓妳當成維希先生好了。」
說完這番話,身上的動物彷彿聽懂了他的意思,不再對著上頭的窗子叫喊。牠在他的腿上踩了踩,找了個舒適的位置趴下準備入眠。
刻意忽略心裡升起的那股挫折感,蘇諾順著牠的毛撫摸牠的背脊,自己也放鬆地往後躺下靠上椅背。
午後陽光和煦,微風拂面,再加上椅子的搖晃,他眼中的天空愈來愈模糊,幾經掙扎仍抵擋不住襲上的睡意,他不再堅持,妥協的與腿上的貓咪一同睡下。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在里希塔樂鎮定居不久,漸漸適應了這個地方的生活後,他曾仔細觀察貧民窟的生態,意外地發現有不少貓咪會在此走動,即使牠們大多不怕生,但在吃飽喝足後便會離人類遠遠的,跑到讓人看得著卻碰不到的地方休憩。
可其中有一隻卻異於其他。
不只在飢餓時才出現,平常也會緩慢而優閒地走過每一條街道;牠亦不會刻意避開人群,反而在遇上熟識的人時還會上前撒嬌。
他與牠的交情經過幾次的餵食變得比其他人深切,每回在路上遇見,牠一定會跑至他的身旁,甚至是跟著他一同回居住的地方。除了附近的居民對於此種現象震驚之外,就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他們親近的程度。
好幾次當他在屋內忙著重要的作業無法出門時,牠便會由窗外躍進躺在窗檻上陪著無暇休憩的他。
初次看見那忽然出現的身影他著實被牠給嚇到了,次數一多後他反而習慣了這樣的陪伴,甚至開始期待牠的到來。
──儘管那幅懶散的景象每每嚴重影響他的注意力。
 
「原來是夢……」從睡夢中轉醒的蘇諾淡淡一笑,精神尚有些恍惚:「好久沒有夢見你了,小熙……」
伸出的手沒有碰著預期中的溫暖,他頓時清醒、坐起身。原本該在懷裡的貓現下卻不見蹤影,他朝四周望了望,著急的喊著牠的名字:「小熙?小小姐?」
在附近走了一圈仍舊沒有發現牠的身影,打算進屋找尋才想起大門是緊閉的、牠不可能回到屋內,意識到這一點後他更是緊張了。
不願去揣測結果會如何,一心只想將牠找回的蘇諾當下便立刻動身出外找尋。沒有錯過任何一個細節,每走過一條街道他都用心的仔細搜索,就連放在路邊的盆栽也不放過的蹲下檢查。
將這錯綜複雜的區域巡查過一次仍沒有收穫,失去目標的他腳步漸緩,最終全身無力地在路邊蹲下,將臉埋入膝間。
「我依然只是個能力不足的人嗎……早該注意著點的,為何總是習慣事後才後悔……明明就已經決定,這一次無論如何都會保護你的啊……」
良久,熟悉的微弱叫聲驀地傳入耳中,他抬起頭,靜靜地望著那雙金黃的眼,而後想也不想的將眼前那團淡橘色的身影用力擁入懷中。
 
出入貧民窟的貓漸漸少了,同時,城鎮郊外發現貓屍體的次數卻逐漸增加。
附近的居民們一有空閒便會拿出此事議論,儘管猜測出的動機不甚相同,但眾人心中的想法大多相去不遠。
興許是感染到他們討論時散發出的氛圍,他亦不禁有些惶恐,尤其身邊還有一隻和他那麼親近的貓。
過了好一陣子同樣的事件慢慢少了,人們閒暇時候的話題終於變換,他亦跟著放下緊張的情緒。
之後,因學院方面的事他不得不暫時離開幾日,儘管心裡知曉牠不一定聽得懂,臨走前他還是叮嚀了幾句。
當時,坐得直挺挺的牠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微弱地應了聲。
──當時他怎樣也想不到,那個畫面竟成為他與牠的最後一面。
「蘇諾,」
聽見這聲叫喚蘇諾才驚覺自己已在不知不覺中走回居所,他抬頭看著眼前的人,沒有言語。
「方才與牠一同出去?」
「牠,擅自離開,我去把牠找回來。」蘇諾搖了搖頭,將事情經過簡單敘述一遍,同時,雙手更加用力抱緊開始掙扎的貓咪。
「這麼用力牠會痛,你似乎也累了,先鬆手吧。再不放開牠真的會開始討厭你……」
「比起一輩子失去牠,我寧願被牠怨恨!」
「啊……」似乎也被自己那比往常還要大的音量給嚇到了,他愣愣地鬆開手,試圖為方才失去理智的行為道歉:「不是的,維希先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對你發脾氣……」
「坐下。」
看見態度如此強硬的維希,他不敢吭聲的任由對方推向身後的位子。而後,身旁的人離開了,坐在搖椅上的他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的呆愣著。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注意到眼前似乎有什麼落了下來時,他的臉已被毛巾給覆蓋。迎面而來的冰涼使他稍稍恢復思考能力,察覺自己的手腕被人給拉住時他掙扎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妥協的任由對方動作。
「你這陣子很不尋常。」
「這陣子?」
「自從你將小小姐帶回來那天開始。」
將臉上的毛巾拿下,蘇諾偏過頭看向桌上那正伸出前腳試圖去碰盆子中的水的貓,而後他重新轉過頭,看著眼前那細心為他拭去手上髒汙的人。
「很久以前我曾養過一隻貓,說養似乎不太妥當,嚴格來說牠還是自由身。當時一個人住沒人陪伴,牠是唯一一個會固定上門拜訪的客人,那是第一次與貓這種動物那麼親近,歡喜之餘,自然也特別珍惜,且也期望能和牠永遠保持那種彷彿像朋友一樣關係……」
說起自己和牠的關係是如何親暱,他臉上的哀愁漸漸消失,露出了笑容。蘇諾鉅細靡遺的將牠全部的行為,還有與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裡曾發生過的事毫無保留的轉述給現下正安靜聆聽著的人。
接近尾聲時他斂去笑容,停頓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道:「後來就再也沒有見過牠了。」
「嗯。」知曉還有後話,維希只是應了一聲,有耐心的等著。
他緊緊揪住維希的衣袖,忍耐著什麼似的咬著下唇。半晌,以為已做足心理準備,他張開嘴,可卻還是無法順利說出完整的句子。嘗試了幾次仍舊沒有進展,他心急了起來。
「若是不願說的話,不用勉強。」
「我希望、維希先生能知道……」蘇諾低著的頭左右晃了晃,握住眼前那溫暖的手,找到了依靠後他終於有了接續的勇氣。
「幾天之後又開始在郊外發現貓的屍體,每次聽居民敘述總是提心吊膽的,雖然也很同情那些貓,但還是很慶幸,不是牠。」
埋藏在心底的畫面跟著回憶一起被翻了出來,想起當初看見的場景,他依然覺得驚懼,止不住顫抖。
「然後、然後……還是發生了。雖然看到了卻無法確認,也沒有勇氣去仔細辨認……希望那不是牠,可卻沒有其他訊息可以證明那不是牠……如果、當初……不要離開就好了……如果能一直陪著牠、牠是不是就不會被……」
下意識靠上那近在咫尺的肩窩,視線已然模糊,看不清事物的他乾脆閉上眼。
「牠們,真的很像,花紋、毛色、金黃的眼睛,還有那只在小熙身上才見過的,白色的鼻頭……看到牠我總忍不住想起小熙,想起收留牠時便在心裡決定的,這一次一定會好好的、好好的保護牠……」
「所以,方才,小熙不見的時候,我真的很擔心、擔心牠又要因為我的無能為力而……消失。想不到,過了那麼久,不僅沒有得到教訓,甚至一點進步也沒有,我仍舊是個……什麼都做不到的人……」
「你已經很努力了。」
欲抬起的頭被重新按回,感覺到肩上那安撫似的碰觸,他放開被自己握得發紅的手,轉而伸手抓住對方的衣衫。
「這一次你沒有逃避,用實際行動將牠找了回來。你已經很努力了,也和以前不同了。」
不願讓對方看見自己現下的模樣,他傾身抱住他的背膀、伏在他的身上。儘管已忍耐的咬緊下唇,嗚咽聲卻依然斷斷續續的傳出,取代空間中的靜謐。
眨了眨痠澀的眼,適應房內的黑暗後他呆愣了好半晌,下午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漸漸恢復。雖然現下的心情已沒有幾個小時前的激動,但想起過往那件事他仍舊無法完全放下。
全身虛軟的躺臥在床上,陷入回憶中的他沒有注意到那自他醒來便開始不安分的身影,直到對方踩上他的胸膛他才驚異的回過神。
認出坐在眼前的是何物後,他勾起嘴角淡淡一笑,伸出手摸了摸牠的頭:「小熙……」
乖順的蹭了蹭他的手,牠跳下床走到房門邊朝著緊閉的門叫了幾聲,而後又重新回到他的身旁。
見狀,蘇諾思考了片刻,大略明白了牠的意思:「妳想要出去?」
坐在他身側的貓像是聽懂他的問話般,牠先是眨了眨眼,而後輕輕應了聲。
望見這許久之前也曾在另一隻貓身上見過的動作,克制不住忽然湧上的情緒,他一把將牠抱入懷中,喃喃地反覆唸著牠的名字。
頰上刺麻的觸感稍為撫平他的激動,他睜開眼,看見伸出的舌頭與那還停留在他臉上的前腳時他愣了好一會兒才拉開與牠的距離。
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他認真的望著眼前的貓,肯定地道:「我不會再讓妳受到傷害了。」
「喵。」
「如果是小熙的話,還會願意陪在我的身邊嗎?」
「喵。」
又一次見到那如出一轍的眨眼動作,彷彿由此得到什麼慰藉一般,蘇諾向前蹭著牠的臉頰,終於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好,」花了好一段時間穩定情緒,待到已有把握不再消沉後,他下了床整理了下儀容,而後對著在腳邊徘徊的身影道:「一起去見維希先生……吧……」
說著那個名字的同時,下午在他面前展露醜態的景象驀地鮮明了起來。收回跨出的腳,他蹲下身、將臉埋入手掌中。
「再等一下,給我點時間作心理準備……」
出言安撫身邊不斷嚷著、亟欲想離開房內的貓咪,嘴上雖那麼說,但沉浸在羞愧情緒中的他別說是作心理準備,幾乎連思考都暫停了。
「蘇諾、蘇諾,」
良久,熟悉的嗓音傳入耳中,以為是幻聽於是便也不多加理會,直到那個聲音再次喚著他的名字他才疑惑地抬起頭──
「沒事吧?」
正面對上現下他最想逃避的人,他不知該做何反應的愣愣望著。遲了好一會兒才結巴地回道:「沒、沒事……」
「敲了門沒人回應,只聽見小小姐的叫聲,擔心裡頭的情況,便擅自進來了。」
「嗯、嗯……真的沒事,已經沒事了。」
「那麼,晚餐準備好了,沒有胃口也得吃一些。」
默默地跟在維希背後,雖然心中的羞恥尚未完全消失,為了不錯過這良好的時機,他還是鼓起勇氣,喚住眼前的背影。
「維希先生,謝謝你。即使那只是安慰,還是謝謝你。」
察覺前方的人似乎打算轉過身,他伸手拉住他的衣服,先一步制止他的動作。
「從現在開始我會更努力的,努力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也會努力去保護不想失去的東西。以後,不會再讓維希先生擔心了,對不起。」
 
 
 
《重逢》完 2010.07.18
 


留言

    發表留言

    (編輯留言・刪除時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文章